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佳人。

清歌です。

退坑太久,不再更新刀剑相关同人,特此致歉。

一般不吃腐。

主长篇同人(晋江)
偶尔跑跑E站企划
擅长BG梦小说【。

微博@清歌_房石陽明圈外女友 http://weibo.com/ssuigetu

晋江:http://1136682.jjwxc.net

脑洞爆炸、手速坍缩。

谢谢每一个读者,你们都是我的至宝。

一无所长,故唯以故事与真心相赠。

【刀剑乱舞/乙女向/现代paro】国永屋日常记录-prologue-

※说好的银魂版现代paro终于生出来了序章,然而换了三个开头还是觉得哪里不对……权当自娱自乐吧大家看着开心就好(喂

※现代paro,架空城市,人设请走这里

※有微量角色崩坏

※文/清歌 图/vie @花は永遠に。 


Prologue “下个月一起还清”其实就等于“下个月也没钱还”。


(0)

摇摇晃晃的公交车上,少女和青年并肩而坐。

女孩儿靠窗,脑后的小辫子顺从地从肩上垂下。双腿上置了一大摞文件,而她只是象征性地单手扶着文件夹以防掉落,另一只手则在手机上快速地滑动。

青年西装笔挺,纤细的眉梢眼角似是细笔轻描,一点墨迹驻上唇边。双瞳是石榴花的赤红,即便是微微一瞥也令人不由心悸。

少女唐突一笑。

他轻轻瞥过她,目光落在了手机屏幕上。

也不知她逛的是哪里的讨论版,看这满屏的颜文字和表情,兴许是女孩子的聚集地。然而令他感兴趣的不是这些,而是她退回讨论区主页面时显现的那些标题。

出乎意料的是,或短或长的标题都表达了对同一件事的惊讶、高兴、兴奋和疑惑。

紧接着,她又随意戳进了一个帖子。

[你们知道吗!!那个“国永屋”的老板好帅的!!]

[啊你说那个银发金眼的老板是吗!]

[是的是的!O(*////▽////*)q ]

[哇我知道我知道!那家是万事屋对吧!]

[是国永屋啦www不过本质的确没差(´・ω・`)]

[墙上还挂有写着“刺激”的牌匾呢w感觉这里应该有吐槽才是w比如说“好歹写成‘糖分’啦!”之类的ww跟走错片场一样超好笑w]

…………

光看文字就觉得吵闹不已,青年不由想象起了一群女孩子围在一块儿叽叽喳喳的场景,像是聚在屋顶的小麻雀。

只见少女不慌不忙地点开了留言区,不假思索地写下了一串话。

[老板其实是个酷爱骚扰包租婆的万年穷鬼,经常吹嘘自己高中时期还是joy4的一员。槽点太多了就留给你们自己吐吧。]

“……喂,这些实话你就别瞎说了吧。”黑发青年适时出声提醒道。



“为什么?我只是在提醒这些无知少女不要被外表所迷惑!这个银发不是天然卷不会挖鼻子没有马赛克更不会黄段子!”少女振振有词。

“好了快删掉。”他无奈地挠挠头,“你好歹也是在鹤丸先生手下打工的底层群众,职业道德懂么?”

“你居然跟一个今天面试被刷下来三次的幸运E谈职业道德!”她悲从中来,“而且第一次还是因为我起晚了!要不是昨晚被拖着去驱鬼弄到半夜,我也不至于今天早上光荣迟到!不行,此仇不报非君子!”

他捉过她的手腕,“你本来就不是君子。”然后拿过手机,关掉页面,大功告成。

无法得逞的少女登时皱眉垮脸扁嘴。

“嘤嘤嘤清光欺负人……”

“你再假哭我就告你妨碍公务。”

“不得了啦警察叔叔滥用职权呀嘤嘤嘤……”

“乖,别哭了,你看我脸上写的什么?”

“……‘妈的智障’。”


 

(1)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此刻被两人提及的国永屋老板鹤丸国永,正面临着一个小小的危机。

而被看做“危机来源”的少女长发飘逸眼神凌厉,虽然身着价值不菲、淑女气质爆棚的连衣裙,然而福泽谕吉也拯救不了她的怒气,随着姣好面容上寒气四溢的冰霜一起,化作了无形的子弹,上膛即射。

与此相对的,银发青年更像是娇嫩的豌豆公主,子弹“噗噗噗”地陷进了二十层床垫和二十床鸭绒,留下的只是令人抓狂的淡定和笑容。



“……呿!”

少女咋舌,甩掉了手中属于男人的衣领,就着光滑的办公桌桌面坐了上去。

鹤丸国永笑眯眯地看着她:“说好的完美大小姐呢,沙夜?”

“说了多少次叫我‘橘小姐’,死性不改!”橘沙夜翘起了二郎腿,想起了什么,复又好整以暇地望向他,“不过,听说最近你和隔壁片场的男主角撞了设定,还因此成了网红哪?”

“啊,那件事……哈哈哈,谬赞谬赞。”

“没夸你!”

沙夜棱他一眼,“‘万事屋阿银’和‘国永屋阿鹤’,是个人都知道选前者。”

“哎呀,还真是伤人心。好歹我当年也是攘夷……哦不对,Joy4里的leader哪。东西南北中发白,唯有鹤丸能扛鼎。”

少女轻笑:“经常提起陈年旧事可是衰老的象征,老年人就喜欢美化过去。”

“嗳,我的过去不用美化也很白,照下来可以当网骗的那种。”

“别人都靠人格魅力,就你鹤丸靠脸涨粉,好不好意思啊你?”

“能靠脸吃饭也是一种出色的才华。”

“也对,谁没个年少轻狂喜欢智障的时候。”

…………

正推门进来的睦月和清光面面相觑,默默交换的小眼神说明了一切:

今天的鹤丸国永和橘沙夜也在正常运作中。

 

(2)

见到两人归来,沙夜瞟了一眼睦月怀中的文件夹,无奈地摇了摇头。

“看来今天的三条学姐也是正常运行中啊。”

“…………”

“嗖嗖”两只箭立刻射穿了三条睦月的膝盖,清光眼疾手快一把捞过她的腰,顺手甩在了沙发上,任其自生自灭的同时,半是责怪地晲过沙夜。

“怎么?竹马君想要反驳么?”

又瞥了一眼躺在沙发上半死不活的青梅,竹马清光自觉地摇头否定道:“不,完全不想。”

毕竟毫无反驳的余地。幸运E作祟的睦月比没有眼镜的新八还要可怜。

“咳咳,三条小姐已经很努力了。”鹤丸国永尴尬地摆了摆手,“奈何隔壁的隔壁的隔壁片场传染力实在太强……”

橘沙夜轻描淡写地点头:“所以鹤丸你的意思是,要帮可怜的三条学姐交上迄今为止欠下的房租啰?”

鹤丸国永立刻正色道:“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橘小姐。”

睦月:“……”

清光同情地拍了拍躺尸如咸鱼的少女的脑袋:“安息吧。”

“…………我还没死呢!!”

“你当然没死,三条睦月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加州清光一本正经地说道。

“别随便埋葬我啊?!”

“那就火化了吧,让你的骨灰洒遍整个大西洋。”橘沙夜接过了话头。

“回来!!给我回来!!起码洒在太平洋上啊!!”

正在此时,门又开了。

一抹樱色映入了眼帘,踏进门来的娇小少女似是揽过了这世上所有莫可名状的美好。

见到了少女犹如看见了救星,濒临死亡的睦月立刻咸鱼翻身一个扑腾熊抱上去,边抱边嚎。

“嘤嘤嘤警察叔叔连同老板还有包租婆联手打压贫苦百姓啦!!”

被唤作“弥生”的女孩习惯性地摸着睦月来回蹭油水的脑袋,茫然地环视了一圈,不知为何又看了看空无一人的身后。

“老板,有人找你。”

“……啊?谁?”鹤丸云里雾里地探出身去。

“就站在我身边这位女性呀。”少女向旁看去,“不知道为什么满脸血,不过看上去好像不是坏——你们怎么了?”

一眨眼的工夫,四个人便双双抱成了团。一蹦三尺高的三条睦月死死抓着清光的手臂呈鸵鸟状瑟瑟发抖,方才还狂开嘲讽的橘沙夜则一个激灵跳进了鹤丸国永的怀里面色苍白。

嘉月弥生百思不得其解:“你们都怎么了?这是客户呀?”

“客、客户会满脸血吗?!”

“哪有这种透明的客户啊?!最少也应该是半透明才对吧!!”

“诶?透明?”樱发少女更加迷茫了,“可我看得见啊。啊,她说话了。她是昨晚被你们驱走的那个人……”

“咿?!!!”两个少女不约而同地发出了尖叫。

弥生眨了眨眼:“还说……‘我来找你们报仇了’。”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

 

这一天,惨烈的嚎叫在公寓上空久久盘旋,不绝于耳。

 

(3)

嘉月弥生和橘沙夜虽说是同一所大学的学生,不过因为专业不同,鲜少有见面的机会。沙夜专攻的是金融,而弥生选择了历史。

这是个极其寻常的日子。樱发少女抱着一摞资料,敲开了历史学教授的办公室大门。

“教授……啊。”

话未出口便硬生生地转了个大弯,她怔怔地打量着眼前的陌生青年。

刹那间阳光乖巧收束,轻轻勾勒出青年的模样。蓝发金眸,身形颀长,剪裁合理的西装恰到好处地衬出了男人的书卷气息。见她一时半会儿回不过神来,他便扬起了温和的弧度。

“你好,我是教授的新助教,一期一振。”

声线似是清爽的梅子酒,不知不觉令人沉醉。

“……啊,您、您好,我是来送资料的……”

猛地回到了现实,嘉月弥生局促地鞠了一躬。

“嘉月君,来得正好。”老教授中气十足的声音越过了青年的头顶,“一期一振是你的学长,我不在的时候,你有任何关于历史方面的问题,可以询问他。”

悄悄瞥过温文尔雅的青年,她点了点头:“谢谢教授。”

“那,从今以后,还请多多指教啊,嘉月小姐。”

笑意不改的一期一振向她伸出了手。



她的姓氏被他咀嚼,唇齿间的发音竟让她有一瞬手足无措。

我究竟怎么了……?

感受着不同寻常的心跳声,少女回握住了他的手,骨节分明的大手干燥又温暖。

 

(4)

不过,先让我们稍微回溯一下过去。

俗话说,月黑风高杀人夜。这句话在这幢一看就是富人居住区的公寓里是必然会成立的。

只有四层楼的公寓里,一楼是宽阔的大厅,二楼住着“死皮赖脸(沙夜语)”的鹤丸国永,三楼分别租给了嘉月弥生、三条睦月和加州清光,四楼整层则全是橘沙夜的起居室。

由此可以看出这个公寓其实潜藏着金字塔形的等级制度。

而位于塔顶的富二代小姐橘沙夜,实则恨不能分分钟把眼前这两个如丧考妣的欠债鬼丢出大门。

她无数次反思自己是不是人生太顺利了,所以上天派来了这俩冥顽不灵、死性不改的妖孽来收拾她。平日里也没什么交集,但往往在交租的时候又成了一个战壕的战友。

少女恶狠狠地磨着牙,心想直接手起刀落算了。

而妖孽睦月和妖孽鹤丸哭丧着脸跪在她的面前,心里都在想:为什么弥生还不回来!为什么天使还不降临!

橘沙夜自然看穿了这些小九九,奸诈地笑了起来。

“我今天可是特意支开了学姐,就为了好好收拾你们两个。”

所谓人为刀俎我为鱼肉,鱼肉一号和鱼肉二号不由得抖似筛糠。

最近频发“二楼住户骚扰四楼住户,差点从四楼被扔出窗外”这一事件,导致四楼住户橘沙夜第一个就把矛头指向了二楼住户鹤丸国永。

“鹤丸国永,你开个万事屋,这不接那也不接,你当你是坐着就能吸金的财神爷么?”

“橘小姐,其实我是转发就有好运的锦鲤。”鹤丸国永淡定地反驳道。

……信你我就是智障。沙夜腹诽不已。

三条睦月眼前一亮:“真、真的吗?!妈呀我第一次看见活的锦鲤!”

……智障出现了。

心念一转,她忽然笑了起来。

“这不是正好吗,鹤丸。三条学姐最近正需要转运,不如你让她去你那里打工,多个人手多份力量,这样月底交租也能一举两得。”

“啊……可、可以么?”睦月喜出望外。

银发青年眨了眨眼:“我倒是没什么问题。不过,你的意思是说,这个月可以不用还了?”

“…………”

橘沙夜额角的青筋登时发出了“啪”的一声响。

“你、再、说、一、遍?”

 

本日号外:三楼和二楼某两位住户差点被四楼住户当成“可燃垃圾”从窗外扔了出去。


TBC

评论(5)
热度(30)

© 玲珑佳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