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佳人。

清歌です。

退坑太久,不再更新刀剑相关同人,特此致歉。

一般不吃腐。

主长篇同人(晋江)
偶尔跑跑E站企划
擅长BG梦小说【。

微博@清歌_房石陽明圈外女友 http://weibo.com/ssuigetu

晋江:http://1136682.jjwxc.net

脑洞爆炸、手速坍缩。

谢谢每一个读者,你们都是我的至宝。

一无所长,故唯以故事与真心相赠。

【刀剑乱舞/学院paro】一番隣で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大佬的债——!好吃!!好吃!!!我上天了窜天猴把我炸上天了!!!!(/-*"+{£♀%♀¢£€¥}"

花は永遠に。:

给大佬 @少女と秋水。 还债


※现代架空城市学院paro,大致设定请参考 【预告/人设】学paro设定


※番外篇


※加州清光x女审神者,副CP一期婶(打酱油)


※审神者有名字


※乙女向,如感不适请随时撤退


※欢迎留言!!请尽管敲!


※灵感BGM:君の夢を見よう-ClariS (请务必一边收听一边食用)




「一番隣で」


 


君の夢を見よう


光を浴びて


小さな問題は忘れて


次に会える日まで


せめて今だけ


寂しくなんてないよ


目を閉じて君を待つの


 —— 君の夢を見よう - ClariS


❉(一) 


 


七月无云的晴空以澄澈的天蓝覆盖着水平线以上的世界,时而在画布上留下一笔洁白的航迹云被微风吹淡,溶进了背景的色彩。盛夏的温度包围着肌肤,时而从窗外传来的吵杂声犹如摇篮曲一般,伴随着微风把意识一点又一点,一边留下一串小小的脚印,一边引导到梦乡中。


课桌上堆着二人份的作业簿和参考书,校服的少女懒洋洋地趴在堆成了一座小山的书簿上,发出着均匀有节奏的呼吸声。右手中握着屏幕仍然发亮的手机,画面停留在15分钟前最后一条从联系人发来的短信上。


 


-  15分钟 前-


【还不回来吗】


【等下回来】


【快点啦】


【好好好】


 


-以上为已读消息-


 


嗡——,的一声,手中的手机忽然振动了起来。少女猛地从浅眠中惊醒,手忙脚乱地抓起手中的手机慌忙查看着新消息。看到新消息的发信人表情忽然黯淡了几分,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什么嘛,是弥生啊。”


墨绿的眸子低头看向短信内容,仔细地看起了来自亲友的短信。指头点过智能手机的屏幕,眨眼的功夫便把回复的消息输入对话框,看也不看按下了发送键。


 


“唉。清光那小子咋还没回来。”她叹息着,把收件人画面切换回‘加州清光’,又再次看着消息记录看得入神。指头不断网上滑动读取着之前一天,两天,三天,每一天的消息记录。沉浸在记录当中的少女嘴角不由得勾出了一道弧,表情随即变得柔和。


 


“给,慰问品。”


从背后响起声音的同时,脸上感到冰凉的感触顿时惊动了她的反应神经,下意识从座位上跳了起来。


“啊——!”


“...你是猴子吗?”


 


站在身后的少年一头乌黑的短发在脑后束成一束小马尾,石榴红的眼眸中映着面前正在骂骂咧咧的青梅竹马的少女,口中一边叹息着一边晃动着手中的易拉罐。


 


“你去哪了啊,等你都等到睡着了。”少女撇着嘴坐回了座位,拍了拍书桌示意少年也一并过来。


“抱歉抱歉,路上被老师抓住了,有的没的被唠叨了一大顿。 短信都没空回就赶回来了。”少年说着,在桌前坐下,无奈地抓了抓后脑。


 


“来,顺便买的。”


“哦,谢啦。”


少女接过刚才被他贴到自己脸上的易拉罐,在手中把玩了良久,低头注视着上面挂着的点点水珠。


 


“怎么了,再不喝就不凉啦。...难道说你不舒服吗?”


“你才不舒服啦!”


 


她没好气地反驳了一句,指头穿过拉环的小孔打开了罐子,小口小口啜着当中冰凉的液体。少女所熟悉的柑橘口味碳酸水滑过口腔和咽喉,留下微微发麻的感觉,同时让身体感到焦躁不安的高温降低了几分。


 


抬眼看向少年的方向,从刚才开始在胸中翻涌的一个疑问不由得脱口而出。


“...为什么你会知道我现在想喝这个?”


“啊?你除了这个都不怎么喝的吧,都认识你多久了。”少年理所当然地回应道,拿过了叠在桌子一边的作业簿,翻开了夹着自动铅笔的那一页。


 


“...说的也是。”


 


只有二人的教室中安静的只能听见翻动书页和铅笔芯划过纸张的声音。时不时从窗外吹入的微风微微掀起洁白的窗帘,把室外的阳光邀向室内两人所在之处。


从窗外射入下午的阳光在蓝天下显得分外刺眼,让她不自主地眯起了双眼。映在眼中的少年的面容顿时变得模糊起来,即使眼中的影像再模糊都好,只有这个鲜明的轮廓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认错。


 


乌黑的发亮的短发和束在脑后的马尾,宝石一般剔透的石榴红眼眸,透着洁白的制服衬衣看到骨架的线条。


 


十多年来每日都相见,即使青春期的两人每日都在逐渐成长,对方的面容似乎一直没有变化过一般。


即使不通过言语也多多少少能够想象对方此刻的心思,又或者说只需要对方的只言片语就能够省略繁琐的说明。


 


人们口中所谓的‘青梅竹马’。


 


❉(二) 


 


“唔——!!累死了,为什么暑假还要回学校补习啦。”


 


少女伸着大大的懒腰,与旁边推着自行车的少年缓缓踏上了校外的人行道。夕阳的余晖把放学路染得火红,并肩归家的身影落下了长长的影子,随着脚步越来越长。


 


“没办法啊,谁让咱俩都挂科了。” 


“我不服——为什么只有我俩挂了!”


“你脑子笨啊”


“说得好像你不笨似的”


 


毫无营养的争吵再次在人行道的正中间上演。虽然对他们而言这样无意义的对话已经有如呼吸一般习以为常,却又从未觉得厌倦。大概就是所谓生活中的一部分吧,无论再怎么重复,每一次都显得如此自然。


 


“啊——,说起来。”少女似乎想起了一件事情,忽然停下了脚步。


“嗯?” 少年应声停下脚步,抬眼看向身旁。


“我们好像有打赌过的吧,这次考试分数低的那边要请吃东西。” 少女墨绿的瞳中泛起了笑意,嘴角勾画出一条向上的弧度,横着脚步走到少年的身边用手肘轻戳他的腰间。


“....我口袋里只有几个硬币,就便利店吧。...饶了我吧大佬,挂了科我还被家里扣了零花钱呢。”少年眯起他石榴红的双眼,无力地说着。


“切——,好吧,便利店就便利店吧。”


 


 说罢,她头也不回地走向了前方不远处,两人放学后经常关顾的一家便利店。自动门随着电子铃声缓缓打开,少女以轻快的步子踏入店内,透明的玻璃门又再次缓缓合上。注视着那个制服的身影消失在店里,少年轻轻摇了摇头,在一旁锁好自行车然后跟随着一起进入了店内。


 


数分后,少女提着一个白色的塑料袋,满面幸福地从店里走出。


“诶嘿嘿嘿补习也有补习的好处,买到了限定口味的冰棍了。”说着,她迫不及待地从袋中取出了期待已久的点心,就要动手拆开来。


“哦哦,对了对了。”想起了重要的事情,她停下手中正要撕开塑料包装的手,把仍然挂在前臂上的塑料袋递到了少年的面前。 


 


“来,你的份儿。”


“呃?”只见少年一脸茫然地看向了她的方向,“这不是你要吃的吗?”


“来,给你的。今天辛苦补习的慰问品。” 她诶嘿的一声,笑了出来。


“明明是我出的钱。”


“呃。你闭嘴吃就是啦!”


“好的好的。”


 


把手伸进塑料袋中取出里面的点心,摊开手,躺在手心中是少年平日爱吃的口味的冰棍。


“你咋知道我喜欢这个味道的?”


“那是,我认识你多久了?”


“...这句话,总觉得在哪儿听过。”


 


“嗯?你那是什么?”见到少女手中深褐色的冰棍,少年眨了眨眼问道


“嘿嘿嘿,本季限定摩卡巧克力香橙夹心的冰棍。”她得意地笑着,在冰块的一角上轻轻咬下了一小口。“嗯——!好吃!”随着她的言语,面上的表情亦变得开朗起来。


“这么好吗,来,给我尝一口。”取过少女的手腕,他凑近了她的方向。


 


时间似乎静止了一样。熟悉的气味缓缓沁进胸中,忽然凑近的面孔在眼中放大,乌黑的发丝把面颊蹭的发痒,他的红瞳犹如磁石一般把她的视线紧锁,无法动弹。即使是炎炎夏日的黄昏,被他抓住的手腕仍然能够感到几乎是发烫一般的温度。无法动弹,然而体温却在继续上升,胸中的鼓动却在继续加速——。


 


这是为什么?


望着手中缺了一角的冰棍,她从恍惚中回过神来,猛地发现他刚才咬的地方是自己已经咬过的地方。不需要多长时间,面颊已经变得比熟透的果实还要通红。


“啊啊啊你你你,你咬哪里啦!”


“啊?你不是喜欢冰棍只咬一个地方吗?免得你不高兴嘛。”


“话说回来,我有让你吃了吗!”


“我——出——的——钱——。”


“你~~~~!!!”


 


少女抬脚就扫向少年的脚下,被他一脸余裕地笑着一边避开了。


抑制着就快跳出胸口的心脏,她一直以为毫无变化的日常,似乎正在一点点地改变着形状。


 


❉(三) 


 


八月下旬。


夏日中所有的学校活动早已成为回忆中的一页,过于短暂的暑假亦即将结束。顶着烈日的晴空,少女走在显得略微安静的街道上,时不时看着远方的景色发呆。漫无目的地扫视着四周的视线捕捉到一抹正在向自己迎面走来的色彩,忽然把少女的表情点亮,她撒腿就往那个身影跑去,张开手臂就把那个人紧紧抱住。


 


“哇——我的大白菜!!你都跑哪里去了我好想你啊!!”紧紧抱住手中那个比她娇小不止半分的少女,猛地往她身上蹭去。


“好..好难受...先放开我。”怀中的另一个少女挣扎着,好不容易从亲友的手里得到了解放。


少女松开手中的少女,低头确认着她的面容。在烈日下也不失色彩的樱色秀发犹如瀑布一般洒落在身后,澄澈的琥珀色瞳孔中有着几分苦笑的色彩,映着面前亲友欣喜若狂的面容。嗯,毫无疑问面前的少女正是三条睦月所熟悉的亲友,嘉月弥生。


 


“三条同学,还请手下留情啊。”樱色身后忽然出现一个青年的身影,水色短发在艳阳下显得异常耀眼,带着蜜糖一般色彩的金眸中带着浅浅笑意,一边说着一边把手放置到弥生的肩上。


 


“哎呀,这不是一期前辈吗。”见到面前的前任学生会长兼胆大包天拐走了她的宝贝亲友的男人,睦月不由得露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还以为去了外地的高材大学生会很忙呢,您在这里打酱油真的好吗?倒不如说不回来比较好吧?”


 


“当然,难得的假期,不回来陪陪她就太可惜了。...而且我也不想看到她不开心的表情呢。”一如既往,面对着睦月的讽刺他仍然能够一脸游刃有余,以充满绅士风度的态度去对应。


 


“...???睦月,前辈回来有什么不妥吗?”察觉到两人之间正在迸发着火星,感到不解的弥生稍稍倾过头,眨着大眼睛问道。


 


“没什么问题。” 两人突然异口同声回答道。


“……?”


 


“啊,说起来。”弥生忽然开声,打断了仍然在火花四溅的两人。左右看了看睦月的两侧,她又再次歪过了头。“清光君呢...今天不在吗?”


 


应声,睦月的动作停了下来。


“啊,清光啊。他跟家里一起回老家探亲了。走了有快两周了吧。”


“不一起去吗...?你们,无论什么时候都在一起的啊。”


“我跟他的老家不是一个地方啦,说是青梅竹马但也不用整天黏在一起吧。”她尴尬地笑了笑,把耳边的头发撩到耳后。


“...你看起来很寂寞的样子呢。” 


“才没有啦!整天看着那张脸,给我休息个十天八天不是挺好的嘛,不然早就腻了好吗。”又再一次,把头发撩到了耳后。


“...说..”刚想把‘说谎’二字说出口,弥生却把话咽回了肚中。善于观察动作的她早已察觉到那是睦月在撒谎的小动作,她却不忍心把事实戳破。


 


“那个呢,”樱发少女抬起头来,正视着那双墨绿的眼眸。“确实,每天都在一起的话有些东西是不会察觉到的。....但是呢,一旦分开就开始真正觉得寂寞了,好像身边和心中同时少了很多东西一样。...所以,寂寞的话要好好说出来,好吗?” 说罢,她浅浅一笑,放置在身后的右手捏紧了身旁的恋人的衣袖。


 


“...唉,我明白了。你说的这番话,比谁说都有说服力呢。” 睦月苦笑着,伸出手摸了摸亲友的脑袋,又轻轻拍了一拍。


“啊疼。”


 


手机的铃声打断了两人的对话,樱色的少女取出衣袋中的手机查看着消息,然后抬头分别看向了另外两人的方向。


“啊,我要走了。舅舅和火花他们说已经到家了,让我们快点回去。”


“是吗,那就不耽误你了。拜拜,学校见。”


“嗯。”


 


两人挥手道别。


擦肩而过的时候稍稍一回头,只见背后的少女伸出手牵住了青年的手,他又轻轻一笑,回握着她正在向自己渴求着回应的手。


 


“真是的,你们才是,对单身狗手下留情啊。”


睦月苦笑着,大步踏上了回家的路。


 


❉(四) 


 


8月30日。离开学还有两天的日子,少年仍然还未从老家归来。自从他离去已经过去了多少天了呢,似乎早已忘记去数了,好像只有几天,又好像已经过去了好几年。窗前的书桌上堆满了只做了不到三分一的暑假作业,窗沿的风铃随着夏末午后的微风发出着轻轻的叮铃声。


 


少女懒洋洋地趴在桌前,手中把玩着属于自己的手机。指头反复在显示短信的页面滑动着,查看着之前的消息记录。和‘清光’的记录停留在他出发的那天,直到他安全到达目的地为止的路上两人一直在不停交换着毫无营养的对话。从暑假作业到昨天晚上的娱乐节目,再到校长头上的假发,又或者说食堂的七大不可思议之类的,天马行空般的话题。


然后到达了网络不发达的乡下,两人的联络就戛然而止了。也与此同时,心中开始悄无声息地打开了一个大大的空洞。


 


“哈...科技真是伟大啊。” 她挠着腮帮,一边感叹着一边说道。


 


放下手中的手机,她缓缓合上双眼,任由风铃的声音把意识引导到梦乡当中。视线变得模糊,从四周感觉到的‘现实’的触觉逐渐远去,身体和意识都仿佛在空中浮动着一般。迷迷糊糊当中眼帘里浮现出一个熟悉的轮廓——乌黑的短发和马尾,隐约能够分辨出石榴红的瞳色,清瘦但不失结实的骨架,那个她再熟悉不过的身影。


 


“喂——,我走了那么多天,有没有想我啊?”从那个模糊的人影传来了熟悉的少年的声音。


“少臭美,你不在我还乐得清闲呢。” 想也没想,她便把话脱口而出。 


“诶,是这样吗?”


“就、是、这、样、....!”她一字一顿说着,伸出手就掐上了少年的面颊。指头感到那熟悉的感触和温度,胸中不由得安稳了几分。


“唉疼疼疼疼!”


“哼!”哼的一声,她松开了手,“让你得意。”


 


对嘛,其实一点都不寂寞啊。现在他就在自己面前,能够听到声音,能够触碰到存在。..就算是梦中也好,这样的时间也不坏啊。


 


“烟花有去看吗?”


“没有,唉,那天感冒了。”


 


—— 本来还想和你一起去把所有的摊位都吃个遍呢。又生病了,朋友们都有伴了,不去也罢了。


 


“对了,那向日葵园开放日呢?”


“啊,没去。没有约到人呢。”


 


——好像说好了暑假有时间就一起去的吧?没想到被你放鸽子了,真是的,又要等到明年了。


 


“作业写完了吗?”


“....还没有。”


“还不写吗,难道你还想一开学就被老师抓着补习吗?”


“呸,才不是啦!”


 


——故意没写完的。想和往年一样,两个人一起通宵赶暑假作业,然后第二天顶着黑眼圈一起回学校。


 


“怎么啦,突然不说话了?”


——如果是梦中的话,说出来也没关系吧。


 


“...那个。”


“嗯?”


“...快点回来吧,我无聊死了。”


“嗯——?大声点?我没听清?”


“快点回来啦!别把我一个人晾着!”


 


梦境就在这里结束了,没有等到少年的回应。但是似乎在醒来之前,隐约看到了他的微笑。


“——。”


 


*


放在一旁的手机因为来电开始振动,唤醒了正在浅眠的少女。迷迷糊糊当中瞥过屏幕,看到来电显示的一刻她几乎猛地就从座位上跳了起来。指头滑过接听键,却因为兴奋而失败了数次,好不容易才成功接听到这个电话。


 


“喂,喂?”


“喂,睦月吗?”


 


久久未有入耳的,那一声熟悉的声音呼唤着少女的名字,胸中瞬间涌起了千百种夹杂了酸甜苦辣的感情。但更多的是,胸中的空洞在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的感觉。


 


“我,我在。”


“你怎么了,刚睡醒吗?”


“要你管啦!”


 


条件反射下又开始想跟他斗嘴了,似乎就算好久未见都好,十多年来的习惯还是难以改变的样子。


 


“我很快就要回到这边了。啊对对,可以帮我开一开家里的门吗,我们带回来的东西比带回去的还多,需要人帮个忙呢。”


“嗯,好啊,没问题。”


“怎么样,作业写完了吗?”


“没有。等你回来给我抄呢。”


“哈——?你说什么啊,我怎么可能会有做呢,我抄你的还差不多。”


“什么,你又想开学前一天晚上通宵吗?”


“说得好像你没有一年不会通宵似的。”


“烦死了你。”


 


嗯,我知道你肯定也没做,所以我也没有做,一直在等你。


 


“好了,我先挂了,还有五分钟就到了。你下楼等着我吧。”


“OK,明白了。”


正准备按下挂断键的时候,她发现对方也没有挂断。抱着些许的期待她把手机再次摆到耳边,倾听着从话筒中传来的声音。


 


“...我回来了。”


“等你好久啦。欢迎回来,清光。”


 


——这样我就不再寂寞了。


 


-Fin.-


 





※后记:


想插入音乐结果被墙,一口老血【。


挑战小清新风的结果就是卡文卡到哭,也算上了贵重的一课了(顶锅盖


设定是学paro主线剧情(并不存在)之后一年的暑假,打酱油的那对正在绝赞异地恋中。


好了,下一次准备着手写一篇明石练练手,希望不卡(´・ω・`)



评论(9)
热度(20)
  1. 玲珑佳人。花は永遠に。❀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大佬的债——!好吃!!好吃!!!我上天了窜天猴把我炸上天了!!!!(/-*"+{£♀

© 玲珑佳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