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佳人。

清歌です。

退坑太久,不再更新刀剑相关同人,特此致歉。

一般不吃腐。

主长篇同人(晋江)
偶尔跑跑E站企划
擅长BG梦小说【。

微博@清歌_房石陽明圈外女友 http://weibo.com/ssuigetu

晋江:http://1136682.jjwxc.net

脑洞爆炸、手速坍缩。

谢谢每一个读者,你们都是我的至宝。

一无所长,故唯以故事与真心相赠。

【刀剑乱舞】镜中秋月(一)

コメ待ってます!这一章的兼桑突然一本正经地帅起来感觉不适应(呸

花は永遠に。:

序章戳我


※乙女向


※和泉守兼定x女审神者


※私设多


※接龙文,文风有差别


大坑,慎跳




文&图/vie  @花は永遠に。


编辑/清歌 @少女と秋水。




《镜中秋月》【一:とある夏の日】




“兼定,就是那里!”


“收到——!”


顺着少女的指示,身披浅葱羽织的黑发男人挥下手中闪着银光的刀刃,敌人缠绕着黑雾的身体顿时被一分为二,眨眼的功夫便化为黄沙,消散在了战场的空气中。


“好了,收工!”今天的战斗也因为有了少女的指示而顺利结束,四处确认周围已经没有危险后,队员们纷纷把本体收回鞘中,满面笑容地朝着归家的方向走去。


“……”看着镜中的黑雾逐渐散去,独自坐在办公桌前的暮叶终于松了一口气,把紧握在手中的铜镜轻轻放回。解除紧张的一瞬间,忽然一股眩晕朝她袭来,差点就失去了意识。


即使她通过铜镜给出战斗指示确实会消耗精神力,但是像今天这样三番四次袭来的不适还是第一次。


“哟,主,怎么了,今天特别安静啊?”脑海中响起兼定快活的声音,貌似今天能够顺利结束工作这件事让他感到十分愉快。


“……没什么。”少女脑海中回响着他的声音,不由得伸手扶住额头,想要把涌上喉头的异物感咽回去。然而越是忍耐喉头的那份异物感,便变得越是严重,逐渐从咽喉扩散到整个胸腔,最后犹如刀刃一般穿刺着她的痛觉神经。


“……我先休息了,今天有点累。你们回来了就各做各的事,不用管我。”


说着,她切断了与他们的通信,用颤抖的双手取过抽屉中的药瓶。手心的玻璃瓶里,半透明的蓝色珠子一颗一颗折射着淡淡的光芒,清脆的响声让她找回了一点点的清晰意识。闭眼吞下两颗药丸,她便倒在被褥上坠入了黑暗当中,只求能够尽快从疼痛中解放。


*


第二天一早。


“呐呐,主人还好吗?”从身边传来一个软糯糯的声音,左右看了半天没见到人影的兼定往下方看去,只见萤丸正歪着小脑袋看着自己,开声问着。


“啊……她没事。”红衣的男人挠了挠头,无意识下皱起了眉头。


昨晚和今早的餐桌都没有见到暮叶的身影,为此担心的堀川和兼定分别前去确认了她的状况,然而无一例外都吃了闭门羹。


“……我没事。不过今天大概没法工作了,所以一切拜托你们了。”


说罢,房中的少女又继续回到了沉默里。


“……大概是昨天让她透支了吧。今天的出阵她没有办法支援我们了,所以你们要千万小心。”他朝萤丸说完后,看向了身后正在准备的清光和安定,用眼神示意了他们两人。


即使是向来自信满满的兼定今天也紧皱着眉头,可想而知,失去了她的支援,战斗会变得比往常要艰难——。


*


迷迷糊糊中暮叶似乎听到了从玄关处传来的吵闹声,缓缓把她从黑暗中拉回现实。睁开紧闭已久的双眼,透过窗帘洒落房间的夕阳把眼睛刺得生疼,她揉了揉双眼,从恍惚中振作过来。


“……不好,都这个时间了。”猛地从床上坐起,忽然袭来的眩晕让她眼前一黑,好不容易缓过来之后传入耳中的对话声却让她愣了数秒。


“……要快点进行手入才行……”


“……但是主人她……”


“现在是说这种话的时候吗?”


“……”不顾自己的仪表,她甩开房门便往玄关处飞奔而去。


 


事实上作为审神者,秋月暮叶可谓是毫无资质。为什么政府的人员会特意邀请她来到这个世界,仍然是一个谜,毕竟以她的体质和资质,能够作出的贡献不用十根手指头都数的清。


她的资质问题也成为了本丸里付丧神们的绊脚石。被审神者微弱的力量所限制,他们并没有办法发挥出百分百的能力,仅能依靠她的支援来弥补战力上的不足。


 


没有了她的支援,他们便有如失去了一只眼睛一般。


可想而知,今天的战况结果是有多么的惨烈。


*


回过神来居间中只剩下近侍兼定和审神者两人,身受重伤的其他人早已接受了治疗,各自回房休息了。枫发的她垂着头一言不发,往男人的手臂上熟练地缠着绷带,然后用力打了个结。似乎真的用力过猛,打上结的瞬间男人也被疼到呲牙咧嘴,不由得唰地给她甩了个眼色。


然而暮叶脸上的表情让他一下子就合上了嘴。





后悔,自责,自我厌恶——各种各样负面的情绪缠绕着少女的神色,化为厚重的阴影覆盖着那双朱砂的眼眸。


“……完完整整地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忽然间她突然开口,抬头看向男人的方向。


少女收回双手放在膝盖上,紧握的拳头甚至已经让指关节开始发白,强行压制着心底即将要爆发的情绪,她瘦弱的双肩微微颤动了起来。


“……我明白了。”


斟酌了良久,男人最后还是把战场上发生的一幕又一幕,毫无保留地传达给了面前的少女。只见每当男人说出一句话,她的眼眶就变得更加红,咬紧了下唇,想要忍回即将夺眶而出的泪水。


男人的话音终于落下,无言的沉默充斥着每一寸空间。


“——对不起,这是我的责任。”暮叶的声音打破了沉默,即使想要佯装冷静,她也无法隐藏声音中的颤抖。


“我不应该因为身体不适就躺着的,毕竟这是我的工作,不应该自作主张。”


“……你在说什么啊?”男人打断她的话,毫不犹豫地开口质问。


“今天之所以会这样说到底都是因为我擅自翘班了。所以我在说,不会有下次。出阵前无论如何都要把我叫起来,明白了吗?”


“你脑子烧坏了吗,在说什么蠢话?”此刻男人的胸中涌起了一股铺天盖地的怒火,不知不觉已经到达了爆发前的临界点。


“什么蠢话,这不是事实吗?对,我确实没有办法给你们提供力量,也不能跟你们一起并肩作战。唯一能够做到的后方支援今天也没办到,还让你们受伤了,这不是我的错是谁的错?”


“我有说过一句责怪你的话吗?你为什么马上就开始自我厌恶起来了?”


还差一点,最后的忍耐就要被消磨殆尽了。


“那你说,到底问题还能出在谁的身上?”


“……是我的责任。今天我的作战出现了漏洞,所以被敌军有机可乘了。”


沉默了半晌,男人把他认为的“问题所在”说了出口。


“……”


少女的眼中能够看见“谎言”的实体。并不是虚心的视线,也不是反常的小动作,更不是颤抖的声音,而是实实在在的“实体”。对她说谎的人,在她看来,都会缠绕着犹如雾气一般的淡淡灰色——就如现在缠绕在和泉守兼定身边的一样。


“……不要对我说谎,我最讨厌别人对我撒谎。”


“我没有。”男人天蓝色的眸子一颤,看向了脸色突然变黑的暮叶。他是万万没有想到她会如此斩钉截铁地认定自己撒谎了。


“够了,不要说了。如果就凭现在的五个人还是战力不足的话,明天我就去锻新刀。”


“不用,没这个必要。你把短刀们也编入到队伍里面吧,暂时还可以应付——”


他的话音未落就已经意识到少女的面色变得更差,想要开口继续的时候被她无情地打断了。


“……你是不是忘记了我不让他们上战场的理由?……算了,跟你说下去也没意义,我回房间了。”


说罢,她从地上站起身便往居间外走去。


 


哒、哒、哒。


那是她离开居间的脚步声。那是泪珠掉落在地面上的声音。那是她……落泪的声音。


目送着那一抹枫色离开的身影,男人也只能重重地叹息着,收拾起身边散落一地的治疗道具。


*


晚餐后。


咚咚咚。轻轻的敲门声把正在发呆的暮叶拉回现实。见到门外的身影并非那个高大的兼定的时候她才松了一口气,从办公桌前站起,她轻轻拉开了房门。


“……堀川?有什么事吗?”门外的来客是那个黑发蓝眼的少年,她不由得歪过了头。


“啊啊,主人。那个,手臂上的绷带已经被血浸透了,我想来换新的……”


 


——谎言。她一眼就看出来了。


 


帮他们绑上绷带只是为了暂时止血,只要作为本体的刀刃修复完毕之后,他们的伤就会瞬间治愈,并没有更换绷带的需要。


然而他的谎言有一半是属实的。确实,少年找她有事。然而并非因为手臂上的绷带需要替换,而是别的事。


“……嗯,进来吧,我帮你换。”


安静的房里唯一能够听见的,只有剪刀剪断纱布时发出的轻轻的“咔嚓”声。两人之间并没有对话。他只是静静低头,看着她用熟练的手势替自己更换包扎手臂的绷带。


“……主,您真熟练呢。”


“嗯?算是吧,毕竟在那种环境下长大,不愿意也会学会。”暮叶抬头看了一眼面前的堀川,发现少年正在用他大大的蓝眼睛看着自己,不由得眨了眨眼,“怎么了?”


“我不知道该不该过问……不过……您和兼先生之间发生什么事了吗?”


应声,少女停下了手。沉默了良久之后,终于缓缓开口:“……嗯,吵架了。”


“那个,您也知道兼先生就是那个个性,但是说出口的话是绝对没有恶意的。”


“……我懂的。只不过我也有绝对无法让步的事情,所以吵了起来而已。”


“主……”


“堀川,你知道我不让短刀出阵的原因吗?”


她把手中的纱布和剪刀放回小箱子中,冷静地开口说道。少年只是摇了摇头,静待她的解说。


“我呢,从小就因为身体不好,一直住院,可以说是在医院长大的。”


“……是这样吗”


“嗯,所以上药和包扎也是看多了渐渐学会的……啊,这不重要……你知道,医院里的小孩子都是怎样的吗?”


少年再次静静摇了摇头。


“他们呢,要不就是笑着跟父母说自己没事,要不就是整天哭哭闹闹的。怎么说好呢,看着他们心里总会不舒服。说不定就是因为整天呆在这种环境下吧,我把短刀们代入了他们了吧……不想看到他们痛苦的表情。”


她苦笑着看向了他,“抱歉,我是个没出息的主人,让你们受累了。”


“不……您绝对不是没出息的主人,我保证。”


“……呃,夸,夸我也不会有奖励的啊?”少女的面颊变得火烧一般通红,慌忙敷衍道


“我明白的。那个……请尽快和兼先生和好吧。其实他已经一整晚都无精打采了。”


“……看情况吧。”少女说着,合上了手边的小箱子。


“……唉。”


无功而返的少年只能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


第二天一早。


“兼先生……差不多也该打起精神来啦……”


收拾完餐桌的堀川国广正巧路过居间,忽然看到了一个黑压压的身影正在角落种蘑菇。仔细一看原来是正在消沉的和泉守兼定,少年不由得在心中点起了一排蜡烛。


——回到几个小时前。


“哟,早啊。”清晨在走廊遇到暮叶的时候,见到她气色不错,担心了一晚上的男人也放心了下来。然而少女却视而不见,默默侧身绕开了他,头也不回地走掉了。


“……”好吧,她大概还在生气。


在餐桌前。


“主啊,我……”没等兼定把话说完,少女已经哼的一声别过了脸


“……”


……


“道理我都明白,但她到底在生什么气嘛?就那么小点事,至于吗?”


挽起了长长的衣袖,男人朝坐在身边的搭档问道。


“嗯~怎么说好呢……”少年苦笑着挠了挠后脑,“青春期的少女心?”


“那是什么鬼东西。”


“总之!再这样继续下去也不是办法,兼先生,去把主人哄回来吧!”


“哈?”


 


与此同时,从不远处的庭院中传来了两位打刀少年和暮叶对话的声音。


“啊,天气也变凉了啊……今年的夏天也快结束了呢。”


蓝衣的少年说着,抬头看向日渐变得柔和的日光。


“这不是挺好的嘛,不用出阵回来每次都浑身大汗的,说的是吧,主?”红衣的少年看向少女审神者的方向,朝她征求同意。


“嗯——天气变凉了确实好……不过夏天都快过去了,我还没做过一些夏天才能做到的事情呢。”


“夏天才能做到的事情?”两个少年面面相觑,异口同声问道


“嗯,比如说夏日祭典啊,放烟花啊,看星星之类的……都没做过呢。”


即使看似若无其事,少女的口吻仍然是带着淡淡的寂寞。


“兼先生,好机会!”


“……啊?”


*


尽管屋檐下人口并不多,但是今天的本丸中却是异常的吵闹,特别是庭院的方向。但每当她想要一探究竟的时候,却总是恰好有人冒出来让她去做别的事情,比如说给伤口换药,比如说商量内番的工作,又比如说明天的饭菜。


总之直到夜里她都无法踏入庭院中一步。


“他们鬼鬼祟祟的都在做什么呢……”看着紧闭着的庭院入口的纸门,她坐在居间的桌前,若有所思地自言自语道。


“主——人——!”


背后忽然一沉,少女猛地转过头去。萤丸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扑到了她的背上。


“哇,怎么了?”


“嗯,跟我来一下!”说着,小男孩抓起了暮叶的手,把她从座位上拉起,就往庭院的方向走去。


“唉?唉?话说回来你们一整天都做什么去了?”


“诶嘿嘿,等下你就知道了!”小男孩眯起一只眼睛,朝她抛了个恶作剧的笑容。


 


——踏入庭院的一瞬间暮叶愣在了原地。


自己仿佛被带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一般,现在身处的庭院被装点成为了她从未见过的景色。


挂在枝头上的灯笼,漂浮在空气中的淡淡烟火味,拂过面颊微凉的夏夜微风——一切一切都让她联想到了一样事物,一样她向来无缘的事物,夏夜祭典。


“哇……哇,这,这是怎么了?”环视着庭院的四周,各种各样新鲜的事物都令她目不暇接。


“这是来自我们的一点小小心意,感谢主一直以来对我们的照顾。”


从身后忽然出现了堀川的身影。他缓缓走到少女的身旁,然后朝她微微一笑。


“……照顾什么的,说的太夸张了。”


“好啦好啦,来,给!”没等她的话说完,手中已经被清光塞进了一把线香烟火,“然后是不是点火就好了?”


“笨蛋,哪有你一大把一起点的,当然是一根一根啊!”


正当清光举起手中的火柴时,安定慌忙赶过来,一下夺过了他手中的火种。


“诶,啊…….那,那我自己来?”


她说着,把手中多出的烟火放在地上,伸手就要取过安定手中的火柴。


“——我来吧。”





背后突然感到了来自某个人的温度,暮叶不由得僵住了身体,任由背后的人取过自己拿着烟火的手,另一只手取过安定手中的火柴,点燃了烟火。


“好了。”话音落下,背后的男人终于离开了她的身体。


“……不用劳烦你,我自己能行。”


“你笨手笨脚的,烧到手指头就不好了吧。”


兼定说着,低头看向面前那个正想扭头朝自己瞪来的女孩,然而预想中争吵的话语并没有出现。


“哦……”黑暗中,他隐约察觉到她的面颊似乎红了几分。


然后她二话不说,往地上一蹲,认真地看起了手中正在燃烧的烟火。


犹如夜空中的繁星一样,星星点点的火光从手中的烟火散落,照亮着脚边。少女朱砂的双眸似乎被烟火的光芒照亮了几分,表情也连带着变得明亮起来。


耳边是清光和安定打闹的声音、萤丸和短刀们嬉闹的声音还有兼定和堀川对话的声音。但这一切统统没能够进入她的耳中。她只是被眼前烟火吸引得入了迷,丝毫不想移开视线。


 


——这才是她想要追求的人生。


自小被四面墙壁包围长大的自己所不知道的世界,这一刻在自己的眼前扩展开来,竟是如此的五彩斑斓,充满着各种各样的惊奇。


即使时间剩余无多,也不会后悔。


“……谢谢你们。” 抬眼看向他们所在的地方,她轻声说道。


*


一番嬉闹过后,精疲力尽的萤丸和短刀们早早回到了房间休息,在一旁吵闹的清光和安定也不知何时已经从庭院中离去了。感到稍微疲劳的暮叶不顾仪态地倒在了缘边上,直直看着今夜澄澈的夜空。


“啊……”眼角捕捉到一角的星座,她投去视线,抬起指头在空气中一次又一次的划着形状。


“织女星,牛郎星,天津四……夏季大三角欸。还是第一次在书上以外的地方看到啊……”


“哦,看到什么了,怎么一脸高兴的样子?”


身边刷的一声又躺下了一个身影,不用多想也知道是谁。


“……关你什么事。”


“喂喂喂就算你生我气也不用这个态度吧?”


“没什么,我今天心情好得很,不跟你一般见识。”


“那之前是谁在一般见识啊喂?!” 兼定毫不犹豫地吐槽道。


片刻的沉默后,少女终于缓缓开口,轻声说着:“听堀川说,这是你一手准备的呢。”


“啊……国广那小子居然说出来了……”


“……谢,谢谢。”


“啊,你说什么?没听见。”故作耳背,男人坏笑着说道。


“什,什么?!没听到就算了我不会说第二次的!”


“好了好了别炸毛,好好听我说接下来的话。”


她眨了眨眼,望向了他的侧颜。


“抱歉,我不是有意说谎让你不高兴的……只不过,我不想让你一味责怪自己。”


“我——”


“听我说完。现在的我们战力不足,这是不可否认的,你也是原因的一部分。但是,这也可以通过锻炼来弥补,况且昨天我确实不在状态上,指挥也出现了不少错误。”


男人语重心长地说着,让一旁的少女陷入了沉默当中。


“如果我们双方都有责任的话,就没有必要一味去责备其中一方了。明白了吗?”


“...嗯。”


“以后就不要像那样,一个劲儿地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了。正因为审神者也不是完美的存在,所以才会有我们协助。相反而言也一样,我们也不是完美的,所以才需要审神者。”


“明明只是兼定居然会说这么有道理的话,被吓到了。”


“你这丫头……!我好声好气开解你,你居然……!”


说着,男人从地上坐起身来,伸手就捏住了少女的鼻尖。


“唔——!里活森摸啊——晃搜——(你做什么啦——放手——)!”


“嗯?你说人话啊,我听不懂?”


他坏笑着,看着少女渐渐涨红的脸,任由她捶打着自己的身体,并没有松手的意思。


*


一番打闹后,两人终于回到了最初安静的状态,并肩躺在地上看着漫天的繁星。夏夜已深,微风伴着丝丝凉意拂过二人的面颊,把房檐上的风铃吹得叮铃作响。


“我啊,其实现在很高兴呢。第一次放了烟火,第一次看到了夏季大三角,第一次这样夜晚躺在地上看星星。虽然十几年来的人生都被困在四面白墙里,但是这一刻是真觉得,活着太好了,能来到这个地方……真的太好了。”


“……怎么了,突然说起这么感伤的话。”


“没什么,就是感叹一下人生而已。”


“说的话就像个几十岁的老太婆似的,敢问姑娘芳龄啊?”


“我才十七!花季的十七岁!”


“还以为你是临终的七十岁呢”


“你……”


没说出后半句,暮叶便把话语咽回了。


其实他说的话并没有错,今年的夏天将会是她人生中最后一个夏天。


“怎么突然不说话了?”


“没什么,闭上嘴看你的星星吧。”


 


伴随着风铃清脆的声响,少女合上了双眼,感受着环绕在身边的,这一整个世界。不是医院洁白的墙壁,也不是弥漫着消毒液气味的空气,更不是探测心跳的仪器的声响。而是大片自然的翠绿,是清新的泥土的气味,是枝头的树叶发出的声响。


——我还活着。


 


“主?”


只见身边的少女不知何时已经闭起了双眼,有规律地呼吸了起来。





“睡着了啊……”男人从地上坐起,从上方仔细端详着少女的容颜。苍白的肤色把枫色的秀发和睫毛衬托得异常刺眼,柔和的线条勾画出五官的轮廓,微启的双唇仅有的一点点血色,是她脸上唯一的鲜艳色彩。


“真是的,闭上嘴就是一个普通的姑娘啊……而且不是挺可爱的嘛。”


说着,男人用指头划过她前额的刘海。


盛夏的日子也在此落下了帷幕。


【待续】




后记:


一如既往我们俩热烈欢迎各位留言!待ってます!


本周春假,有可能两更,敬请期待


顺便我发现,我负责的篇章字数比较多【默。





评论(2)
热度(39)
  1. 玲珑佳人。花は永遠に。❀ 转载了此文字
    コメ待ってます!这一章的兼桑突然一本正经地帅起来感觉不适应(呸

© 玲珑佳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