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佳人。

清歌です。

退坑太久,不再更新刀剑相关同人,特此致歉。

一般不吃腐。

主长篇同人(晋江)
偶尔跑跑E站企划
擅长BG梦小说【。

微博@清歌_房石陽明圈外女友 http://weibo.com/ssuigetu

晋江:http://1136682.jjwxc.net

脑洞爆炸、手速坍缩。

谢谢每一个读者,你们都是我的至宝。

一无所长,故唯以故事与真心相赠。

嘘,现在的你已经不必知晓

最初开始始于一场闹剧般的求情缘。起因不过是亲友终成眷属,师兄和小军萝,丐帮的集市上放了无数个真橙,然后,闹剧开始了。

嘿,二少二少,做我情缘怎么样?

呐呐别不理我嘛,这么高冷干什么,做我情缘呗。

做我情缘可好啦,我给你碧水,啊,你没肾,那我给你春泥呗。

二少呀,一起玩嘛。

做不做我情缘,给个话呀。

……

集市中间的那棵桃花树,我一直都记得,满树粉色,在风中零零落落,在阳光下凝出了一小片一小片的羽影。

那个时候我甚至还没有满级,也不知道什么叫做外观。当时的你穿的是浩气阵营套,现在想来大抵是395,或者又是定国和395的混搭,白发白内障,在真橙外面静静打坐的样子,看上去特别美好。

后来正式开始联系的时候我已经快80级了,那段时间也不知是脑子坏掉了还是怎样,一心一意每天雷打不动地骚扰你,嘿,做我情缘嘛,不要不理我嘛,你是不是生我气了呀?

……没。

啊那就好,我还以为惹你生气了……

过了好一会儿,我正在无量山骑着大雕来回跑,你突然这么对我说:

你拜我为师吧。


现在想想,如果当初不这么缠着你的话,也不会有后面的事了。幸或不幸,我也不知,我擅自将这种拉扯不清的感情定义为惘然,只是当初已惘然。

再过了几天我认识了师门上上下下,有师祖有师祖奶奶,嗯,师祖是个蠢到哭的纯阳爸爸,带着一张飞狐面具穿着一身雁虞套每天战场大战来回浪,当然,那个时候我才刚满级,什么是战场,我压根儿就不知道,什么是大战,就是那个该死的老一都过不去的流离岛。

师祖奶奶,这是她执意让我如此称呼,是个特别仙儿的道姑,原版破军加白发,仙风道骨。师祖的师父应该叫做祖师爷吧,我这么说,她却说,乖,叫我师祖奶奶。于是我就乖乖叫师祖奶奶。师祖奶奶好像认识很多很多人,现在我也这么觉得,没有情缘的时候每天去太极广场蹲道长,偶尔遇见她,便会很高兴地近聊叫她,往往都是她还没出声,一旁的人便笑了开来,大抵是笑这称呼。

不过我一直很好奇为什么师门一派流传至今居然后辈会是藏剑和万花,再后来我收了徒,也是藏剑,藏剑,万花,万花。

这应该叫什么?莫比乌斯环?

不得不说满级以后的两个月是我进入剑三一年来最开心的一段日子,尽管那个时候作为一个小奶花大战经常倒T,对呀那个时候大战还要T呢,上战场也被人集火,而且大部分还是丐帮啪啪啪,打得满屏幕大姨妈。

可是还是很开心。

每天和亲友一起坑大战,坑完以后手拉手去战场坑,YY里她在前面嚎快奶我快奶我我要撑不住了,我就在后面叫你在哪儿啊卧槽你等我读个条。

再后来……就该七夕了。

七夕之前我依旧去太极广场蹲道长,那个时候我对道长的痴迷程度不亚于情缘之前对你的痴迷程度,天天在太极广场视奸(?),结果那一天,蹲出来个算命的。

口口声声说自己穷的只剩多少多少金,结果一看外观白发白内障全都有。道长慢悠悠地说,算一卦五铜,姻缘事业或者其他。

而且还蛮有名的。于是我手痒了,上去也给了五铜。

你要算什么?花姐。

姻缘。

情缘了么?

没有。

那就是有相思之人?

嗯,我师父。

我永不能忘的是他的那一声叹息,明明只是在近聊看见,却觉得近在耳旁,他叹说,又是师徒,又是师徒。唉。

当时我还不明白呀,只好乖乖等着他继续问。他又问,你说了自己的心意了么?

还没……我有点怕。不敢说。

不说出来,他怎么会知道呢?或许他也抱着相同的感情也说不定。

我……我怕呀。做梦的话,我希望不要醒。直到某一天他找个师娘,那个时候,我就默默退出好了。

我是真怕。因为我不希望戳穿这一切,我希望就呆在厚实的茧里,什么也不必多想,什么也不用面对。

唉,他又是一声叹息,你也真是傻。

嗯,我也觉得。

可是傻到最后也就这样了。后来无意间勾搭到了另一个道长,本来是想问他腰间的挂饰从哪里来,就是做金水成步堂任务得到的那个腰牌吧,没想到后来他进了组,跟我说去明教玩吧,我说好呀。

然后就在三生树,被真橙炸了一脸。

你很识相地退了队,我惊讶地手一抖,我说你这是干嘛?

求情缘啊,好容易攒下来的钱呢,你不是说要和我一起玩么?

就这样糊里糊涂情缘了。那一天晚上,看你的帮会备注,改成了一句长长的,唉。

说来这个道长也是可怜,本来约好的一起转恶人谷,一起玩,结果第二天全被你推翻了。你密我的时候我都快哭了,你说,真的……没有机会了吗?

那个时候是有的,所以最后我们在一起了。

可是现在没有了。


说了这么多,其实就想记录些什么。剑三断断续续玩了这么久,从当初什么也不懂的小花姐,到现在五七万全齐每天洛阳瞿塘来回浪,发生了很多,又像是眨眼间,就到了这种地步。

标签叫做,给你爱的但不能在一起的人写一句话吧。

说来也有些奇怪,我对你的感情,到现在只是一种淡淡的怅惘罢了。

但是既然都写了这么多了,一句话还是两句话,大抵也是无所谓的事了。

那天晚上拿到了大扇子,兴冲冲地叫了蓝叽一起在庄花面前浪,结果一飞过去就看到了你,静坐如石像。

你绝不可能知道我秀秀号的ID,所以我也放心大胆地在你面前装作一个陌生人。只是忽然觉得很感慨,不是有这么一句话么,生死不离的然后,就是江湖不见。


嘘。你知道么?

这个LOFTER里的第一篇日志,其实就是以你我为原型,写下的我能想到的,最好最美的结局了。

——现在的你,也已不必知晓这些事了。

评论(13)
热度(4)

© 玲珑佳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