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佳人。

清歌です。

退坑太久,不再更新刀剑相关同人,特此致歉。

一般不吃腐。

主长篇同人(晋江)
偶尔跑跑E站企划
擅长BG梦小说【。

微博@清歌_房石陽明圈外女友 http://weibo.com/ssuigetu

晋江:http://1136682.jjwxc.net

脑洞爆炸、手速坍缩。

谢谢每一个读者,你们都是我的至宝。

一无所长,故唯以故事与真心相赠。

【刀剑乱舞/乙女向】刀剑男士视角问卷

*刚从上海旅游回来就忍不住先把这个填了2333十分愉悦w


答题人:鹤丸国永

审神者:沙夜(本篇请戳这里w) 

*注:私设有,审神者为已辞职的肃清者。

“肃清者”一职为政府麾下特殊部队,简而言之即是肃清暗堕的付丧神和审神者们的职业。同 @花は永遠に。 家的弥生。

 以及感谢 @花は永遠に。 画的cp图=3333=↓↓↓



啰嗦一句这俩乍一看真的关系不太好………………(扶额


【一】

 

·目前在本丸中担任的职位(近侍、园丁、厨师长等)?

 

鹤丸:唔,近侍哦?哦对,大概还担任着主的专业练剑对象。

沙夜:……你在混淆什么视听?当初要不是你非要和我打赌——

鹤丸:下一题(笑)

沙夜默默地拔出了刀。

 

·最初对本丸的印象是怎样的?

 

鹤丸:作为第一个来到这本丸的人,说实话很冷清。不过这样的想法我也是在后来才产生的,一开始我可被各种劲爆的现实吓得不轻呢。

沙夜:……鹤丸你敢说实话吗?

鹤丸:噢,好吧,挺有趣的。

 

·本丸的伙食情况如何?

 

鹤丸:没有药研的时候感觉整日都在幻想主变成海螺姑娘那样的厨娘,可惜现实十分残酷……万屋的即热便当都还算好,泡面我是真不能忍。

后来还听药研说,主只要一进厨房,不管碰到什么食材拿起什么厨具,最后出来的都必定会是黑暗料理。

哈哈哈真有趣,什么时候我去实践实践,至于身先士卒的歌仙嘛……(笑)

 

·想要对厨师说些什么?

 

鹤丸:药研没来的时候我曾经有过两个想法,一是把主培养成厨娘,二是让主再召唤个厨娘,后来我发现一的难度不亚于登天,所以……感谢药研!

沙夜:难得看你这么坦率地道谢。

鹤丸:毕竟这件事关乎我的舌尖、味觉以及生命嘛。

 

·本丸的住宿条件如何?

 

鹤丸:近侍是单间,和主的卧室并排。随后是大太刀、太刀、打刀、胁差以及短刀的房间,不过本丸里目前只有六个付丧神,所以房间很宽裕。

沙夜:再多我可受不了。你们几个就够我烦心的了。

鹤丸:您确定不是药研操心吗?我严重怀疑您也是“烦人”部队里的一员。

沙夜:想被刀解了吗?嗯?(笑)

 

·有室友吗?如果有的话,对室友有什么想说的?

 

鹤丸:唔,没有呢。要是有室友的话,倒是会产生很多新乐子的感觉……

沙夜:你给我打住,欺负歌仙和太郎还不够吗?

 

·最喜欢本丸的哪个地方?

 

鹤丸:走廊吧。连接比试房间和主房屋的那条回廊,没什么人打扰,很清幽。

沙夜:是么?我还以为鹤丸你会比较喜欢主房屋的走廊呢?

鹤丸:啊,那里是很热闹。不过偶尔也想一个人思考一些事嘛。

 

·希望本丸今后能添加什么设施?

 

鹤丸:新设施?嗯——

沙夜:吓人的一律否决。

鹤丸:你看,我们家的主这么说了(摊手)我明明什么都还没说呢……

沙夜:你即使不说我也清楚!否决!

 

【二】

 

·目前本丸中有几位刀剑男士?

 

鹤丸:很遗憾,加上我只有六人。

 

·与其他刀剑男士的关系如何?

 

鹤丸:啊……都挺不错的?

沙夜:别听这个人瞎说。现在歌仙一在马圈附近看见你,他就立马一脸戒备。还有鲶尾也被你带歪了,我都说了多少遍不要马粪,他还是……(叹气)唯一看上去关系不错的也就只有药研了吧?

鹤丸:主,这歌仙的锅我可不背。一开始把他打入谷底的可是您哪。鲶尾嘛,这也没法怪我,谁让您喜欢吃蔬菜呢?至于药研……您真觉得我和他关系不错?

沙夜:……啊?难道不是吗?

 

·对你来说敌人是怎样的存在?

 

鹤丸:杀了就好了。我在神坛上呆得有些久了,它们是不错的锻炼对象,有不有趣就另当别论了(笑)。

 

·如果本丸中有其他刀剑男士叛逃,你会怎么做?

 

鹤丸:嗯……至少从现在看来,这种假设并不成立。在我看来,主作为审神者来说,十分优秀。

沙夜:……就、就算你这么夸我,我也不会给你什么好处的!!

 

·对审神者的第一印象如何?

 

鹤丸:端庄的大和抚子。不过一开口就粉碎了。

沙夜:……

鹤丸:现在则是满嘴吐毒的抚子。不过这样也很有趣。

 

·审神者有什么让你十分欣赏的优点吗?

 

鹤丸:剑术上乘。头脑聪慧。隐忍坚强。

沙夜:……等等,你说的这是我么?

鹤丸:您猜?(笑)

沙夜:为什么你总是能把褒奖的话说得这么欠揍?

 

·有对审神者不满的地方吗?

 

鹤丸:不尊老。

沙夜:你爱过幼么?

鹤丸:嗳,怎么能是过去时呢?我现在当然也依旧爱着。

沙夜:……你说就说……为什么看我?

鹤丸:是啊,为什么呢?

 

·如果审神者暗堕,你还会追随他/她吗?

 

鹤丸:要是暗堕的话,那主早就暗堕了。从前的那些事估摸着能让她暗堕好几回了吧?我估计也就见不到她了。所以这个问题其实没什么意义。

沙夜:从前斩杀过的暗堕的审神者不计其数。所以即便现在的我不再是肃清者,也不会主动把自己置于深渊的悬崖边。

 

 

【三】

 

·还有什么话想对审神者说?

 

鹤丸:从各种层面上来说,您都太迟钝了。不过……算了,迟钝也好,不迟钝就不是我认识的您了。还有,别试图一个人去解决任何问题,也别再一个人承受一切苦难,如若您执意一而再、再而三地把自己关在内心世界里,那么我会把您从那个狭小逼仄的空间里,整个儿一齐拽出来的。至于手段嘛,敬请期待。

又及,我能偶尔欺负一下歌仙么?就一下!或者,欺负您也不错?

 

·对政府有什么建议或者意见吗?

 

鹤丸:别再来以各种理由骚扰她了,否则我会联合本丸的付丧神们一同采取非常手段的。(笑)

 

【四】—extra—


审神者有什么话想要说的呢?


沙夜:……没有!

(真的没有?)

沙夜:吵死了!!我说没有就没有!

(好吧,那么刚才你在角落里拼命练习道谢的场景我就当做没看见吧)

沙夜:……


评论(2)
热度(13)

© 玲珑佳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