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佳人。

清歌です。

退坑太久,不再更新刀剑相关同人,特此致歉。

一般不吃腐。

主长篇同人(晋江)
偶尔跑跑E站企划
擅长BG梦小说【。

微博@清歌_房石陽明圈外女友 http://weibo.com/ssuigetu

晋江:http://1136682.jjwxc.net

脑洞爆炸、手速坍缩。

谢谢每一个读者,你们都是我的至宝。

一无所长,故唯以故事与真心相赠。

【刀剑乱舞/乙女向/太郎太刀】至幸

※太郎太刀x森柚月

※送给 @夕夏yuuka 

※生日快乐呀师父父>w<小酒鬼一定会来的!


自从“战力扩充计划”开始以来,审神者已不知自己是第几次踏上这方土地了。为了搜寻新登陆的短刀不动行光,审神者们纷纷拉扯着自己的队伍,没日没夜地踩上boss点,又无功而返,接着再进——真是令人烦躁的循环。

其中也不乏第一二次就掉落了不动行光的审神者们,对此大家几乎是瞬间连成了对抗“欧洲人”统一战线。

当然,并没有什么用。

审神者森柚月亦是其中运气不好的那一方。

身为队长的太郎太刀似乎很不习惯这种地图,虽说大太刀无法穿越竹林,但面对岔路时总会选到资源点。即便是为队里的短刀、胁差和打刀都细心装上金灿灿的投石兵刀装,也无法阻止凶神恶煞的敌枪刺上他高大的身躯。

计划开始之初,少女还能安静地坐镇后方,期盼太郎能给自己带来好消息。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伤员和愈发严重的伤势令她无法坐以待毙,于是拿过积存箱底的御守,她毅然决然地随队踏上了征程。

 

这一次也是一样。

好容易进了几次boss点,队里轻伤的付丧神们正处于绝佳状态。相较之下,中伤的太郎太刀便显得有些狼狈。她紧蹙秀眉,眼看着boss点就在前方,又转头看向面色青白的男人,捏住他衣袖的手指紧了紧。

“回城。”她静静地宣布道。

即便有御守加身,她也不要看见他倒在自己面前。

说她私心也好,任性也罢。

队员们并无异议。少女正准备起身展开回城术,却不想手腕唐突被一股力道拽住。

她惊异地望向“源头”。

“太郎……?”

男人闭了闭眸,眼角处刻意上挑的一痕丹红锐似刀锋。语调平稳,他开口道:

“……最后一次。”

“嗳?”

“这是,最后一次。”

少女云里雾里,仔细咀嚼下他的话语。见他站起身时微有晃动,赶忙搀住了他,意料之外的沉重让她面色更是白了几分。

“太郎,不要勉强自己了……!”

她努力抬起头,希望他能看见自己眼中的担忧。

而太郎太刀只是摇了摇头:“无事。”

“我不准。”

少女咬了咬牙,心想自己不能心软,而男人无心回城,沉默地伫在原地,似是一尊磐石刻成的雕像。

她不懂为何他要坚持寻找,她懂的只是揪紧心脏的这份感情,疼痛使她无意退让。

事态越发僵滞。游荡的风像是孤魂几缕,灌满了他们之间的沉默,磔磔嘲笑着他和她的顽固。

“主,你就让他去吧。”

终究是队里的付丧神出了声,“太郎这么坚持,一定有他的理由啊。”

大家遂一同附和起来。嘈杂的人声无法抵达她的心底。

“……”少女哑然,再袭上眼眸的已是受伤的仓皇,张了张口,她苦笑道,“我……”

——我何尝没有自己的理由呢?

而太郎仍旧不作声,分明近在咫尺,她却望不见他眼湖微颤。

良久,审神者低下头去,查看了男人身上的御守是否还在,又沉默着偏过了头去。

“你们去吧。”

顿了顿,连日以来的疲劳终于发作,她苦笑出声,“我……先回去了。”

男人始终牵着她的手腕,任由她松开了那只手。

风微噪,丽影消失在了面前。他虚握五指,不自觉地蹙了眉。

 

是夜。听闻归队的少女却不复往常那般冲出房间欢迎凯旋,付丧神在门外报告,说找到了不动行光。

她却再无惊喜之情,淡淡应了一声。

又报告说,太郎中伤,正在手入室里治疗。

指尖微动。她攥紧了拳,艰难地出了声,嗯。

门外人并未离去,而是犹疑地探问道:“您真的……不去看看太郎么?”

她赌气地咬住了下唇。

染上回答的,却是不争气地泛起的泪光。

“……怎么会不去!”

 

似是默秘的暗号,身体比大脑更无理智,少女匆忙拿过桌上早已摆好的手入道具,跌跌撞撞地夺门而出。

穿过深深夜色、幽幽灯火,她却觉得这路突然变得好漫长,长到有如跋山涉水,历尽艰险,才终于推开了门扉。

“主殿……”

躺在床榻上的男人得知了她的到来,慌忙坐起身,牵连了尚未愈合的伤口,疼得他眉宇紧蹙。

“谁让你起来了……!”她按过他的肩,“快躺下呀!”

“我……”

借着朦胧夜色,他辨清了她脸上的泪迹。

“对不起。”男人诚恳地说道。按在肩上的双手一僵,少女登时失了所有逞强的气力。他望着她,轻声重复道:“对不起。”

“……我知道了。”

“对不起,主殿,我不该抗拒您的命令。”

“……”

“万万不该让您伤心。对不起。”

“我……”她低下了头,黑发掩过眉目,声音闷闷的,“我也,对不起。太郎那么坚持,一定是有自己的理由吧?”

衣物摩擦的窸窣声。

待她反应过来时,自己已被他笨拙地拥入怀中。

手指穿插过他垂柳般的马尾,发丝的触感熟悉得令她轻笑。熟悉的温度和气息顺着肌肤、沿着鼻腔攀上心头,她无心挣扎,伸手环上了他宽厚的背脊。

男人的话语在耳旁响起,三分轻叹,七分笑意。

“主殿,生日快乐。”

“……诶?”她瞪大了双眼。

“我想您肯定忘了自己的生日。这些天来忙忙碌碌的,我一直不知该为您准备怎样的庆贺……索性寻到不动行光,相信您一定会开心的。”

不知为何,男声局促不已。

“可我……似乎和那地图犯冲。眼看着马上就是您的生日了,我却无法献上祝福……那次不肯回城,是我还想再赌一次。”

“虽然我赌赢了,却让您伤心了。真是本末倒置啊……”

太郎太刀如是自责道。

而无言的少女却拥他更紧,像是想嵌入他的骨里。

男人的大手抚上她的脑袋,柔缓了声线,再度说道:

“柚月,生日快乐。”

前一次祝福是以近侍的身份,而这一次,是以恋人的身份。

 

静谧的夜里,他的祝福犹如恩赏的一泊青湖。

她泫然欲泣,可又高兴得不能自已。

该怎样回答呢?感谢早已无法完整表达她的心境。

 

太郎,我不需要什么惊喜。

有你,已是至幸。 


评论(2)
热度(41)

© 玲珑佳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