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佳人。

清歌です。

退坑太久,不再更新刀剑相关同人,特此致歉。

一般不吃腐。

主长篇同人(晋江)
偶尔跑跑E站企划
擅长BG梦小说【。

微博@清歌_房石陽明圈外女友 http://weibo.com/ssuigetu

晋江:http://1136682.jjwxc.net

脑洞爆炸、手速坍缩。

谢谢每一个读者,你们都是我的至宝。

一无所长,故唯以故事与真心相赠。

仅仅只是写给你的一些事。

我知道你是不会看的。或者看了,也不会评论些什么。

 

这个lofter你是知道的,曾经你还指着其中的有一篇非常不甘心地问我,为什么现在不喜欢道长了。

 

因为你是道长,所以你希望现在这个对炮哥痴狂不已的我,能回头看看你。

 


 

我一直看着呢。

 

不管你说我记性差也好,脾气暴也好,多次爽约多次让你生气让你伤心也好,我知道的,我自己的缺点我最清楚不过了。所以我讨厌我自己,这一点我只跟你说过一次,是不是。

 

剑三成男那么多,为什么偏偏喜欢炮哥?为什么不喜欢道长?道长一样帅啊。你看你以前那么喜欢道长,为什么现在偏偏喜欢了炮哥。

 

啊,因为屁股大。

 

因为渣男。

 

因为备胎。

 

因为剑纯总是让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因为气纯打奶是个笑话。

 

等等等等,诸如此类。嘘,都是我骗你的。

 

其实对十一个门派我都没有偏见,我虽然经常说军爷渣说毒哥基佬多说花哥真骚,只是开玩笑。

 

尤其喜欢某个体型,只是因为那个体型后面,代表了一个从不说出口的名字。极度讨厌某个体型,也只是因为曾经的某些事,触动了心弦触动了回忆或者,林林总总,连我也记不清了。

 

你看,我记性还是这么差。

 

只是大概,或许大概,以后看见破虏道长的时候,会顿一下。看看他的装备,再拉近视角看看他的脸,如果他恰巧是坐下的,那么也许还会恶作剧地二段跳跳过他的头顶。包里还有8张福字,再恶作剧地贴一张,直到贴完为止。假如他恰巧发现了我,选中了我,我也只能灰溜溜地逃开。

 

这些都是我曾经对你做过的事。不知道你发觉了没有?

 

我喜欢在你打坐的时候在你周围跳来跳去,又或者面对你,站定,仰望白马尾的破虏道长,有的时候恨不能跟好多好多人大声地说,嘿,这是我家的咩!帅吗帅吗!不给你!

 

我都没有说过这些话。我觉得一个人yy一下就够了,说出来挺羞耻的。

 

现在觉得再不说出来就没机会了。可是我又说给谁听呢?

 

更多的时候我喜欢和六月和二叽还有光老师他们在近聊白字聊天,嘲讽,打趣,看你偶尔因为我的话语发出“#鄙视”的表情,或者“- -”,再或者“。。。”,会忍不住想象你在电脑面前是什么反应,是不是像平常那样“哈”地笑一声,嘲笑我幼稚。

 

好吧,我也觉得我是挺幼稚的。完全看不出比你大一岁。

 


 

你看别人都叫我清歌,以前只有六月特殊点,叫我女票,或者那个我认识了四年的大亲友阿卿,她叫我筛子,而你叫我狐狸。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将我游戏的id和狐狸联系在一起的。现在也没怎么想通。

 

而那个时候我甚至以为你是男的,和你争执是花羊还是羊花的时候,固执地喊你羊屁股。

 

这就是对等吧,后来我们都叫你总裁,而你还是叫我狐狸。只可惜我没那么聪明狡猾。

 

你跟我说的青狐媚我听过了,只是一直忘了问你,为什么会把这首歌和我联系在一起,毕竟八竿子打不着。

 

只是现在也没法再问了。不是不遗憾的。

 

而我现在还觉得,我站的是花羊。毕竟我是心机谷出来的。

 

最后的最后,就让我站站上风吧,好不好?

 


 

嗯,我从来不知道我会这么难过。

 

挺突兀的停顿。可是真的很难过。

 

很早以前就料到了这个结局,我以为还能再拖得长一点,再久一点,最好久到你兑现诺言来成都找我玩,让我好好地看看你,记住曾经有那么个比我矮比我瘦的帅气的女孩子,她曾经把我捧在掌心,我也曾经无数次伤害她,再哭着跟她和好。

 

她是我很好很好,很好很好的亲友。

 

可是混蛋的我,却不能把她放在第一位。

 

还一而再再而三地伤害她,让她失望,最后落得如此收场。

 

大概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自作自受。

 


 

我是想过的,想过转去浩气,这样的话那天我也不会眼睁睁看着你死在我面前,我觉得我的食指都快把4这个数字键戳烂了,我盯着你的血条一点一点减到零,徒劳地看着你的debuff增多,而我空点出了清风垂露,到头来连听风吹雪也无法施展,看你死回营地,再飞到荻花前山打坐,气冲冲地想要叫亲友过来奶你,你去教那个道姑和花萝做人。

 

我什么都不能做。

 

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你重伤。

 

我甚至已经把道姑花萝加进好友里准备仇杀了。

 


 

没有什么然后所以了。

 

今天六月和雷哥来问我怎么回事。

 

我让她们平白无故失去了一个亲友。

 

我怎么这么自私又混蛋啊。

 

混蛋得我想抽死自己。

 

又有什么用呢。

 


 

以后我再也不用特意把电脑的音量开到六七十只为了听清楚你说什么了。

 

我也不用无聊就戳开你的装备看,有的时候戳不出,我就知道你大概是在战场,或者jjc。看见你换上了盘牙,我就知道你大概是在和室友或者是其他人插旗,或者避免和别人插旗。

 

也不用一开电脑就上yy,习惯性点开好友列表,看见你在线,在我的频道里,那个叫蠢咩挂机区的地方。然后暗搓搓跑进去,听你今天又在循环什么歌,听不懂,不过很好听。

 

也不用死缠烂打软磨硬泡让你陪我打dh,听见你自嘲“又需要我的吞日月了?”,我就一脸狗腿子地反驳说怎么可能!!

 

更不用麻烦你每天帮我做那些繁琐的日常了。尽管你说是你自己觉得无聊才帮我做的。

 


 

只是大概以后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会a了,也没法实现“我会等你a了以后再a”的承诺了。你看我又爽约了,对不起。

 

只是师娘以后问起我“你家总裁呢”的时候,大概会有些难以回答吧。水哥也知道你的存在,伞伞也知道你,我曾经那么自豪地把你炸给我的煤老板的公告放在了帮会群里,然后一脸得意洋洋地说这是我家咩!帅炸天的女孩子!

 


 

昨晚你说的那些事,我都没法反驳,我知道你付出和我付出的根本不对等,你很累,是不是?

 

只是有一点我想说,我并不是为了泾渭分明才拼命阻拦你替我道歉,并不是因为,你是你我是我,而是我觉得,我想要替你拦下这些责任,你个傻子总是喜欢贬低自己把所有的错都抱得紧紧的,真是傻得可以。

 

我也傻得可以。

 

你说我一个写文的,为什么嘴会笨成这个德行呢?

 


 

我料到了结局,却料不到会来得这么快。

 

我亦无法找到一个准确的词来定义我们之间的关系。

 

你知道么,我有段时间买了金,疯狂地喜欢炸真橙给你,只是因为这样一句话,它让我觉得,前路无惧。

 


 

纵然前路荆棘遍野,亦将坦然无惧,仗剑随行。

 


 

以后没人提醒你了,你一定要早点睡。女孩子家家的熬那么晚干什么,作死么?

 

也别动不动就不吃饭了,你看你那么瘦,再瘦点就可以当电线桩子了。

 

你其实剑纯玩得真的很不错,不用那么贬低自己,大概转向和衔接技能上还有问题,没关系,我知道你会变得很犀利很犀利的,我的第六感向来很准。

 

别逃那么多课,认真听讲,高数过了就好,我也不懂法学。现在我也不能辅导你四六级了,记得考前多看看英剧,反复多看,习惯英式口音。然后在网上找近几年的例题,多做做,手感到了接下来就拼的是运气了。

 

如果你遇见我是个“否极泰来”的“否极”的话,那么你四六级一定能过的,相信我。

 


 

剑三这么大,或许再也见不到了。

 

希望你能好好的。在我不知道的地方,好好地,快快乐乐地活下去。找到那么一个对的人,在对的时间,恰好,ta能把你好好捧在心尖。

 


 

嗯,再见。

 


评论(3)
热度(2)

© 玲珑佳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