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佳人。

清歌です。

退坑太久,不再更新刀剑相关同人,特此致歉。

一般不吃腐。

主长篇同人(晋江)
偶尔跑跑E站企划
擅长BG梦小说【。

微博@清歌_房石陽明圈外女友 http://weibo.com/ssuigetu

晋江:http://1136682.jjwxc.net

脑洞爆炸、手速坍缩。

谢谢每一个读者,你们都是我的至宝。

一无所长,故唯以故事与真心相赠。

【刀剑乱舞】镜中秋月(后日谈+完结纪念)

おめでとー!大佬的战力注定和富奸老贼无缘,我建议可以向尾田大师看齐(doge脸

花は永遠に。:


※ 此为后日谈,请配合本篇食用


※ 连载汇总 ←戳我


※乙女向


※和泉守兼定x女审神者


※私设多


※热烈欢迎留言,请用力戳我俩填坑工( `・∀・´)ノヨロシク






文&图/vie  @花は永遠に。




《镜中秋月》后日谈 「これからの理由」


 


❀(一)


 


冬日早晨的阳光浸透室内,犹如人类肌肤一般暖洋洋的温度缓缓在身上蔓延,仍然合着双眼的少女懒洋洋地躺在被窝中任由那份温暖肆意抚遍身体。无视窗外把自己唤醒的鸟鸣,她翻了个身又准备继续坠入梦乡—— 就在这时候一份不知从何而来的重量落在了自己身上。


 


“....嗯?”


无奈之下只能睁开双眼,面前赫然是一张熟悉的睡脸。乌黑的发丝随意散落在额前,长发顺着身体的线条分成一缕又一缕,贴贴服服地落在洁白的被褥之上。再往下一看终于发现了那份压在自己身上的体重的元凶—— 紧紧环住了自己的腰身的,属于男人的结实的手臂。


 


“——”


普通情况之下一个花季少女从梦中醒来发现跟一个颜值上等的异性同床共枕,估计最初的反应都是脸红心跳惊慌失措吧。但是这一刻她的内心没有任何波动,甚至想...


 


“和泉守兼定你又擅自跑到我床上来啦——!?”


 


一个响亮的耳光响彻了宁静的冬日早晨,枝头被惊动的鸟儿们应声振翅飞走,零零星星的积雪从顶端散落,落到了窗沿之上。


 


“嘶..” 


男人猛地从床上一个坐起,用指头轻触着被方才的一击打得红肿的面颊,疼的龇牙咧嘴了良久。磨磨唧唧了老半天终于苦着一张脸,抬头看向面前用看垃圾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审神者。


 


“你这丫头...力气那么大的吗?”


“来,左边脸伸出来,再给你一巴掌好吗?”


“喂!!!”


 


少女重重叹了一口气,一脚踢开被子从床上起身,把双腿摆到床沿准备下床。忽然从身后伸来一双手把她的身体紧紧环住,背上隔着衣料传来了比方才唤醒自己的阳光要更加温热的体温,心脏不由得紧紧地收缩了一下。


 


“怎,怎么了...话说放开我啦我要换衣服!”


“就这样,就一会儿。”耳边响起男人撒娇般的低语,即使是直到刚才为止都还在气头上的她这下子也心软了。


“....好啦,就一下子。”缓缓合上双眼,感受着从胸中传来的有节奏的鼓动,与身后来自于他的心跳重合,奏响着名为生命的声音。


 


“....我还活着呢。”


“是啊,你还活着。还在我的身旁。”


❀(二)


 


对于秋月暮叶而言,至今还活着这件事情是一个无比矛盾的概念。


 


明明寿命已尽,却仍然活在这个世界上。明明有着从今以后无限的时间,却又被限制着能够活下去的时间。明明已经得到了自由,却又再次被禁锢。—— 明明是因为镜子的诅咒而死,此刻却作为镜子的一部分存活在这个世间。


 


*


 


得知了事实的暮叶顿时止住了呼吸。


世上到底真的会发生如此不符合逻辑的事情吗,如果这一切都是真实的话她对世界的认识绝对会变得天翻地覆,不如说早已经被无情地颠覆了。毕竟一个早应该过了三途河见了阎罗王的人这时候还能够坐在这里听一个‘小神婆’忽悠,这世界绝对是疯狂的吧?


 


“...你是说,我是死了,却又活了?”枫发的少女眨了眨眼,叉着双手满腹狐疑地看向面前正企图向她解说一切的人。


“严格上而言并非如此。但是如果您是这样理解的话,也不算是有错的。”身着一身素雅和服的金发翠眼少女满面认真,朝着面前一脸茫然的暮叶说道。


“到底是哪边啦!”忍耐的神经终于啪地一声断掉,暮叶忍不住吐槽道。


“嗯——,本来为了让您能够容易理解而简化了一下解说的。看样子还是从头开始解释吧。” 高千穗家的大小姐歪了歪头思考了半晌,斟酌良久最后还是决定启用长篇大论的解说方案。


“好吧,你说。”


 


事实上暮叶并不想坐在这里听这个大小姐忽悠的。一,经过上次那单事情对于高千穗这三个字她也是有点后怕了。二,这次遭了这么多罪说到底还是政府的责任,事到如今她又要如何再次相信这个时之政府。更况且,她接到的其实是一封伪造的指令。简单而言,这一切的事情的真相仍然还在迷雾当中。


 


“那么,请容许我先从事实开始解说。”翠眼的少女顿了顿,深吸一口气缓缓开声说道。“您确实寿命已尽,原本的身体也已经在过去被时间的修正力吞噬了。现在坐在这里的秋月小姐,虽然精神和意识仍然是原本的您,但是存在的本质已经不是原本的您了。”


“呃?”


“请问您拿着那一面镜子吗?”


“...这个?”暮叶把手探进腰带里,小心翼翼地拿出了来自兼定的那一面朱红的小镜子。事实上,自从她苏醒过来之后,每当摸到这一面镜子的时候都会发现作为无机物的镜子居然会发热,甚至似乎能够感到它的心跳一般。


“是的。这就是现在的‘您’,您的存在本质。”金发的她缓缓说着,伸出指头指了指那一面小镜子。


“哈?” 难以置信,这个小神棍到底想说啥呢。


“用最简单的话语来概括,您现在的存在本质与刀剑付丧神的他们最为接近。 都是附着在物体之上的意识获得了身体的存在。您的场合虽然稍有差异,但是这个比喻是最为接近的。”


“也就是说...我跟他们一样?”


“是的,大致上可以这么认为。 他们是日积月累自然诞生的意志,您是作为人类的意识附着到了物体之上。 除了这一点以外,基本上是完全相同的。...无论是存在方式,还是此后的命运。”少女点了点头,句末的声调似乎下沉了。


 


“——。” 


之后的话已经不用这个大小姐对暮叶进行解说了,一切她都明白了。即使现在这一刻她还活着,战争结束时之政府解散的那一天就是终焉之时。若然说这次的复活是因为政府的介入才得以达成的话,也就意味着她将到死为止都会因为自身的能力而被继续利用。


 


“...你还有话没有对我说吧?”枫色的少女抬起眼,直直地注视着对面那双犹如浓雾中的森林的绿眸。


“...是的。您将永世不得再踏入现实世界一步,防止时间的流动被您的存在所扭曲。”


 


我就知道。


自从没有了身体的束缚,能够‘看到’事物的能力不单只变得比以往要更加强力。使用能力不再变成身体的负担,她自然也不再下意识抑制着自己的力量。不仅仅是谎言和恶意,现在似乎能够看到更多的事物。


 


“你没有对我隐瞒的话吗?”


“....很抱歉,我不能够跟您说更多的事实了。” 怀抱着深深的歉意,翠眼的少女垂下眼眸,郑重地道歉道。


 


谎言。那头耀眼的砂金色长发旁边萦绕着淡淡的灰色,那是少女正在说谎的证据。但同时自身的能力也在对暮叶倾诉着,这并非是恶意的谎言,只不过是个人的难言之隐罢了。


 


“但是我向您保证,我个人...并非代表这个家族,是您的同伴。如果需要帮助的话请毫不犹豫地开口。...这是我唯一能够做到的,对那件事情的赎罪。”


 


“....” 这是毋庸置疑的,最诚恳的发言。


“好吧,我相信你。”无论‘那件事情’指的是哪一件都好,估计这个大小姐想要补偿的心意是不容疑问的真实吧。


“非常感谢您。...对不起,没能为您带来让您高兴的消息。”


“...没什么,那边的世界我也没有什么留恋。...只不过以后所有的时间都被禁锢在这个世界里这件事,还是有点遗憾啊。”


 


“...不,至少您还有选择您的未来的自由。”金发的她寂寞地笑着,缓缓合上那双染上了淡淡阴影的翠绿眼眸。


 


❀(三)


 


茫茫白雪当中,一抹樱色静悄悄地染上了这个屋檐下的一角。


那是她归来后不久的,一个大雪纷飞的冬日正午。


 


枫色的少女手中握着扫帚,专心致志地扫除着玄关前的积雪。不久后忽然停下,抬起手背擦拭着前额,轻叹了一口气。


“雪好玩倒是好玩,但是打扫起来好麻烦啊——。”


事实上,一直以来因为体质问题,家里的刀剑们一直没许可她插手任何的家务活。可是如今不再被病魔缠身的她如果坚持不下的话,拗不过主人的他们也只能够乖乖妥协,把其中一些家事交给她。所以现在才会有这个因为一时贪玩而接下了扫雪这个任务,却没过多久就感到了无聊的少女。


 


她撇着嘴,双手交叉放置在扫帚把的顶部,弓腰把下颚放置在上,抬眼看向仍然一面灰茫茫的天空。本应平静如水的心中忽然泛起了涟漪。


 


“您有选择您的未来的自由——。”


 


金发少女的话语在耳中回响,久久不能散去。


一直以来都因为剩余的时间有限而抱着一种不顾后果的态度去生活,但是如今的状况已经不由得她继续这样的方式了。不仅是因为对恋人许下的承诺,更是因为突然入手了可称为‘永远’般漫长的时间。


 


—— 接下来,我应该如何活下去才好?


不知道,完全不知道。放弃了梦想,放弃了未来,仅为了一瞬而活的她,事到如今霎时间让她去思考‘未来’,似乎仍然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哟——,见你那么久不回来,果然是在偷懒啊?”


思绪应声被打断,从身后响起那熟悉的声音正在调侃着自己,她回过头去就往他的怀里狠狠锤了一拳。


“论偷懒,你才是我的前辈吧....这个翘班惯犯!”


“疼疼疼疼死了!我说你力气变大了吧,以前打我可没那么疼的??”男人的端正的面容因疼痛而变得扭曲,只能巴着一张脸,满面的怨恨看向面前的少女。


“那当然的,现在的我可不是花拳绣腿的啊?”


“总觉得这个形容好像哪里不对....”


 


男人叹了口气,一步上前取过少女手中的扫帚,扫起了堆积在玄关前的积雪。


“诶,你来扫?”她眨了眨眼,甩了甩突然变得空空的两手,问道。


“让你扫的话都该日落了,着凉了咋办”


“所以说我不会再生病的啦。”


“好好好,那你不冷吗,脸都冻得那么红了。”说罢,他伸出手,轻轻掐了一下少女的面颊。


“红什么啦才不红。”她摆了摆手,眯起眼说道。


“哦——?”


 


男人眯起他细长的蓝眸,一手把扫帚丢下,伸手搂过身旁少女的腰身把她拥到胸前。


“等,等等,你想做什么?” 


唰的一声,只见她马上就像一只刚出锅的章鱼一样变得面红耳赤,手忙脚乱地摆着自己的双手。但是被双手紧紧禁锢的少女并没法好好挣扎,只能任由恋人的面颊逐渐凑近自己。


“——!” 她猛地合上双眼,身体顿时紧绷的就像木头人似的。


“噗...”见状,他忍俊不禁地一下子就笑了出声,应声她张开双眼就准备抗议,到了嘴边的话语却被突然落到唇上的感触活生生压了回去。


 


“好了,这下就真的红了吧。”


“你——这——混——蛋——!!”


 


正当她准备抬手又送他一个嘴巴子的时候,眼角的余光扫到了一抹不自然的色彩。高举的手臂僵在空中,她战战兢兢地扭头看向那抹颜色的方向——毫无意外,那里站着一个似乎站在那里已久的身影。及腰的秀发和外套上早已积了一层薄薄的积雪。


 


“——”


哑口无言。没想到这如此丢人的打情骂俏居然被外人看在眼里了,而且还是从头到尾一字不漏完完整整。完了,以后要怎么见人才好,以后还要怎么在江湖(?)上混,一世英名都被毁了。


 


“...你们关系真好呢。”


只见来客歪过头,眨了眨大大的眼睛,淡淡说道。


 


“啊哈,啊哈哈哈....让你见笑了。”


这一刻的少女简直有了想一脚踹开和泉守兼定,直接把他送上天的冲动。


 


*


 


“抱歉,好像打扰你们了。”


樱发的少女礼仪端正地正座在茶几前,视线随着正在整个屋里忙来忙去的暮叶游走着。眨巴着琥珀色的眼眸,又随着走来走去的少女所在的地方歪头,即使整个过程都是面无表情,却莫名给人一种小动物的感觉。


 


“啊,没事没事。你来的刚好。”抑制着心中想大喊‘好可爱——!’的冲动,暮叶反复深呼吸了无数遍,直到觉得自己的肺快要炸了才撒撒撒地拿着盘子,回到茶几前坐下。


 


“没有打扰...就好”她迟疑地眨了眨眼,轻轻颌首。


 


事实上暮叶对这个少女的印象并不坏。虽然说初次相遇的时候她说出口的一番话让自己惊讶了良久,但是因此也通过能力懂得了这是一个不会说谎的人。不会说谎的人又怎么会是坏人呢,虽然是个单纯的想法,但是也是暮叶至今而来看人的标准。更何况,她似乎是间接救了自己一命的人。


 


“你今天来是有什么事情吗...呃,名字....”忽然想起自己并不知道对方的名字,暮叶只能尴尬地笑了笑,毕竟连本人都曾经说过‘我没有名字’


“...嗯,对不起。...我不是很喜欢被人叫真名。”


“诶,结果还是有的吗?”


“嗯。...不过还是保密。”她淡淡的声调中充满着歉意,垂下了眼眸。


“啊——,没事没事。没关系。”


 


片刻的家常话之后,樱色的少女眼神一变,四周的气氛瞬间沉重了不止几分。


 


“那么我来说今天的正题吧。”


“...嗯。” 连带着变得紧张的暮叶咽下一口唾沫,发现咽喉已经因为紧张而变得干燥无比。


 


“...虽然说我是以个人名义来探望你的,不过还是想知道一件事情。”她说着,眼眸中本来鲜艳的琥珀色霎时变得浓重起来。“你知道那个人...那个把你送去过去的人的事情吗?”


 


“——!” 


因为回到过去之后发生的事情太多,甚至连亲眼见过‘那个人’的当事人也忘记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两人无比相似的面容。尽管当时被那个男人敷衍过去了,但是并没有能够瞒过明眼人的判断—— 两人长得相似的这件事,绝非偶然。


 


“并不知道。....但是我发现了,他....跟你长得很像。”


“.....”


少女垂下了头,犹如逃离身上的罪责一般移开了视线。暮叶也犹豫了,从她的反应看来现在她最想知道的事实,肯定也是最不该问出口的问题——如果她想继续与这个少女深交下去的话。


 


“对不起,这是我的责任。没能够阻止那个人,让你遭受了这样的事情。”


“嗯...怎么说好呢。”枫色的少女顿了顿,苦笑着看向正垂头面对着自己的少女。“事实上我还是不能接受政府的答复呢,说什么那个人已经失踪了,还没能够抓到他什么的。而且从你的话看来,你似乎也认识那个人吧?真是件可怕的事情。...但是我也知道,你不是来加害我的。”


“诶...”她抬起眼,似乎有点吃惊地看着暮叶。


“因为那时候你没有说谎啊,你是来保护我的吧?”


“....嗯。...今后,也会继续下去。”她点了点头。


 


“那就行了。他做的事情与你做的事情无关,不是吗?”枫色的少女眯起一边的眼睛,俏皮地笑道。


“呃..嗯。谢,谢谢...”预想之外的反应让少女踌躇了片刻,最后还是腼腆地道了谢。


 


不知是否自己的错觉,暮叶似乎看到了眼前比她娇小不止数分的少女脸上貌似挂上了浅浅的微笑,心中不由得微微一颤,被她连带着一起笑了出来。


 


“..那个啊,不知道应不应该问这个问题。”沉默了片刻,暮叶终于把在心中酝酿已久的问题说出口。


“为什么你会如此执着我的安危....?虽然我知道是工作,但是你没有必要做到这个地步吧?”


 


正座在面前的少女静静抬头,剔透的眼眸中写满的是坚定的意志和强烈的愿望,动作中没有丝毫的犹豫,缓缓开口。


 


“这是我的活着的意义,我的梦想。”


“——。”


“只要是我有义务去守护的事物,我会保护到底的。我会为了这个信念而活。”


 


对啊,原来如此。


原来一切都只是那么简单。


她的话语源源流入胸中,紧缠着心里的死结似乎一瞬便被打开了一般,笼罩着意识的雾霾顿时一扫而空。


一切都是那么简单,无需过于繁杂的思考,也无需把自身逼到极限。如果未来的时间能任由自己支配的话,那么不如索性为了追求梦想和信念而活吧。恰好这一次的事件让她想起了十多年前早已被自己遗忘的儿时梦想,仿佛就是被命运安排的巧合。


 


“谢谢你,我想通了!”


“...?”


 


顿时变得雀跃的枫发少女重新坐好了身体,这次面对着她的微笑中不再有踌躇和犹豫。


 


*


 


“真的不留下来吗,雪还在下哦?”


 


日落时分,只见时间不早的樱发少女连忙起身告退。眼见外面天气仍未转晴,作为主人家的暮叶对她作出了挽留。


 


“不,我回去了。...不然又要害他担心了。”坐在玄关前穿鞋的少女回头看向背后,满面歉意地摇了摇头。


“他...?啊,难道你也...”少女的话中的某几个字眼燃起了暮叶心中的八卦之心,不由得蹭蹭蹭地几步就走到她身旁,想打听更多的故事。


“...啊,不是这样的。”琥珀的眼眸中染上淡淡的阴影,她轻声说着,垂下了肩膀。“他只是爱操心而已...而且...那个人大概不是‘我’吧。”


“....?”


“没什么,我打扰了。拜拜。” 她站起身,重新把她的显眼的白鞘刀重新别在腰间,弯身一礼。


“嗯,欢迎随时过来玩哦!”


 


少女抬脚踏出了玄关外的结界,身影霎时便消失在茫茫白雪中,与四周的色彩融为了一体。


 


❀(四)


 


“不行,请求驳回”


“切,小气。有什么关系啦又不会少块肉”


“不是少不少的问题吧...!那个,还没那啥就那啥的话...不行的吧!”


“那啥和那啥是什么鬼啦,你给我说人话行不?”


“烦死了你!!”


“喂你别乱扔东西啊!”


 


夜深人静时,少女的房门前传出两人争吵的声音,争执之下她随手抓起了身边的枕头就往对方的脸上丢去,被他一个眼疾手快轻易接住了。


 


“我不管啦!不管你有问没问,就是不行!”


“呃,明明昨天晚上已经...”


“那是你擅自跑进来的吧!”


“有什么关系嘛,不就是晚上一起睡吗?”


 


关键字被恋人说出口,少女的面颊顿时砰地一声,像炸弹爆炸一样变得通红,就差没从头顶上冒出烟来了。


“你你你给我胡说什么..!没结婚当然不可以!”


“好啊,那你嫁给我吧?”


“滚!!”又抓起了手边的另一个枕头,使出浑身的劲儿就往他身上丢去。没想到用力过猛一下子失去平衡,往前踉跄了好几步最后往着男人的方向倒去。只见他嘴角上扬,顺手拉过面前的少女把她一个横抱起来,无视她的挣扎一边坏笑一边往床边走去。


 


“好了好了,闹够了吗?乖孩子该睡了,来,我哄你。”


“你——走——好——吗——!”几乎是恼羞成怒一般,她用宽大的睡衣袖子掩着脸大喊道。


 


和泉守兼定,win。


 


*


 


一番闹腾打骂后房间中的灯光终于熄灭,两人静静的呼吸声萦绕在彼此的耳边。


天边的明月透过窗帘的缝隙把点点星星的银色洒落在室内,以微弱的光亮照着此刻只有二人的室内。似乎因为想通了纠结了自己一段时间的问题,霎时间觉得心中多出了不少空位,一下子让自己觉得不安稳。少女凝视着窗外淡淡的银光,脑海中尽是早应被遗忘的儿时回忆。


 


“..还没睡吗?”


“嗯,在想事情。”


 


从背后传来的声音让少女浮躁的心顿时安稳下来。他掖了一下手中的被子,手臂环过她的身体,把她拥到胸前。


 


“那个啊,你知道吗。”少女缓缓开声,知道身后的人会认真聆听她接下来要说的一番话,她不慌不忙地用几乎是模糊的儿时回忆编织着话语。


 


“我回到过去的时候遇到小时候的自己了。...你猜她跟我说什么了?‘我长大了想做一个医生。’...完全想象不出来吧?”


“确实,医生都不像你这么闹腾的吧”


“闭嘴啦你。...其实我到最近为止都很迷茫呢。...一直以来都过着没有明天的日子,一下子突然跟我说从今天开始你会有很多很多的时间...突然就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嗯,我明白。”


“当然,并不是说我对你许下的承诺就这样一笔勾销掉。...只是呢,作为我自己,为了我自己而活的未来应该怎么办,其实到今天为止我从来都没有想过呢。”


她顿了一顿,把指尖轻轻放置在他宽大的手背之上,吐出一口气。


 


“做你想做的事情,不就好了吗?”


“对啊。..所以今天终于想起了,小时候的梦想。虽然迟了很多年,不过现在开始追逐还是赶得上的吧?”


 


“那就都视乎你了。”


身后的人加重力度,稍微把她拥紧了一些,凑到她的耳边落下一个轻吻。


“只要你不会再一声不吭跑掉的话,做什么都随便你。”


“~~!”耳垂上瘙痒的触感让她发颤,但是他束缚着身体的臂弯并没有允许她乱动丝毫。


“...答应我,别再随便消失掉了,好吗。老实说我受不了啊...”他重重呼出一口气,把头埋在了她的颈脖之间。


“..嗯,不会了。哪里都不去了。而且你不是已经用契约把我绑在你身边了吗。...不要随随便便就决定别人的未来啊。”


“但是你也不是不愿意吧,从今以后都留在我的身边。”


 


—— 说的也是,如此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怎么可能会不明白呢。


 


“啊——,谁知道呢。说不定哪天就厌倦你了。”她坏笑着,轻声说道。


“你不会的,谁叫我那么帅。喜欢上了就没下一个人了吧。”


“少自恋!”


 


她说着,一个翻身转向他的方向。然而迎接的并不是那张让她又爱又恨的得瑟笑脸,而是一个比任何一次都要温柔,都要情深的吻。甜美得让人窒息,却并不想让其就此结束,只能继续缠绵下去。



 


“——。”


依依不舍地拉开了距离,男人的指尖抚上她发热的面颊,映着少女的面容的眼眸中写满着对宝物的怜爱。


 


“晚安。...我喜欢你,暮叶。”


“....嗯,我也是。”


 


指头紧扣,互相依偎,最终沉入了安宁的梦乡当中。


即使明日充满了未知数,尽管仍然还未看清即将要走上的路,只要有你相伴在旁一切足矣。


你就是指引我明日方向的路标,我活下去的理由。


 


❀(终)




❀ 完结纪念





兼「都说要拍纪念照了你能不能摆个好点的表情?」


叶「...我摆不出来(凑那么近做啥啦!)」




❀作者感言


vie-_ /  @花は永遠に。 


 大佬填坑辛苦了!(360°回旋土下座)


好了这个30万多字的超大型系列坑终于完结了一部,我的内心是毫无波动的(...)为了防止剧透我也不能多说,不过所有的故事最后都会指向一个真相,还请接下来也多多支持!


这一对欢喜冤家也是一波三折的...但是唯一可以说的是接下来另外四对(冬春夏夜)比他们好不到哪里去【x


感谢各位至今的支持,我们冬篇继续!




清歌/ @少女と秋水。 



和泉守兼定终于把到妹了可喜可贺,虽然把到了以后生活更加悲惨了(……)


辛苦大佬和一路追过来的小伙伴们,如你们所见泉叶是对典型的欢喜冤家(虽然基本都是爱豆作死)……总之感谢喜欢!




❀小公告


因为各种原因从冬篇开始连载会由我一个人负责所有图文,如果哪天发现我变成富奸了请不用客气用力抽打催稿(....)


最后放一张冬篇的剧透(虽然是老图)



(※这是重要情节之一)




下周冬篇连载正式开始,敬请期待!

评论(4)
热度(29)
  1. 玲珑佳人。花は永遠に。❀ 转载了此文字
    おめでとー!大佬的战力注定和富奸老贼无缘,我建议可以向尾田大师看齐(doge脸

© 玲珑佳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