玲珑佳人。

清歌です。

退坑太久,不再更新刀剑相关同人,特此致歉。

一般不吃腐。

主长篇同人(晋江)
偶尔跑跑E站企划
擅长BG梦小说【。

微博@清歌_房石陽明圈外女友 http://weibo.com/ssuigetu

晋江:http://1136682.jjwxc.net

脑洞爆炸、手速坍缩。

谢谢每一个读者,你们都是我的至宝。

一无所长,故唯以故事与真心相赠。

【剑网三/主明唐/BG向/逗比文】君心千寻(十一)

嗯……这章有点很隐晦的东西啊(远目(应该不会被警告的吧(。
———————————————————————————————

救救我。

救救我。

救救我。

救救我……

“呜!”

又是肮脏不堪的东西,喷在她的脸上,腥臭得让她作呕。

但实际上她根本呕不出任何实质性的东西。

她不知道已经在这里度过了多少天。甚至连眨眼也显得如此漫长,度日如年。

她被锁在这坚固的柱子上,被鞭打,被蹂躏,被肆意抚摸,被舔舐。她尖叫,她挣扎,她哭喊,她辱骂,她什么都试过了。可是换来的,只是更加强烈的,更加不堪的欺凌。

甚至她因为不堪重负而数次昏迷,他们就会用冷水泼醒她,而那水里,掺了合欢散。

什么叫做生不...

【剑网三/主明唐/BG向/逗比文】君心千寻(九)

“我的登场就像是小说里的大侠那样。不过也算他们活该,那些木棍上的倒刺早就把绳子弄松了,我就一个铁头功撞过去,然后漂亮地揍翻了所有人。”

少年顺势比出一个上勾拳的姿势,歪着嘴角道:“要不是体力不够,早把老大给解决了。”

——他是笑着的。

笑着说完了英勇事迹,他揉了揉脸:“真累。”

苏绾儿只是静静地看着他,没有说话。

少年略略沮丧地撇了眉:“你不捧个场么?我一个人说书很累的。”

她点点头:“后来呢?”

“绾儿,三个问题你已经问完了哟?”

他狡黠地竖起三个指头在她眼前晃了晃。

“喔,是么。”

她云淡风轻地点了点头,并没有因为他的小聪明而感到懊恼。接着,她站起身,走到他面前,蹲了下...

【剑网三/主明唐/BG向/逗比文】君心千寻(八)

我总有种我昨天没更新的错觉……是错觉吗?இwஇ
———————————————————————————————

祁景睿跟在二人之后,一直沉默不语。终于开了口,却是在房门前停了下来。

“苏姑娘。”

苏绾儿并没有转身。肩上这个男人的重量简直比她幼时扛过的米袋还要沉,她根本没法做除走路以外的其他动作。

“十年前,我还未入纯阳宫。当时在扬州发生了一件灭门的惨案,不知你对此有无印象。”

“十年前?那可太久远了。”苏绾儿不置可否。

祁景睿点了点头,“是,十分久远的事……萧家三十六口灭门惨案。”

萧家?苏绾儿抬了抬眼。

——上至老人下至奴仆鸡鸭全被毒死,尸体自最里屋最上层开始排列,一直排到了大...

【剑网三/主明唐/BG向/逗比文】君心千寻(六)

呀吼我回来啦!(๑•̀ㅂ•́)و✧
_(:з」∠)_花钱遭罪我也算是体验到了,人太多了,好容易爬上峨眉山吧还正赶上下了雨,山顶上全是雾。本来希望看个云海,这下好了,改雾海了……总的来说乐山比峨眉山好玩,因为我看得清乐山大佛(。
———————————————————————————————

萧君旬醒来的时候,恰是夜半。纷扰的虫鸣呼啦啦一股脑冲进了耳朵里,他挣扎着坐起来,看了看四周,分明是那宅邸的客房,有一瞬无法理解自己为何会在这里。

他恍惚记得……蔚然被抓走了,他一个人坐在门槛上,陆子皈来了,揍了他,又走了。雨停的时候他回来了,被一辆夹板车抬着躺回来的,他要找大夫,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那...

【剑网三/主明唐/BG向/逗比文】君心千寻(五)

实在是不忍心看见两个追文的小伙伴的嚎哭……(。
இwஇ这一篇是星期六+星期天的份儿,请好好享用
———————————————————————————————

俗话说,花开两朵,各表一支。

这事还得从几天前说起。

“……”

祁景睿万分苦恼地立于偌大荻花宫的正门前,周围横七竖八地躺了一地红衣教的尸体。血腥味比铁锈更加刺激着鼻腔和大脑,甜而腻地凝着于沉甸甸的空气之中。

仍旧站在鲜血之上的只有三个人——他,一个七秀的,和一个根本没见过面的同门。

或许这样分类比较好:男女主角,和他这个路过的。

七秀依旧不依不饶地揪住同门的衣襟说着“你说清楚!你要是不说清楚,我今天就成为这万千尸体中的一员!”...

【剑网三/主明唐/BG向/逗比文】君心千寻(四)

陆子皈又回到了从前的样子,居高临下满嘴毒液用脸嘲讽。虽说唐蔚然同样靠脸嘲讽,不过这个“嘲讽”就变成了不同意义上的了,咳。

那一天清晨所看见的他的窘样不曾再现,大抵是不喜为人所窥见的第二个“他”。唐蔚然知道,所以也就再没提起过那一日——男人举着猫,尖细了嗓子让她原谅他的逗乐样儿。

谁没有不想被人看见的第二个自己呢。

既然暴雨瓢泼的深夜里,陆子皈不曾多问过她话语中的意思,那么唐蔚然也就遵守了这不成文的规定,点到即止。


日子还得继续过下去。

所以,现在摆在二人面前的难题是,如何寻找各自的师妹。

“梨花她本来就是刺客,不可能光天化日出现在人群里。”唐蔚然趴在桌上,毫无干劲地抠着桌缝。...

【剑网三/主明唐/BG向/逗比文】君心千寻(二)

其实说是还没准备好,该打包的该收拾的早已整整齐齐地摆在了桌上。

陆子皈不知她究竟是在犹豫什么,只知这姑娘挺逗趣的,也识得方向,若是一路相伴,一来有个照应,二来挡个桃花,三则不会无聊,真是再好不过了。

当然,唐蔚然并不清楚男人心里的小算盘。在她看来,陆杜鹃就像他养的那只肥猫,幽灵似的,说友好吧,随时炸毛翻脸,阴晴不定;说不友好吧,又经常蹭过来一脸笑意,根本没法推开。

她并不是留恋这唐家堡。对她这个被冠以“唐”姓的孤儿来说,唐家堡不过只是寄人篱下的地方。她只是想试探一下这男人的真意,免得出门一趟师妹没找到再把自己给赔进去。

不由得瞥向一直跪在地上不做声的陆子皈,唐蔚然手支着下颔,只是静静地...

【剑网三/主藏毒/BG向/逗比文】喂,别抢我的鸡腿(╯‵□′)╯︵┻━┻!(七/下+八)

饶是唐梨花命不该绝,在生死关头挣扎了一天一夜,终于苏醒了过来。

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梨花想不起自己昏迷之前究竟干了什么。她努力地偏转了头,一眼便瞥见了趴在她手边睡得正香的秋北辰。

啊,她想起来了,她是被秋北辰丢出去了呀。

那又是为什么……她会在房间里?

梨花很努力地想呀想,感觉小脑瓜里的记忆似乎被冻掉了一块儿,拼不完整了。

“秋……”

她张了口,结果发现声音小得堪比蚊呐。刚想清清嗓子再叫,却看见秋北辰的身子猛地弹了起来,平日里波澜不惊的那双眼如今瞪得有如铜铃大小,怔怔地瞪了唐梨花一会儿,他才如梦方醒地喃喃道:

“你……醒了啊……太好了……”

梨花弱弱地拽了拽他的袖子:“我……我...

【剑网三/主藏毒/BG向/逗比文】喂,别抢我的鸡腿(╯‵□′)╯︵┻━┻!(七/上)

今天稍微短一点w

———————————————————————————————

爱而不得,得却不爱,人总是在矛盾,总是被过去束缚了行动,蒙蔽了双眼。

这之间不过是主动与被动的区别罢了。


沉默了良久良久,久到苏卿觉得这三个人都变成了石像,她本只是旁观者,看到了最后,终究是和她无关的事,心里空余一声长叹。

她走到紧闭的窗边,用力一推,朽木吱呀作响,紧接着,阳光争先恐后地挤了进来,铺天盖地洒满了整间屋子。

她下意识地转过了头。

明黄色的光幕里,她恍惚间看见了淡淡的光萤在空中聚成了人形,附在了阿步僵直的背上。长长的手臂环住了他的身体,好似一个轻得不能再轻的,拥抱。

再...

【剑网三/主藏毒/BG向/逗比文】喂,别抢我的鸡腿(╯‵□′)╯︵┻━┻!(六/上)

嗯?怎么突然觉得最近这几天的章节都异常的长……(。

——————————————————————————————

锦慕还没反应过来,便被叶逸拉着出了门,再一看他居然连包裹都收拾好了,真是说走就走从不回头。

“哎!大黄我还没跟花眠姐姐他们说再见呢!”

把小家伙抱上了马,自己再利落地翻身上去,叶逸挑了挑眉十分无所谓:“说什么再见啊又不是从此江湖不见了。”

“什,什么意思?怎么突然要去唐家堡了?”她一头雾水。

“去唐家堡,找到唐诀,解决恩怨以后,回来让花眠继续给你治疗。”

“等等等等!你怎么知道唐诀在唐家堡!”锦慕心说我都不知道。

叶逸一脸严肃:“直觉。”

“快让我下马这个蜀黍拐卖...

© 玲珑佳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