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佳人。

清歌です。

退坑太久,不再更新刀剑相关同人,特此致歉。

一般不吃腐。

主长篇同人(晋江)
偶尔跑跑E站企划
擅长BG梦小说【。

微博@清歌_房石陽明圈外女友 http://weibo.com/ssuigetu

晋江:http://1136682.jjwxc.net

脑洞爆炸、手速坍缩。

谢谢每一个读者,你们都是我的至宝。

一无所长,故唯以故事与真心相赠。

【BLEACH/日番谷冬狮郎】与你同行(十)

※我是谁,我在哪里,嘘,我没有更新(喂

日番谷冬狮郎x原创女主,日常向,预定HE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晋江地址点我

※但我终于能写到联动(?)剧情了!!!!振臂欢呼!!






与你同行(十)










10、点心

天野文歌总有些过意不去。

作为朋友,她非但没有及时去帮助陷入苦战的最取和安木,反而害他们担心;作为下属,她没能恪尽职守,要让上司出手相救;作为死神,也没能在第一时间消灭虚,还流魂街安宁。歉疚在她心里就像根倒刺,时时刻刻扎着她。少女实在苦恼,便在住院期间偷偷溜去找花太郎商量。

“补偿?”

“嗯,补偿。”

“你突然问我,我也不知道啊……我又不是他们俩……”

花太郎同样苦恼起来。文歌叹了口气:“行吧,我自己再琢磨琢磨,拜拜。”

“哎,等等,你的伤还没好,这是要去哪儿啊,文歌?”

结果,尚未迈出第一步,伤病患就被满面关切的医生抓住了肩膀。

事后,天野文歌抽泣着,控诉了花太郎这一行为对她的幼小心灵造成的严重伤害,才过两个月,她就“被迫”沦为伤患“任人宰割”,真是天理难容——“容”字还未落地,最取飒真就不耐烦地打断道:

“所以呢?你拉着我俩这是要去哪儿?又翘班?”

“‘又’什么‘又’啦多难听!这叫‘劳逸结合’!”

“……我管你叫什么!快说!”

眼看最取即将炸毛,安木秋良急忙插话道:“天野小姐,你这样什么都不说也不太好……”

哪知少女忽然在路边停下,撩开面前的门帘,笑眯眯地说:

“急什么嘛。喏,到啦。”

深蓝色的短帘上赫然写着“菓子”两字。最取咕哝一句,与安木对视一眼,狐疑地走了进去。

“欢迎光临……哎呀,文歌?”

立于柜台后的黑发女性微微诧异地望过来。

 

一番解释和介绍后,女性嗔怪似的笑了笑。

“你也真是,这种事有什么好惊喜的——两位来,先喝茶吧,谢谢二位平日里多加关照我们家文歌。这孩子做事缺根筋,如果有什么冒犯,还请你们多担待啊。”

“您太客气了,我们平时也受了天野小姐许多照顾。”

这种场面自然由会说话的安木秋良来挑起重担,而最取也跟着摇摇头,顺便瞪了柜台后帮忙准备的文歌一眼。文歌便不甘示弱地瞪回去:“干什么啦!”

“文歌,对客人怎么说话呢!”秋穗拍了一下她的脑袋。

“疼……可是姐,是他先……”

“没有‘可是’!”

天野文歌十分委屈。

最取飒真乐了,文歌吃瘪的场景可不多见。少年正欲开口,却听秋穗慢悠悠地说:“你不是有话要说么?”

“……呃。”

“说要来帮我,结果手上一点也没动,明显就是有心事,”女性背过身去,“好了,我去拿些东西。”

说罢,便走进了房间。

“真伤脑筋……秋穗姐还是这么犀利。”她挠挠脸,随即对上最取和安木困惑的目光。深吸一口气,她微微鞠了一躬,继续说:“对不起,上次让你们两人担心了。虽然在救护所里也说过这话,但我想了想,还是要正式点,所以请你们来这里吃东西,算是赔礼。放心,我姐的手艺可好了,你们俩千万别客气啊。”

“天野小姐……”

“……哼。”

文歌又皱眉笑了一笑:

“还有,能请你们帮我……保守一下秘密么?我想你们应该多多少少猜到了。这个秘密……对我来说很不光彩,这次也因此让你们受了伤,真的很抱歉,但是,在我完全克服之前——”

“谁要说啦,你那什么‘秘密’。没兴趣好吧。”

刺猬头少年抢过话来。他似乎有些不爽,直用筷子戳了戳桌面。

文歌诧异地看着他。安木则轻叹了口气,笑容未改:“天野小姐,关于您说的‘秘密’,我一概不知,也不会去探究……不过,我选择相信您。最取也是。”

“……别随便替我发言好吗你个锅盖头!”最取拍桌道。

“你的意思是不信任天野小姐了?”

“……我可没说过这种话!”

“那就好。”安木秋良笑眯眯。

最取不禁磨牙:“我发现你这家伙最近越来越猖狂了。”

在他们“你来我往”时,她的视线一直在两人之间睃巡。当初那个看似胆怯的安木秋良如今也会露出这种表情了。心下不免有所感叹,文歌为二人的茶杯里续上茶水,真诚地笑道:

“谢谢你们。”

安木摇摇头,而最取则哼了一声,别过头去。

“谈完了吗?”似乎是掐准了时间,秋穗从门后现身,笑意盈盈地端上盘子,“正好,来尝尝点心吧。这是新做的水羊羹。”

晶莹光润的点心令少女眼馋不已,但她随即想起了一件事:

“姐,你能帮我再做一份点心吗?我想带回去。”

“嗯?可以啊,你要什么?”

“甜纳豆。”

文歌轻快地答道。



“所以你就准备送给我?话说我什么时候提过喜欢吃甜纳豆了?”

银发少年挑眉打量着小巧的包装袋。

“呃,这个,是,是我碰巧听见的!”总不可能说是从《瀞灵廷通信》上看来的吧!

碧眸注视她。眸光动了动,多了几分审视的意味。文歌不由把背挺得笔直,绞着双手不知该说什么。片刻,他叹了口气:“行吧,那我就收下了。谢谢你。”

她赶忙点头,正想憋出下一句话时,从旁飞出了一个女声:

“哎呀,您还是收下了嘛。”

“……吵死了。”

乱菊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转过身子扒住沙发背,笑眯眯地朝文歌晃了晃手。少女鞠了一躬,便听得少年说:

“然后呢?无功不受禄,天野,你究竟找我有什么事?”

被他发现了!文歌一个激灵,张了张口,终于下定决心,直直看向少年。

“我——我要用这个来‘贿赂’您,队长!”

“……”

沉默忽然降临,约莫持续了数秒,却使文歌深感度日如年。

接着,松本乱菊肆无忌惮的大笑打破了沉默。金发女性一边笑一边把沙发背拍得砰砰响:“哈哈哈哈!队长,文歌说要‘贿赂’您哎!哈哈哈哈!太好玩了!”

天野文歌恨不能把自己扔出窗外。

“……我还没聋。还有,你笑得太放肆了吧,松本。”

“这又不能怪我,是文歌她先‘语出惊人’的嘛。”乱菊笑得直不起腰来。

少年重重叹了口气:“行了行了,别笑了。天野,解释一下。”

她下意识揪紧了袖口。

“上次在救护所……您和我说的‘锻炼’一事,我想来正式拜托队长您。”

“不选松本么?”

“啊,嗯,本来是想请副队长来指导我的……”她意有所指地瞟了一眼。而金发女性慵懒地侧卧在沙发上,淡淡说:“我又不是指导人的料子,没那个耐心啦,还是队长您适合。”

文歌接过话茬:

“我想空手来拜托您不太好,因此昨天就拜托姐姐帮我做了一份甜纳豆。请您放心,我姐姐在流魂街是开点心店的,味道绝对有保证!所以——所以……拜托您了,日番谷队长,请当我的指导吧!”

室内骤然转静。颤抖的尾音奇异地飘出了窗外。她不敢抬头,一直保持弯腰的姿势。直到少年无奈的声音落入耳畔。

“……这就是你说的‘贿赂’?”

她盯着地面,没有立刻回答。木质地板上的细小裂纹分明没于脚下,却一直延伸至心底。

 

康复之后,她又去了那条街。熙熙攘攘的流魂街上,无人认出她就是几天前的那名死神。但重建的进程从不会如此迅速,况且那里并非瀞灵廷内。倒塌的砖墙,残破的房屋,一切都在提醒她:这是她自己犯下的错误。

纵使她负担了这次的修理支出,可这并不代表那些因她而丧生的人就能死而复生。

她也没有再见到那个小女孩,那个哭着要找妈妈的小唯。不知道后来母女是否团圆,又或者,说不定她的母亲已经……

看,他们有家人,也有朋友。大家虽死于现世,却早已在尸魂界重新构筑家庭。

是她亲手毁掉了他们的家庭。

这不是一句“对不起”就能挽回的。

 

文歌闭上眼。

这二十多年来,她一直依靠“假设”生活。是时候摆脱“如果当初”了。

“我很不甘心,也很愧疚。但我想,如果不付诸行动,下一次一定还会重蹈覆辙,”她直起身来,定定注视着少年,“日番谷队长,拜托了,请您当我的剑术指导。”

尾音坚定。

窗外倏忽送进了一缕和缓的风,将桌面上的资料吹得微微作响。身量不足的少年静静看着她,眉宇不再紧蹙。他轻笑了笑:

“好,我答应你。”

“谢……谢谢您!!”

她雀跃得差点振臂欢呼,连忙弯腰再鞠一躬。还未抬头,便听得他责备似的说:

“……还有,下次有事就正常说,别搞什么‘贿赂’。”

“好,好的……”

“嗯?队长你又不收了么?”一直未说话的乱菊突然开口。

少年瞪了她一眼:“我说下不为例!”

女性笑得满面促狭,从沙发上站起,顺手勾过文歌的肩,朝少女递了个眼色。文歌一头雾水,不知乱菊想说什么,但乱菊无意解答,而是紧了紧手臂的力道。

“这么可喜可贺的事,我们一定要庆祝一下才行,是吧!”

“……啊?”文歌心里警铃大作。

 

然而为时已晚。

天野文歌此时坐在酒桌前,五脏六腑早已悔青了。对面的乱菊正一脸兴奋地翻看菜单,见文歌一脸视死如归,便伸手敲过少女的脑袋:“哎呀,出来喝酒怎么表情这么难看啦!笑一笑笑一笑!”

“啊哈哈哈……”她笑不出来。

正当少女笑得比哭还难看时,桌面上唐突落了一角黑影,乍看像人的上半身。

“噢,终于找到了,我没来晚吧?”

黑影说话了,还是大阪腔。不过这个灵压有些熟悉……

文歌茫然抬头,恰巧与来人对上视线。齐整的姜黄短发,微微上挑的细眸,以及那身白色羽织——“呃,平,平子队长?!”

这不是五番队队长平子真子吗!

眼看着平子真子毫无踌躇地坐在了乱菊身旁,惊讶之余,文歌不由感到了一丝胃痛。

“嗬,怎么,松本,你们队什么时候来了位这么可爱的美女啊?”说罢,他探身凑近她眼前,“你好,我是五番队的平子真子,这位小姐,请问你有兴趣——”

“别闹,文歌可不能落到你这种‘豺狼虎豹’手里。”

乱菊随手推开平子的脸。

“好过分,居然说我是‘豺狼虎豹’!我不过是看文歌可爱,想和她交个朋友而已啦!”

“所以我说你别闹啊,文歌可是我们队长,咳咳,是我们队的!”

 

幻灭了。彻底幻灭了。

虽说在她心中,冬狮郎向来高居“受人尊敬的队长”排行榜首位,但平子真子好歹也能挤进前三,结果这次终于亲眼得见,徘徊文歌脑际的只有一个词:幻灭。

不过,她总觉得乱菊似乎十分轻描淡写地略过了某个关键词。

 

“平子队长,出来喝个酒您就别四处撩妹了吧。”

这时,微带无奈的陌生女声自头顶落下。

文歌没想到还有人来,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名从未见过的橙发少女。那双猫似的金眸正仔细打量着她,令她心下一惊。

“切,啰嗦!我这不是情不自禁嘛!”

“是是是。啊,还请别太介意,平子队长对每个好看的女孩子都会这么说,你不是第一个‘受害者’。”少女随即笑眯眯地补充道。

文歌只好困惑地应了一声。

于是,橙发少女顺势坐在了她身边,并大大方方地做了自我介绍:五番队第七席,藤井树理。

乱菊笑了:“真巧,和文歌席位相同啊。”

文歌点点头,也飞快说了自己的名字和席位。

见乱菊看完菜单,藤井树理便招手喊来服务员——黑色袖子滑落,文歌借此瞥见了那只细瘦手臂上紧缠的白色绷带。

天野文歌收回视线。不该过问的事就得抑制住好奇心,她深谙此理。

可文歌没想到,接下来等待她的,将是一场“恶战”。





注:藤井树理是(被我拉来一起写梦小说的)姬友 @九肆之蒼 家的女儿!虽然老师还没正式开写不过树理特别好!下一章会有更多互动,到时候请各位一定要来品一品树理的可爱!!


评论(6)
热度(11)

© 玲珑佳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