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佳人。

清歌です。

退坑太久,不再更新刀剑相关同人,特此致歉。

一般不吃腐。

主长篇同人(晋江)
偶尔跑跑E站企划
擅长BG梦小说【。

微博@清歌_房石陽明圈外女友 http://weibo.com/ssuigetu

晋江:http://1136682.jjwxc.net

脑洞爆炸、手速坍缩。

谢谢每一个读者,你们都是我的至宝。

一无所长,故唯以故事与真心相赠。

【BLEACH/日番谷冬狮郎】与你同行(十五)

※一个闲聊为主的过渡章,梗大多源自《BLEACH OFFICIAL BOOTLEGカラブリ+》与官方手游ブレソル

日番谷冬狮郎x原创女主,日常向,预定HE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十一)(十二)(十三)(十四)晋江地址点我

※……下一章争取在30号之前更新吧!






与你同行(十五)










15、庙会-上-

“呃,庙会?”

“嗯,庙会。”

“就,就是像现世那样在外摆摊的……那种庙会?”

“对,就是那种庙会,还能看烟花呢!”

“哦……”

面对语气轻快的松本乱菊,天野文歌一脸茫然。见状,乱菊偏过头去:“哎呀,队长您看,这孩子一点都不上道。一般听见‘庙会’两字不该兴奋的么?”

“是你什么都没解释吧。”

旁边的银发少年淡淡指摘道。

他今天并没有一如既往地待在办公桌旁,而是坐在沙发上,怡然自得地捧着茶杯。文歌想起之前他捧杯倚窗的模样,心想自己现在来交报告书是否有些打扰——心念尚未转过弯来,少女便被金发女性强拽了过去,一把按在对面的沙发上,听说了整个来龙去脉。

“……也就是说,总队长心血来潮想在瀞灵廷内办庙会,还在队长会议上以八票赞成通过了,所以各队必须要在今明两天想好摆什么摊,拿出一个方案,是吗?”

“就是这样!”乱菊点点头。

其余六队除二番队明确表示反对之外,都因“随便”或“没兴趣”一类的理由弃权了。包括十番队。

可眼下既已是总队长命令,那就不得不遵从了。

“不过,”乱菊啃了一口仙贝,“要说方案,我其实早就想好啦。”

“……你什么时候想的?”

乱菊大言不惭地说:

“还需要特地想吗?说起十番队——那肯定就是刨冰了嘛!”

“……”

少年瞬间黑了脸。文歌则默默别过头去,拼命抑制住了赞同的冲动。

 

时值八月,盛夏将逝。距离上一次任务已过去十余天,天野文歌的生活自然回到了正轨上。巡逻,翘翘小班,和最取、安木插科打诨,找花太郎闲聊,与藤井树理寻觅甜品,接受冬狮郎的指导进行锻炼——仿佛她的生活从一开始便是这般安稳,一如瀞灵廷重建工程过半后平静度过的这五年。

但她总有些理不清的思绪。

 

“对了,要去庙会的话,可得置办一件新浴衣!”

不知为何,乱菊突然换了个位置,坐在文歌身旁,合掌兴奋道。

“又来了……”少年重重叹了口气,“我记得你前几天是不是又买了一个新衣柜?”

“是啊,”乱菊毫不犹豫地肯定,“因为衣服太多,装不下了嘛。”

三十个衣柜还装不下,这人究竟是有多爱买衣服?虽说不关他的事,但想起几年前她甚至从队长室里拿走了其中一个衣柜。冬狮郎不由头疼起来。

天野文歌自然不知个中往事,心想好像和她没什么关系,不如交完报告赶快开溜,结果下一秒乱菊就勾过她的肩膀——这个动作文歌再熟悉不过了,是乱菊邀她喝酒时的标准动作!

“不如一起订吧,文歌!我们穿上新衣服逛庙会去!”

“……啊?”

居然落空了。

大脑放空片刻,文歌不自觉看向对面仍旧蹙眉的银发少年,一些堪称“妄想”的画面自脑际飞速闪过,她猛然惊醒,拼命摇头道:

“不不不不了!呃,我,我的意思是,我不太在意这方面……”

“可那是难得的庙会哎?”

“我知道,可是……”

“逛庙会不应该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吗?”

“话,话是这么说……”

“放心,我来帮你挑花纹,保准好看!”

“……那,那好吧。”

最终还是败下阵来。

她含泪望向冬狮郎。也许是眼神里多了一丝控诉,少年不免芒刺在背,被责任感驱使着放下了茶杯,开口道:“松本,我说你——”

“队长打算和谁去庙会啊?”

又被打断了。

“……我不去。”

“怎么这样啦,难得办庙会,您居然不去!说不定会有卖甜纳豆的哦?”

“怎么可能有!”他瞪过来。

“哎呀,万一呢?再说了,到时候露琪亚恋次那对小夫妻估计也会来,还有勇音她们,要不要再去联系一下一护他们——噢,雏森肯定会过来邀请您一起去呢!”

他别过脸去:“……那就到时候再说。本来就是八字还没一撇的事。”

“唉,真是的,”乱菊摇摇头,“文歌呢?文歌是要去的吧?”

“啊……嗯,是的,”匆匆掩去不合时宜的失落,少女笑了笑,“我想和姐姐一起去。呃,但我姐姐不是瀞灵廷的居民,不太可能吧……”

类似润林安这样治安较好的地区,其实以前也曾办过小型的庙会。彼时她刚来流魂街,年纪尚小,与秋穗也未真正亲昵,可秋穗还是带着她,转遍了整个庙会。一起捞金鱼、吃苹果糖、看烟花……那是她回忆中的珍贵片段之一。

少年垂眸喝了一口茶。

“你大可以先和你姐姐商量。京乐那边,相信他会通融的。”

她惊奇地看着他,不太懂这要怎么“通融”。这时,乱菊笑眯眯地说:

“呀,队长人真好。”

“……你吵死了。”



然而,天野文歌没料到,这其实只是一个开端。

此时她正坐在四番队综合救护所二楼办公室的窗台上。少女并非从正门入,因此坐姿也朝向窗外。她有一搭没一搭地和花太郎聊天,说起近来发生的事:安木秋良最近似乎比之前更积极了,最取飒真倒安静了许多,心不在焉的,也不知在想什么(“不过我捉弄他的话还是会和往常一样的!”文歌补充道);松本乱菊这些天抓住机会就来邀她喝酒,有时还采取强制手段,虽然她都对付过去了,但实在是苦不堪言;五番区好像又新开了一家西式甜品店……

花太郎总是最佳的倾听者,随好友的一颦一笑而或喜或忧,但若要问及他自己,少年便支支吾吾了起来,左一句“没事”右一句“没什么”。文歌深知好友的性格,只好叹口气,想了想,又兴奋地说:

“对了,你听虎彻队长她们说过没?瀞灵廷最近要办庙会呢!”

他自然接过话头,紧绷的神情一松:“当然听说了!我记得瀞灵廷好像从来没办过什么像样的庙会……从前大家倒是有去现世帮过忙,可这次不同了呀!”

“就是不同的!”文歌强调道,“听副队长说每个队都要摆摊来着?四番队想好卖什么了吗?”

“这个,其实,还没……”少年尴尬地笑了,“队长她们似乎也在烦恼,因为之前卯之花队长的那款‘四番队滋养强壮汤’实在是,呃,太……你懂的。”

“啊——我懂我懂。”

四番队前任队长卯之花烈曾推出过一款“四番队滋养强壮汤”,美其名曰“死人喝了都能活”,还差点把其他队的摊子全占了。至于味道,文歌则目睹花太郎尝过,她觉得,在“死人活过来”之前,可能“活人”就得“先死一次”。

“不过我上次做的那个‘药形巧克力’通过了哦!”

“噢,恭喜恭喜!看来我这次又能蹭一堆巧克力吃了,真期待!”

山田花太郎制作的“药形巧克力”倒是获得了一致好评。

“嘿嘿,那,那就敬请期待啦!”他微有赧然地挠挠头。

文歌笑眯眯地注视脸红的好友。花太郎被她看得愈发害羞,只好摆摆手,慌忙换了个话题:“哎,文歌到时候打算和谁一起去庙会?”

“我?”她愣了愣,“我……唔,和姐姐一起吧。”

谁知友人闻言微讶,歪歪头说:

“是吗?我还以为文歌你想和日番谷队长一起去呢。”

“……”

少女险些从二楼上摔下去。

 

好容易躲过了“初一”,天野文歌心有余悸地坐在甜品店里,心不在焉地重复着“切菜”的动作,直到餐刀“噔”的一声,被什么半途拦住,她才恍惚抬头,对上一双猫似的金眸。

“你再切下去,这块松饼就要‘死无全尸’了。”

“……啊!”

文歌赶忙放下餐刀。

原本刚出炉的蓬软松饼此刻已然成了一摊辨不出原型的碎蛋糕,与盘沿的巧克力酱混在一起,乍看还颇有些魔幻。少女不免挫败,一口接一口,丝毫不曾察觉到身旁藤井树理审视的目光。随后,她听见树理说:

“听我们队长说最近似乎要开什么庙会。”

噔!银叉直接戳在盘底。她赶忙抬头干笑:“是——是啊,我也听说了,真稀奇。”

树理不由挑了挑眉。

“然而我们队还没讨论出要卖什么。队长本来说随便,然后副队长就跑去烤了一盘眼镜形状的饼干,说是上次没能通过的方案可以当做备用……”顿了顿,树理叹了口气,比划了一下形状,“就是这种方框模样的眼镜。想也知道怎么可能备用嘛,结果被队长驳回了。”

事后,平子真子无奈地耸耸肩:虽然我相信桃没有再纠结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往事”了,不过突然来这么一下还是会吓死人的。

藤井树理笑了笑,没有说话。

那是自己不曾参与的往事,自然轮不到她说什么。不过……

金眸里闪过一抹光。

“十番队呢?决定好了吗?”

“我们队?倒是很快就敲定了……刨冰。”

“哦,果然。那这么说,日番谷队长当天是要现场表演造冰凿冰啰?”

不禁想象了一下画面,文歌被噎住了。

“我觉得不会吧……队长好像对庙会没什么兴趣,估计去都不会去。”

藤井树理故作遗憾:

“怎么这样,我还以为到时候你会和他一起去呢。”

“……”

文歌腿一软,差点滑到桌底去。

 

躲过“初一”,又逃过“十五”,天野文歌气喘吁吁地站在队舍外的树下。八月尚未转凉,湿气紧紧黏在皮肤上,擦也擦不去。不过,接连两个好友的“突然攻击”比湿热的夏日更令她莫名烦躁。

说什么“一起去”,对方根本就不打算去!这让她怎么邀请?

……虽然她也不可能主动。而且要邀请,也轮不到她来。

心绪纷杂。她索性用手绢狠狠擦了擦脸,正准备回队舍凉快凉快时,步伐却突兀一转——

“呦!又在撩妹啊?”

立刻收获了刺猬头少年的白眼一枚。

“天野小姐,真巧啊。”在旁的锅盖头少年微微笑道。而最取飒真并不急于说她,转回头去。文歌顺着视线看见了他面前的女孩——同样穿着死霸装——她恍然大悟,心想这厮果然是在撩妹。这时,女孩收回视线,慌忙鞠过一躬:

“天……天野第七席好!那,那就不打扰各位了,再见!”

“哎——”

女孩逃也似的不见了影踪。

文歌挠挠脸:“怎么,是我吓着她了?”

安木轻笑:“不是的,要怪也得怪最取。”

“……这事怪得着我吗?”

“怎么了怎么了?”少女好奇道。

“不是说过两天要开庙会么,结果最取拒绝了她的邀请。”

眼见安木秋良无视了自己的“威胁”,再见天野文歌恍悟的表情,最取飒真只好别过头去:“……我又不认识她。”

文歌则默默靠近安木,幽幽道:“看不出来最取还是个‘芳心杀手’哦。”

而安木也配合着掩嘴道:“他就是个可恶的‘芳心杀手’。”

“你们两个是不是找揍!!!”

最取飒真爆炸了。

天野文歌可不怕,相反,她甚至还有些微的喜悦。虽说两人也提及了庙会,但话题截然不同——这令她安下心来,好把那些探出头来的杂乱思绪再压回箱底。

于是,她一边笑说“不好!最取炸毛了!”,一边拉起安木就拔腿向前跑去。

八月。瀞灵廷晴空万顷。






“庙会”其实就是お祭り,也就是夏日祭,不过日本夏日祭一般是要祭神的,尸魂界哪来的神嘛除了个半死不死的灵王(。所以就选了个和中文最相近的“庙会”啦。

不知道我有没有说过……如果难以想象安木的锅盖头的话,可以参考标准韩剧男主角的头型(?)对,就是那种清秀的标准少年,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脸说最取是芳心杀手(……

评论(3)
热度(8)

© 玲珑佳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