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佳人。

清歌です。

退坑太久,不再更新刀剑相关同人,特此致歉。

一般不吃腐。

主长篇同人(晋江)
偶尔跑跑E站企划
擅长BG梦小说【。

微博@清歌_房石陽明圈外女友 http://weibo.com/ssuigetu

晋江:http://1136682.jjwxc.net

脑洞爆炸、手速坍缩。

谢谢每一个读者,你们都是我的至宝。

一无所长,故唯以故事与真心相赠。

【BLEACH/日番谷冬狮郎】与你同行(八)

※……人的鸡血真是恐怖

日番谷冬狮郎x原创女主,日常向,预定HE

(一)(二)(三)(四)(五)(六)(七),晋江地址点我

※大概一到两天后还有一更






与你同行(八)










8、恐惧

她想起了十年前的某一天。

那段日子正值虚圈大举进攻尸魂界之前的“空白期”。天野文歌尚非第九席,只是山田花太郎所带领的救护班中的一员。十一月寒冷而干燥,为照顾病人,综合救护办公室内空调全开,在没有紧急情况的午后,暖意总使人昏昏欲睡。

实际上,她无暇打盹。近来不断有伤患被送来救治,大多是驻扎其他城市的死神。破面的“量产”导致整个虚圈动荡,趁机攻入现世的虚数量骤增,攻击频率急升。由于驻扎现世的死神(除空座市外)人数较少,伤亡故而大幅增多。

文歌瞥了一眼这位正躺在病床上发呆的男人。绷带紧扎的眼窝微有塌陷。他也是如此,不过他运气好,撑到了尸魂界的增援,因此捡回一命。命和眼睛哪个更重要?答案不言自喻。

可是老这么不说话对康复也不利。少女想了想,虽不知该说什么,然而称呼已先出口。男人随即看向她。于是文歌不得不尴尬地挠挠脸,干笑道:

“今天天气真好。”

男人没有回答。

……行吧,是阴天。

“呃,您有什么需要么?不用顾虑,尽管和我……嗯,好吧,没有也行。”

所以她为什么要开口说话?文歌恨不能拿手上的木板敲晕自己。她决定速战速决,确认各项数值,飞快填好资料,然后灰溜溜地离开——这时,男人开口了。

嗓音沙哑,语速缓慢。

“你见过虚吗?”

“……”她一瞬攥紧木板。定了定心神,文歌笑道,“实习的时候见过。后来一直呆在四番队里,就没再见过了。”

他像是听见了,又像是没有听见,毫无神采的眼睛投向天花板,不再继续对话。

怪人。她皱眉,却忍不住心中的好奇。

“那您见过么?”

眼珠微动,他咧了咧嘴角:

“没见过……就不会在这儿了。”

天野文歌记得很清楚。那时天阴,一片枯叶像冬日的蝴蝶,飘飘悠悠擦过窗前。窗户上映出的少女正回望她自己,听她一字一顿地问他:

“那您怕么?”

 

撕裂碧空的黑隙倾吐出可怖的怪物。白色的面具,尖利的獠牙——撼天动地的吼叫霎时间席卷了整条街道。人们哭喊,奔逃,摔倒,血花四溅。纵然在场的几名黑衣死神立刻上前压制,仍然来不及拯救那些既已被吞了一半的、奄奄一息的可怜人。血。血。血。刹那间触目皆红,遍地是红。谁也料不到前一刻流魂街还是人来人往,下一秒便空空荡荡,唯剩死神正在战斗,以及零星几个跪坐在地的普通人,拼命向外爬去。

少女靠在墙边。持刀的双手止不住颤抖,于是刀身也随之微鸣。那是惯常的嘲笑。仅有一人高的墙壁足以用其阴影蔽住她。蔽不住她的灵压,但蔽得住她瑟缩的身体。

她理应出去。

“天野呢?!关键时刻她跑哪儿去摸鱼了!”

她必须出去。

“天野小姐……可能去疏散人群了吧?”

没有理由躲避。

“我没法专心搜她的灵压……现在正是需要她的时候啊,该死!”

不应该逃避。

“别急了最取,还是先专注你那边的虚——怎么这次数量会这么多!”

她只是……需要一个面对怪物的理由——

 

“妈妈……妈妈,你在哪儿?小唯好怕……”

 

察觉到自己走出墙影时,少女已然抱住了角落里哭泣的小孩。

疏散一空的街道上,家家户户紧锁大门。方才还走在路上的行人,此刻大都位于拐角处。那里既不会被战斗所波及,就算死神们落败,也有机会可以逃跑。

——虽说不远处激斗正酣,但此处稍稍远离战区,如果趁现在的话,说不定能够带小女孩避开危险。

“小唯是吗?不要怕,姐姐带你去找妈妈。这里太危险了,我们走远一些,好不好?”

文歌抹去那张小脸蛋上扑簌簌的泪水,索性抱起小女孩,站起身来。嘶吼贯穿耳际,扬天的尘沙之中,少女迅速锁定了目的地。

“嗯,嗯……我要找妈妈……”小女孩抽噎着说。

不要怕,不要怕,最取和安木不会有事的,她也不会被察觉的。没有虚会察觉到她的。

“好,姐姐帮你找妈妈。不要怕,我们这就——”

 

“想去哪儿啊,死神?”

 

却不想“怪物”已近在身后。



银发少年走出白道门。

兕丹坊一如往常镇守门旁,见他来,低头展颜道:“噢,这不是日番谷队长吗!”

纵然身高差距过大,小小身躯在庞大体型面前仍旧笔直如剑。

“嗯,今天休息,想着来看看你最近过得怎么样,”冬狮郎抬头笑了笑,“近来还好么,兕丹坊?”

男人扶了扶头顶的高帽:“我还是老样子啊。”说着他便顺势盘腿坐下。地面一阵颤动。兕丹坊继续道:“这十年过得又像回到了从前一样安稳……但少了黑崎他们,总觉得还是缺了些什么。”

说罢,男人揉了揉左臂。那里曾被原三番队队长市丸银所砍断,幸而及时得到当时的“旅祸”之一——井上织姬的救治,才得以痊愈,甚至连伤疤也没留下。

“说起来,我听人说黑崎和井上小姐结婚了?唉,没能前去道贺一下,真是遗憾。”

“我倒觉得没这个必要。那两人已经有孩子了,也是当死神的料,说不定再过不久,白道门就又有新的挑战者了,兕丹坊。”

“哈哈哈,也是!那我可得好好期待一番了!”

巨汉震天的笑声驱走了惊鸟。

冬狮郎本也忍不住缓了缓嘴角,但空气中突如其来的震颤令他迅速警觉。这股灵压的波动如浪卷来,瞬时将感官淹没。少年下意识抽刀,当即确认灵压波动的所在地,距离白道门还有两个街区,看样子他有必要赶过去。

“那是……虚啊。”

兕丹坊探身张望道。

“……嗯,抱歉,改天再聊吧,兕丹坊。”

少年不再犹豫,话音未落,身影便已消失无踪。焦躁驱使他不断加速,如沙粒般,握不住,碎落心间。

——他认识这个灵压。



炽热的阳光点燃了她的痛觉。

小小女孩爆发出的哭泣尖而细。少女咳出一口血来,微微偏过头,笑了笑:

“小唯乖,别哭,听姐姐的话……到那边去。”

“姐姐……姐姐,你流了好多血……”小唯抓住她的衣角不愿松手。

“……我没事,”文歌喘了口气,“你快走远些,不然我……没法保护你。”

持刀相向既已竭尽全力,如果小唯继续留在她身边的话,她将无法保证孩子的性命安全。

“嘿,想放小鬼走?没门!”

黑影跃入空中,眨眼间蔽日,自半空落下的粘稠液体尽数洒在少女身上。与液体一道紧紧附着在衣服和手臂上的是无数的白色水蛭。天野文歌暗暗咒骂一句,将小唯往后推去,也不管小女孩是否摔倒在地,就兀自结起印来。

“缚道之——”

“太慢了!!”

一道尖啸引发连锁爆炸。

疼痛骤然席卷全身。轰鸣声堵住双耳。不禁晃了几晃,她攥住刀柄,将刀尖深插地底,才勉力撑起身体。

休里卡。具有飞行能力,会吐出水蛭形状的分身,附着在猎物身上,再利用舌尖制造出的空气振动来引爆水蛭,造成伤害。

早已熟记的内容又浮现脑海,但她此刻连一句完整的咏唱都无法连贯说出。天野文歌很清楚,她现在谁也不能依靠。这场来自虚的进攻似乎是有策略的,刚才最取和安木他们解决的是第一波,眼看着他们在这“第二波”中陷入苦战,自然不能强求两个不会始解的队员来帮她。

……不,不是求他们来帮她,而是她得去帮助他们才对。

不能本末倒置。

别因为恐惧而本末倒置!

她尽量稳住呼吸。方才还盘旋半空的休里卡此时停在她面前,好像很满意她狼狈不堪的模样,嘻嘻笑起来:

“尝到‘炸弹’的厉害了吧,死神!瞧瞧你这可怜样,啧啧,没人会来帮你的!真惨!真惨!”

文歌没有说话。她计算着技术开发局需要多长时间才会观测到异常情况,而十一番队的那群好战分子还需要多久才能赶到——短短几秒后,她就被休里卡揪起衣领,强迫看向眼前这个丑陋的白色面具。

这亦是她一切恐惧的来源。

“噢,对了,我要思考一下,该从哪里下口……”

不要害怕。

“你看起来这么美味,我真舍不得……”

不要害怕!

“行,那就先从……”

“破道……之……”

她被抓住了下颚。这下连一个字都吐不出来了。

“真吵,我得想想怎么才能让你彻底闭嘴。”

那两道“眼睛”似的细缝打量着她的脸。少女咳了咳,徘徊喉头的血几度翻涌而上。她不再看它了,视线里是一片澄澈的蓝天。试着一点点放松了五指的力道。感受刀柄慢慢滑落指间,她缓缓闭上眼,甚至尝到了一丝没由来的解脱。

……解脱?

 

“那您怕么?”

男人笑了。他第一次浮现出了自嘲的表情。

“谁会不怕死?”

文歌将目光移回他脸上。她有些困惑,不知该如何接下去。于是男人便自顾自地继续说:

“就是因为怕死,才要拼命活下去。”

 

活下去。

 

最取飒真逐渐失去了余裕。一旁的安木秋良亦是如此。他们面临的是“人海战术”,没有什么具备特殊能力的虚,但数量多得他分身乏术。

纵使如此,刺猬头少年也仍忍不住去注意不远处的天野文歌。起先还找不到她的灵压,从刚才起,她的灵压又有所减弱,再加上小女孩突兀的哭声,很难不让他往坏处想。可每当他想去帮她时,这群虚都像看穿了似的重重挡住他的去路。

“该死!”少年甩出一招“苍火坠”。

他试图安慰自己,那可是天野,堂堂十番队第七席,除非遇上强敌,否则不可能会……但他不曾探知到更为强大的敌人,她究竟在做什么?为什么没有速战速决?!

当最取终于抓住机会,朝少女所在的方向望去时,忽然冲天的火光攫住了他的心神。

与火焰一道冲出的,是天野文歌的灵压。



评论(2)
热度(16)

© 玲珑佳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