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佳人。

清歌です。

退坑太久,不再更新刀剑相关同人,特此致歉。

一般不吃腐。

主长篇同人(晋江)
偶尔跑跑E站企划
擅长BG梦小说【。

微博@清歌_房石陽明圈外女友 http://weibo.com/ssuigetu

晋江:http://1136682.jjwxc.net

脑洞爆炸、手速坍缩。

谢谢每一个读者,你们都是我的至宝。

一无所长,故唯以故事与真心相赠。

【刀剑乱舞】镜中秋月(六)

为什么我家大佬从开头到结尾都在甩锅给我……??(一脸懵逼

花は永遠に。:

   

※ 连载汇总 ←戳我

   

※乙女向

   

※和泉守兼定x女审神者

   

※私设多

   

※接龙文,文风有差别

   

大坑,慎跳

   

※您的好友刀片上线了

   

※不接受读者刀片,请寄给负责本章的大佬【x

   

※热烈欢迎留言,请用力戳我俩填坑工( `・∀・´)ノヨロシク

   
  
  


  

 文/清歌 @少女と秋水。 

  

 图/vie  @花は永遠に。 

  


  

《镜中秋月》【六:この瞬間を輝かせる

  


  

(1)

  

那个梦境唐突在她眼前展开。似是被谁人缓缓拉着画轴,黑发赤眸的少年首先跃入视线中。他朝她粲然一笑,黑色大衣在风中翻飞。

  

“主——”

  

接着,是那个身披羽织的少年,马尾随着他回头的动作摆荡出小小的弧度。男孩蓝眸微眯,笑意柔和。

  

“主。”

  

尔后,深蓝制服的黑发男孩跃入眼帘。澄澈的碧眸里满是欢欣,他高声呼唤:“主!”

  

最后,是那个羽织加身的红衣青年,似是等候良久,他缓缓回头。

  

“再不过来的话,就丢下你啰。”

  

以一如既往的狡黠笑靥,青年不紧不慢地如此说道。

  

天青云白,来自地平线之上的光芒瞬息间染遍他们的身躯,镀上了柔丽的细边。风亦自行来去,从未变过的发丝、衣角和笑容,乘风而来,送至她的身边,抵达她的眼前。

  

秋月暮叶从未觉得这一刻如此灼目。

  

少女努力地睁大眼,欲将他们深深镌入自己的脑海,却又忍不住窜上喉头的冲动。

  

——她是如此急切地、如此渴望地,想要和他们同行。

  

想要和他一起,走下去。

  

 

  

苦痛,挣扎。这是自幼时起便无法摆脱的漩涡,宇宙黑洞也不过如此。

  

可,如果呢。假使,那一天的她不曾拿起那面镜子,甚至,不曾踏入那个地方的话——

  

她是不是就会迎来完满的人生了呢?没有痛苦,更遑论折磨,这双手所能紧握的,将会是青春、恋爱、友情、亲情,将会是更加熠熠发光的东西。

  

而他……也会因为没有她的未来,而免于承受现在的担忧和神伤。

  

 

  

但是——那样的话,就再也没有他了。

  

再也没有笑着说“主,再多多疼爱我一些吧”的加州清光了。

  

再也没有斗嘴之余还能分神出来和堀川一起安慰她的大和守安定了。

  

再也没有一口一个“兼先生”、却又比那个不靠谱的“兼先生”靠谱无数倍的堀川国广了。

  

再也没有……

  

 

  

那个会和她斗嘴、让她吃瘪、让她生气、喜欢看她脸红口吃的、会笑着唤她“暮叶”的……

  

她最喜欢的,和泉守兼定了。

  

 

  

人真是自私。为了最重要的东西,居然可以自私到这种程度。

  

她是知道的。如果改变未来的话,和泉守兼定就可以不用承受这样的回忆了。

  

他本可以找到新的主人,或许会很开朗活泼,亦或是文静如兰——那样……健康的、毫无疾病的女孩子。或许还会和其中的某个少女坠入爱河,是的,就像现在这样。

  

月华满溢的时候,他们会在满地银霜之中,许下生生世世相守的承诺,幻想将来的模样。

  

两只手十指紧扣,仿佛天长地久。

  

 

  

可他偏偏遇见的是她。

  

这能否算作一个笑话。

  

 

  

“……大姐姐?”

  

小女孩怯生生地望着少女。她不懂为何大姐姐突然就落下了眼泪,是不是哪里疼呢?

  

于是,她想了想,踮起脚,伸出手,轻轻拭去了她颊边的泪迹。

  

“不要哭啦,大姐姐。刚才的病,还没缓过来吗……?”

  

稚嫩的童音将她拉回现实。这温度既陌生又熟悉,秋月暮叶怔怔地看着眼前小小的自己,方才还无从安放的心中巨石突然落了地。

  

决心已定。

  

少女蹲下身来,和小姑娘平视。用袖子胡乱擦去剩下的泪痕,她向年幼的自己展露出了毫无掩饰的笑容。尽管带着微微哭腔的声音还在颤抖,可坚如磐石的决意已在她朱砂色的瞳眸中凝作剔透的光。

  

 

  

“听我说。”

  

她温柔地抚摸着小女孩的脑袋。

  

“‘未来’对你来说,将会伴随着无尽的苦痛和折磨。病痛会让你再也无法回归常人的生活,能力会让你再也无法找回现在的天真烂漫。你或许会陷入更多的彷徨,更深的痛苦。

  

“可是,这一切都将是值得的。

  

“因为你会遇见那个独一无二的人。

  

“他会把你从彷徨和痛苦中解救出来。你也会为了他,选择活下去。

  

“所以,暮叶,听姐姐的话。一定要努力地活下去,拼命地长大。”

  

 

  

到那个时候,你会觉得这些都是值得的。

  

如若这一切苦痛都是为了遇见他,如若这之前虚度的年华,都是为了和他一起走下去的铺垫的话,那对我来说,甘之如饴。

  

心甘情愿。

  

 

  

(2)

  

和泉守兼定快疯了。

  

他虽然知道自己的恋人素来喜欢给他各种各样的“惊喜”,在这个“惊喜”等同“麻烦”的代换下,任何一个坏消息都有可能使他陷入抓狂的境地。

  

他一抓狂,那么本丸也自然会鸡飞狗跳不得安宁。

  

……这个死丫头!!

  

男人焦急地在大厅里来回踱步,简称“瞎转悠”。他觉得自己不能停下脚步,否则在心底不断萌生出来的坏念头下一秒便会将他吞噬得一干二净,骨头渣都不剩的那种。

  

“她真的没说去哪里了?!”

  

情急之下又窜至堀川国广的面前,顶着鸡窝头的兼定显然比他凶狠的语气更具有冲击性。堀川愣了愣,只能老老实实地摇了摇头:“带走主的人看上去像是政府……”

  

“这个我已经知道了!然后呢?下文呢?!”

  

少年只好眼巴巴地又摇头,刚开口想安抚他,却又被青年踩地雷似的踱步声震得闭上了嘴。

  

“等她回来我要好好收拾她!居然还不知道教训!居然还敢撇下我!”

  

和泉守兼定又急又气,深深觉得自己不能再这么坐以待毙了,万一出了什么事,后悔的可是他自己。

  

于是马不停蹄地冲向大门,男人黑着一张俊脸,甫一拉开大门,视线里便突兀闯入了一角樱色。

  

“……”

  

他堪堪刹住了步子,显著的身高差让他不得不微微低下头去,继而,看见了这个娇小的来者。

  

用“娇小”来形容并不为过,但他却无法用“娇弱”来替代。似是一树樱海般柔丽的长发垂如瀑布,为了和他对视,她抬起了头。

  

五官精致得仿佛天成,挑不出一分一毫的毛病。普罗大众,皆有瑕疵,正所谓人无完人,金无赤足。

  

——因而,这必定是脱离了“人类”范畴的美丽。

  

琥珀色的双眸晕着淡淡天光,但那光芒却无法抵达她的眼底。

  

和泉守兼定愣了几秒,终于反应过来,这个少女是“外人”。

  

于是神色迅速转为戒备,他微蹙剑眉:“……你是?”

  

“和泉守兼定。”她的语调四平八稳,恰巧搭上了毫无表情的面容:“秋月暮叶的近侍,是么?”

  

“……”他抿了抿唇,“是。”

  

她抬手,放在腰际。他顺着她的动作看去,这才发现了那把别于腰上的白鞘太刀。

  

……究竟是什么人?

  

然而少女接下来的话语却让他无暇再顾及这些细节了。

  

 

  

“——我是来告诉你,秋月暮叶的所在地的。”

  

 

  

(3)

  

秋意浓重的天穹高远辽阔。男人甫一站稳,强烈的不真实感便一股脑地向他袭来。身子微晃,他稳住了心神。

  

鸟居的红漆斑驳,看来是因为年久而微有剥落的迹象。向内望去,视线里是直指天空的红枫,唯有几幢大小不一的房屋寂寞地坐落于尽头。

  

石砖地上铺着深浅不一的银杏堆,踩上去会发出清脆的声响。他毫不在意地大步踏过,向来敏锐的感官却无法捕捉到她的存在。

  

根据那个少女所说的话,这里是秋月暮叶的“过去”,位于“回忆”里的“真实”。

  

真的是这样么……?他不得不持怀疑态度。

  

这怀疑随着他的深入而愈发明显,和泉守兼定觉得自己一定是病急乱投医,才会听信一个不认识的人的话,来到所谓的“过去”寻找她。

  

可,那个少女看上去并不像是会撒谎的人。

  

她说暮叶的能力不仅被政府盯上了,同时还被某个人盯上了,若是此番暮叶得以消除“她失手打碎了镜子患上了病”的这个事实的话,那么接下来的一切将会被推翻重写。

  

……开什么国际玩笑!!

  

这种蠢事也就只有那个蠢丫头才会答应。很好,等他找到她以后,非要好好说教一番不可。

  

他才不会允许自己的人生被随意改写。

  

永远不会!

  

 

  

——小女孩便是在这个时候突兀出现在自己的眼前的。

  

和泉守兼定以为自己看花了眼,使劲儿揉了揉,发现眼前的确是有个小家伙。

  

枫红色的小卷毛,朱砂色的大眼睛,小嘴微微撅起,似是有什么不满。

  

这么一看……的确是有些像她。

  

男人半信半疑地端详着她,踌躇地出了声:“喂,你……”

  

没想到小家伙脖子一梗,眼睛一瞪,十分正气凛然地打断了他的话:

  

“叔叔你是坏人吧?”

  

“……”兼定的俊容登时出现了几分扭曲。心想他才不和小屁孩置气,拧巴着脸,他勉强扯出了笑:“叔叔是好人。”

  

哪成想小女孩嘴一撅:“你骗人,好人才不会笑得这么猥琐呢!我要去找警察叔叔。”

  

“……”老子就是警察!!

  

从未如此憋屈的男人只好保持着亲切度为负的笑容:“叔叔真的不是坏人。叔叔是来找人的。”

  

这个得饶人处偏不饶人的嘴巴真是一脉相承。

  

她满面狐疑地退后一步,上下打量他,警惕性极高地出了声:“……找、找谁?”

  

“刚才是不是有个红色短发的姐姐来过这里?”

  

“啊……”小女孩一怔。

  

看来真有!

  

兼定激动地蹲下身来,抓住了她瘦小的双臂:“在哪儿?!”

  

“疼……!”

  

“啊……抱、抱歉!叔叔太激动了!”遂又放开手,男人不知所措地看着她,“我找她有急事,真的!”

  

小女孩撅着嘴不说话,审视的目光似乎直直看进了他的眼底。那双朱砂色的双瞳纯粹剔透,似是镜鉴,倒映出了他的模样。

  

片刻,她终于缓和了神色,指了指右手边。

  

“大姐姐的话,刚走不久哦。往那个方向去啦。”

  

他慌忙站起身,甩下一句“谢了”便往前跑了几步,又像是想起了什么,默默退了回来。在小女孩云里雾里的注视中,他伸出了手,轻轻揉了揉她小小的枫红脑袋。

  

 

  

“暮叶,你可要快点长大啊。我会在未来等着你的。”

  

 

  

(4)

  

未来是绝不能被改变的。

  

不管这个“未来”是属于谁的,历史伟人也好,无名小卒也罢。不管这个“未来”是否会对历史轨迹、会对作战产生影响。

  

总之,“未来”是无法、无权也是不能被任何人所改变的!

  

 

  

枫红的少女立于枫树之下,火烧似的枫叶片片旋落而下。伸手抚上树干,深深的纹路苍劲如名家笔下的字迹,一刻一划,皆是岁月。

  

她能感受到自这里源源淌出的力量。

  

秋月暮叶自知没有完成任务,那个男人肯定不会放过自己。虽不知他是何方神圣,但她莫名其妙地……有些怕他。这种恐惧似乎是出自本能,若是正面抗争的话,定不会逃出他的魔掌。

  

如何才能给自己留下一线生机?她冥思苦想。

  

“我——”

  

旋即,少女微微抬头,望向了深深浅浅的红色铺开的树海。

  

“不会死的。”

  

笃定的话语里绽出了一朵漂亮的花。

  

 

  

我不会死的。因为和你约定好了,这条命,这个人生,都是你的。

  

——所以,兼定,一定要来找我。

  

 

  

“暮叶——?!”

  

“……?!”

  

意料之外的男声震耳欲聋。她慌忙转头,那一瞬,映入眼帘的浅葱和赤红竟是如此夺目。

  

双唇微微颤抖。瞠目的少女眯细了朱砂色的眸子,注视着他一步步向她狂奔而来,轻轻笑了笑。

  

“兼定,一定要……”

  

话音还未落至地面,她的身体便已然被擦去了大半部分,就连那透明的空气也变得面目可憎,逐步吃掉了她的存在。

  

“暮叶!!暮叶!!回来!!听见没!?我叫你——”

  

男人最终抵达了那棵树,徒劳地抓住了满手虚无。

  

“……回来……啊……”

  

尚未脱口而出的后续从口中掉落,被来去的风捏碎,再无影踪。

  

空旷的土地上,消失的少女仅仅留下了躺在地面上的镜子,映出了男人痛苦的面容,似是嘲笑,似是同情。

  

男人刹那失去了所有气力,跪上地面时撞出了闷响。

  

不曾牢牢抓住过她的手的十指,深深地嵌进了坚硬的土里。

  

树叶沙沙作响,泼下了满地浓墨。不知从何而来的乌云掩住了天穹。

  

和泉守兼定空白的大脑里勉强挤上了一句结语,精准明确,一针见血。

  

 

  

——啊,原来如此,他失去她了。

  


  

【待续】

  


  

※后记:

  

 终于把连载里最大的一块刀片发出去了,此刻我的心情是无比激动的。先别丢番茄寄刀片,我保证不是BE,不是BE【重点

  

顺便,我的明石篇还在卡,有救吗_(:з」∠)_

  

下个月就可以开始冬篇的连载啦——,我会努力鞭策大佬肝稿的,所以刀片请寄给这个人。←

  


  


  


 
评论(6)
热度(27)
  1. 玲珑佳人。花は永遠に。❀ 转载了此文字
    为什么我家大佬从开头到结尾都在甩锅给我……??(一脸懵逼

© 玲珑佳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