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佳人。

清歌です。

退坑太久,不再更新刀剑相关同人,特此致歉。

一般不吃腐。

主长篇同人(晋江)
偶尔跑跑E站企划
擅长BG梦小说【。

微博@清歌_房石陽明圈外女友 http://weibo.com/ssuigetu

晋江:http://1136682.jjwxc.net

脑洞爆炸、手速坍缩。

谢谢每一个读者,你们都是我的至宝。

一无所长,故唯以故事与真心相赠。

【刀剑乱舞/乙女向/一期一振】始终如一

※一期一振x女审神者

※刀剑男子幼龄化注意

※审神者名字有

※投喂 @花は永遠に。 



(1)

药研藤四郎觉得自己大概是在做梦。

虽说外表是小孩模样,不过本质上来说,他是把历经年月的刀。且不说什么大风大浪都见过,一般程度的“惊喜”还是能够承受得住的。

他使劲儿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还在。

真的还在。不是错觉。

至于为何一贯淡定的药研会如此一反常态,那是因为——

“药……研……药研!”

又软又糯的童声。

站在他面前的小男孩有着一头柔软的蓝发,许是刚睡醒的缘故,发尾微微上翘似猫毛。金橘色的眼瞳氤氲着雾气,湿漉漉的。白皙的脸庞带着些微的婴儿肥,却丝毫不妨碍小男孩漂亮得像个小天使。

然而他看上去只有八九岁的模样,穿的衣服明显不合身。宽大的衣领不时蹭过他的两颊,男式衬衫罩在他尚未成长的小身板上,活像是一床大被单。

…………废话!那是一期哥的衣服!

这么一想也不对,因为药研面前这个男孩,怎么想,都应该是——

男童似是认识面前这个目瞪口呆的付丧神,歪着小脑袋,咀嚼着他的名字,并且尝试发音。

在能够熟练地吐露字音之后,他立刻展露出了大大的笑容。

“药研哥哥!”

恰似一朵金盏花的绽放。

“……”

药研不能淡定了,他觉得自己受了重伤,暴击伤害99999。

拼着最后一丝理智,药研藤四郎咬咬牙,不管三七二十一,用现有的衬衫裹好了这个来路不明的小孩儿,往腋下一夹,便冲出了房间。

——而这个房间,正是一期一振的卧室。

 

据说那一天,早起的付丧神们都看见了穿着白大褂的小男孩,以十分怪异的姿势在走廊上百米冲刺。

“喔,跟奇行种一样。”

次郎太刀打了个酒嗝,如是描述道。

 

(2)

粟田口一家眼下正进行十分严肃的家族紧急会议。

只见一群身高各异的付丧神们呈圆圈状坐了下来,神情肃穆得像在讨论什么国家大事。

“我说,这个,应该就是一期哥吧。”

乱藤四郎率先打破了异样的沉默。

药研无法反驳,因为这个正和前田、鲶尾玩得乐呵呵的小孩儿,幼嫩的眉目间的确有兄长的影子。

“看来身体变小了以后连心智也返老还童了啊。”厚藤四郎若有所思地说道,“而且好像记不起自己是谁了。”

说话间,厚戳了戳蓝发小孩的肩,故意放慢语速,一字一顿道:

“来,跟我念,一、期、一、振。”

他皱了皱鼻子:“一、期……草、草莓!”

“…………”

乱不禁掩面道:“是很可爱……是很可爱……!”大概在和内心的自己做着激烈斗争。

“我说药研呀,”鲶尾适时抬起了头,“不告诉主么?”

药研愣了愣,这件事给他的冲击太大,以至于完全忘记了审神者的存在。

“是呀,一期哥还是主的男朋友呢。”平野冷静地提醒道。

找到幼年版一期一振时晨光尚且熹微,现在差不多也该到出战的时候了。若是身为近侍的一期一振失去了踪影的话,相信审神者也会担心的。

思及此,药研起身,正准备出门寻找审神者,却不想和踏进门的人影差点撞了个满怀。

“药研……?”

樱发少女眨了眨琥珀色的眸子,“那个……一期呢?”

“啊啊主!您来得正好!”乱藤四郎见到了救星,赶忙扑了上来。

少女摸不着头脑:“……欸?怎、怎么了?”

言罢她又抬起头来,环视一圈后,突觉哪里不对,视线自然地落在了人群里最惹眼的小男孩身上。

感受到了少女的目光,蓝发孩童眨着水润的眼眸,站起身来。

“你好呀,大姐姐。”

说着挥了挥自己的小手臂,过长的衣袖在空中摇晃不停。

“…………”

名为弥生的审神者同样受到了冲击。

药研深知弥生素来不会在面上显露太多心迹,因而担忧地望着她双目微瞠的样子:

“……大将,你还好么?”虽然他十分懂这种对心脏突然造成的穿透伤究竟威力有多大。

樱发少女木愣愣地看向了药研和乱。

“那、那是……那是一期……?”

两个刀剑男子面面相觑,不约而同地露出了半喜半悲的神色。

“……大概,是的。”

 

(3)

自己的近侍兼恋人突然变成了小孩子,这对弥生来说,简直就是心理和生理上的双重考验。

不过考验归考验,日常生活还是得继续。作为为数不多能够上阵杀敌的审神者,弥生自然是第一队的主力之一,虽说缺少了一期一振这个队长,该出战的还得出战。

让烛台切光忠暂时担任队长,一行人站在了本丸的大门前。

“主,该走了哦。”萤丸提醒道。

正和药研交代事情的少女转头应了一声:“嗯,来了。”复又俯下身来,温柔地摸摸一期一振的小脑袋,“我走了哦。”

然而她却无法再向前迈出一步。一股微弱的力道直直拽住了她的袖口。

“……一、一期?”

她错愕地转身,低头看向了孩童。

换上了合身小衣服的一期一振执拗地扯着她,抬起了小脑袋,秀眉一撇,金色的大眼睛里登时盛满了欲落不落的晶莹水珠。

“姐姐要去哪里?是不是讨厌我了?”

还未等她开口解释,药研便拉过了他,顺便松开了他的小手,微微严肃地说道:“大将现在要出门工作,所以一期哥……咳,一期你要乖乖的,别给大将添麻烦。”

果然还是无法称呼七八岁的孩童为哥哥……药研汗颜地希望一期一振变回来以后能不追究这个细节。

“……真的?没有讨厌一期么?”

半信半疑地将目光又投向了她,男孩皱着小鼻子。

弥生想了想,继而牵出了柔和的笑弧:“嗯,我不会讨厌一期的。”

她的回答似是一簇烟火,咻的一声在他的眼眸里炸开了绚烂的色泽。小男孩再度握过她的手,笑眯眯地大声说道:“那,一路顺风!我会等着姐姐回来的!”

真可爱啊……少女在心里默默想道。

 

(4)

或许是因为答应了小孩子,弥生总觉得自己比以往更有干劲儿。确认好日课的完成进度,第一队便可以凯旋了。时间已近晌午,想象着一期一振稚嫩的脸庞,少女的步子也轻快了不少。

“姐姐——”

刚踏进本丸,一期一振就扑腾着小短腿,跌跌撞撞地抱上了她的小腿。

她欣欣然蹲下身,揉了揉他手感松软的头发。小男孩嘿嘿笑,十分自然地牵过她的手。

“欢迎回来!”

笑得露出了白贝般齐整的牙齿。

“嗯,我回来了。”

“姐姐饿不饿?我们去吃午饭吧!吃完了以后呀……一期想和姐姐一起玩呢!”

小手精神地在空中挥动,男孩金橘的眸里跳跃着星点阳光。

“好,都依你。”

弥生自是没有拒绝的理由。

 

目送着少女牵着一期一振远去,同队的萤丸不屑地移开了视线。

光忠看在眼里,不由得好整以暇地笑道:“看来,今天你可能没法霸占主的怀抱了。”

“…………哼!”

 

(5)

变小后的一期一振活像是一块口香糖,紧紧地黏在了审神者身上。不论审神者干什么、去哪里,他都会形影不离地跟去。

“哥和大将从‘兄妹’成功转型为‘姐弟’。”对此,药研藤四郎精准评价道。

——且不论事实如何,至少当事人是乐在其中的。

 

本丸用于比试的房间宽阔得像是道场。午后的阳光在木质地板上均匀铺排开来,似是一匹上好绸缎。小男孩静静地猫在门边,一面晒着太阳,两只眼睛一面死死地盯着少女。

正和笑面青江聚精会神地切磋剑术的审神者浑然不觉,银刃劈斩间,虹光四溅。

刀剑相击声铿锵有力,目不暇接的一期一振屏息凝神,生怕自己出声惊扰了冷厉的弧光。毫无杀气的比试更胜似用以观摩的战斗,即便如此,也是场十分酣畅淋漓的表演。

“主——”男人轻巧地接下她的攻击,笑道,“可别放水哦?”

“……”少女微一蹙眉,还未开口,青江便乘隙掷以全力。说时迟那时快,弥生向旁一侧,弓身上前,刀光划出了漂亮的弧线。只听得“嗵”的一声,方才还在青江手上的胁差,此刻已立于不远处的地板上。

“认输认输。”男人举起双手投降,“您真是强得一塌糊涂。”

“……没有那回事。”她收刀入鞘,淡淡答道。

“嗳,不必谦虚,一期一振可都看入迷了呢。”男人促狭一笑。

弥生闻声望去,见小男孩不知为何愣在门边不过来,便疑惑地走上前去。

“……一期?怎么了?”

小孩子如梦方醒,金眸中倏地迸出了崇拜的光芒。

“姐姐……姐姐好帅啊!”

脱口而出的童言令她不知该如何反应:“……谢、谢谢?”

兴奋地挥舞着小拳头,一期一振亮着双眼,做出了夸张的肢体动作。

“刚才,姐姐这样,‘咻!嘭!’地,突然就把哥哥的刀给打飞了!——啊,姐姐,你流汗了哎。”

“……诶?”本来正微笑着看他描述的少女愣了愣。

一期一振从衣兜里掏出了叠得整整齐齐的方巾,“姐姐,你别动哦,我给你擦擦汗。”

隔着一方手帕,他的小手轻柔地触上她的前额,像是在对待珍宝一般,小男孩皱着眉努着嘴。拭完后,复又满意地笑了起来。

“嘿嘿,姐姐辛苦了。”

“嗯。”她不禁笑逐颜开。

 

(6)

为了休憩,少女领着男孩来到了树荫下。乘风招摇的墨影缀着从树叶间漏下的阳光,就连时间也变得悠长。她靠着树干,男孩靠着她,一时间只剩沉默。

半晌,见一期一振没了动静,弥生微微侧头,想确认他是不是睡着了。却不想小男孩刚好抬起头来,不知为何小脸涨得通红。

她不明所以地眨了眨眼:“……一期?”

一期一振似是做出了什么重大的决定,微颤的童声暴露出了他的紧张。

“姐姐,我决定了。”

“嗯?”

小手紧紧地攥成了拳头。

“我……我喜欢姐姐!所、所以,等我长大了,姐姐能不能……能不能当我的妻子呢?”

树荫荡进他的眸子里,留下了浅浅的羽灰。

这……这该如何回答啊……总不可能直说“大人的你其实就是我的恋人”吧……

她陷入了片刻的怔忡,尔后笑得有些歉疚。

“……对不起。”

小脸立时染上了失落。

“不过,”弥生温柔地握住了他的手,“我可以等你长大。”

失落又被惊喜匆匆挤下。

男孩重重地点头,自信满满地回应道:

“嗯!姐姐你一定不要食言哦!我会努力变成大人的!很快很快的!”

 

(7)

一天总是过得很快。晚饭后又玩了一会儿,一期一振便开始不时地打呵欠、揉眼睛了。累了一天,是得早些休息。然而不能放他一人睡觉,于是少女牵着他来到了粟田口的房间里。

“姐姐……要走了么……”

困倦地揉着眼睛,一期一振意犹未尽地拉着她的手指。

“嗯,一期要乖乖睡觉。”

“可姐姐……一个人睡不怕么……”

弥生柔柔地笑道:“我没事的。所以你还是多陪陪他们吧。听话。”

他努力收住了委屈的神情,不舍地点点头:“嗯……那,姐姐晚安……”

“晚安。”

 

她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倦意突然袭来,心想今晚也没有什么要紧事,索性早些睡觉。于是关了灯躺上床,少女回想起今天发生的种种,虽说奇妙,可究其原因,又是为什么呢?

纷乱的思绪在脑海里搅作一团,她翻了个身,手臂自然伸向了身旁的位置。

——他不在自己身边了啊。

甫一产生了认知,心底被忽略的寂寥突然倾闸而出。平日里都在恋人的陪伴下入睡,她忽然无法适应这唐突的空白。

弥生瞪着漆黑的天花板,就连仅存的一点睡意也飞向了外太空。

糟糕……这样下去要失眠了……

辗转反侧间,已是深夜。

“——笃笃。”

失眠时的感觉更加灵敏,弥生腾地坐起身来,警觉地低低出声:“……谁?”

“姐姐……是我……”

“…………一期?”

意料之外的童声。她惊讶地起身开了门,小男孩穿着睡衣,抱着被子,委屈地望着她。

“姐姐,我……我睡不着……”小兔子扁扁嘴,“我还是想和姐姐一起睡……”

夜凉如水,少女不忍他在外受冻,只好让他进来。沉默也算是一种肯定,小男孩乖巧地铺好被子,眨着眼望她。

“姐姐,这么晚了,你也没睡呀?”

和他一起躺下,她转过身来面对他,苦笑道:“……嗯,有点睡不着。”

“那,现在有我在身边了,姐姐还会睡不着么?”

她一怔。如果严格说来,他的确也是一期一振。如此一想,心中块垒尽去,少女为他掖好被角,就像是一期一振经常会为她做的那样。

“不会了。或许,会做个好梦。”

“哇,要是能梦见我就好了呀。”

她笑着拍了拍他的背,忽又想起了什么,忙问道:“一期,你之前……说喜欢我……是为什么……?”

无法辨清男孩的表情,她耐心地等着。片刻,稍显局促的童音响起。

“因为……姐姐又帅气,又漂亮……还那么温柔可爱……不喜欢才奇怪咧。”

她“噗嗤”一声笑了开来:“……嗯,谢谢一期。”

“嘿嘿,所以姐姐一定要等我长大哦,等我变成……能配得上姐姐的……大人……”

语速渐缓,话音渐弱,看样子是撑不住睡着了。

或许……这样的日子再持续几天,也不错啊。

在坠入黑甜乡之前,少女如是想道。

 

(8)

清晨的第一曲鸣啭唤醒了少女的思绪。懒懒地翻了个身,她缓缓睁开了眼。

“主,早上好啊。”

眼前的男人带着爽朗的笑意,低头啄上了她的双唇。

比起脸红,更多的则是吃惊。她愣愣地看着蓝发金瞳的青年,许久才回过神来。

“早上好,一期……变回来了呢。”

“嗯?”他不解地眨了眨眼,“什么?”

……难道是不记得了么?算了,不记得也罢。只要她记住就好。

“没什么。”

她摇了摇头,伸出双臂,环上了他的后背。清香扑鼻而来,她深深地呼吸着,似是为了确认他的存在,反复地蹭着他坚实的胸膛。

他低笑,在她额上印下一吻。

“您真可爱。”

她没由来地一怔,小男孩的面容突然就和现在的他重合了起来。那个说她“可爱”的小孩子,也拥有这么干净的笑靥。

心念百转间,她偷偷在他怀里笑了开来。

果然,他就是他,始终不曾变过呀。


评论(25)
热度(85)

© 玲珑佳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