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佳人。

清歌です。

退坑太久,不再更新刀剑相关同人,特此致歉。

一般不吃腐。

主长篇同人(晋江)
偶尔跑跑E站企划
擅长BG梦小说【。

微博@清歌_房石陽明圈外女友 http://weibo.com/ssuigetu

晋江:http://1136682.jjwxc.net

脑洞爆炸、手速坍缩。

谢谢每一个读者,你们都是我的至宝。

一无所长,故唯以故事与真心相赠。

【剑网三/主藏毒/BG向/逗比文】喂,别抢我的鸡腿(╯‵□′)╯︵┻━┻!(七/下+八)

饶是唐梨花命不该绝,在生死关头挣扎了一天一夜,终于苏醒了过来。

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梨花想不起自己昏迷之前究竟干了什么。她努力地偏转了头,一眼便瞥见了趴在她手边睡得正香的秋北辰。

啊,她想起来了,她是被秋北辰丢出去了呀。

那又是为什么……她会在房间里?

梨花很努力地想呀想,感觉小脑瓜里的记忆似乎被冻掉了一块儿,拼不完整了。

“秋……”

她张了口,结果发现声音小得堪比蚊呐。刚想清清嗓子再叫,却看见秋北辰的身子猛地弹了起来,平日里波澜不惊的那双眼如今瞪得有如铜铃大小,怔怔地瞪了唐梨花一会儿,他才如梦方醒地喃喃道:

“你……醒了啊……太好了……”

梨花弱弱地拽了拽他的袖子:“我……我是不是又给你添麻烦了?”

——“又”。

小男孩滞了一滞,对于十二岁的他来说,这个问题像是一个天大的难题,比师父口里的“道”还要难上千万倍。

嗫嚅着,他左右地移着视线,终于才支吾着回答:

“你,你本来就是个大麻烦……啊不对不对!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

“……呃?”

梨花被他突如其来的转折惊得身子一颤,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只好一瞬不瞬地盯着他。

秋北辰更是急得不知所措,“这个那个”地又支支吾吾了半晌:

“总,总之,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没有觉得你很麻烦,虽然你确实很麻烦……啧,怎么说不清了……总、总而言之!虽然你是很麻烦,还很黏人,我我我不太适应,可是我……我不讨厌你……所以,所以……你可以继、继续留在这儿!听懂了吗!”

最后一句莫名其妙地气势汹汹。

秋北辰在心里默默肯定自己,嗯,说得不错,这样她就一定不会再误解了!师兄也真是的,没事下那么狠的手干什么……屁股瓣到现在都跟火烧似的疼……

唐梨花捏着被角,只是一味地看着他不说话。抿了抿唇,想笑。

“哎……喂?你你你……”秋北辰的一颗小心脏又提到了嗓子眼,“你怎么哭了啊?!我,我没有欺负你也没有再赶你出去啊!求求你……你……你别哭了……师兄又要打我屁股了……”

可她最终还是哭了出来,眼泪噼里啪啦地掉进枕头里床单上,连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大概是太高兴了吧。

因为秋北辰他,没有讨厌我呢。

 

“秋北辰这三个字念起来好绕口哎。”

“……唐梨花这三个字听起来就像糖水梨花。”

“唔,糖水的……好像很好吃!(¯﹃¯)”

“……”

“喂喂,我以后就叫你阿北了好不好!”

“……随你便。”

“你以后也叫我梨花嘛。”

“不要。”

“哎~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无论如何也不叫?”

“嗯,无论如何。”

“……阿北,小气。”小女孩气呼呼地鼓起了双颊。

至于为何到了后来还是改口叫了梨花,秋北辰的师兄表示,我也只能帮你们到这里了!

 

回忆再长,林林总总,终不过一别天涯。

三个月的时间已然让两个小屁孩相处得十分融洽,只要一经过师兄的准许,唐梨花就会屁颠屁颠地跟在秋北辰的身后上山打鹿下山捉兔子。偶尔秋北辰勾一勾手指,唐梨花兴奋地一冲过去,然后就被九转七星噼噼啪啪揍进雪地里。

换言之,唐梨花还充当着秋北辰的人形木桩这一重要职责……

小梨花十分气愤,一开始嚷嚷着要秋北辰的始终教她纯阳的心法,结果立刻败在了“二姨怎么生出了四头大象”这个亘古问题上,只好乖乖拾起了半吊子的天罗诡道,默默盯着机关小猪搓蛋。

当然,直到临走前,唐梨花也没能打败过秋北辰。

 

分别的那一日,纯阳正下着雪。

并不是那种能染得天地浑然一色的大雪。雪花静静地落下来,在秋北辰细瘦的肩上,积起了小小的白。

他一直望着唐梨花消失的地方,快要变作了一座石雕。

两个小孩子的分别之间,只有小梨花一个人在哭。

小梨花始终拽着他的袖子,不言也不语。

直到最后,才憋出了一句带着哭音的话:

“我没哭……我走了……阿北,再见,再见啊……”

明明那么伤心,却要咬着嘴唇努力地笑呀笑。本来长得就不怎么样,这么笑就更丑了。

秋北辰在心里这么想,而淤积在心头的情绪并未能就此消散。

他的手里紧紧攥着一枚梅花针,棱角刺得真疼,可他却固执地攥着,手心里感觉到的凹陷,一笔一划,在心里连成了一个“梨”字。

十二岁的秋北辰轻轻地说:

“梨花,你等着,三年以后,我去找你。”

所以,别哭了,乖。

似乎这么一说,那个眼泪还在噼啪掉个不停的小女孩就真的会停止哭泣,向着他努力地点点头,又点点头。

——然而此时此刻,那个心心念念的小女孩就在他面前,穿着他从未见过的衣裳,笑得眼睛似月牙儿。

秋北辰却忽然词穷了。

 

“你就这么下山,你师父师兄没阻止?”

唐梨花端来了热粥,一边呼呼吹着一边好奇地问。

秋北辰一瞬不瞬地盯着她:“师父允了,师兄现在打不过我。”

虽然他师兄每次都喜欢人剑合一,但秋北辰还是有办法打赢他,这就是所谓实力和脑力上的差距。

“居然连你师兄都打不过你了……”唐梨花啧啧感叹不已,想一想三年前秋北辰还是个被他师兄打得满广场乱窜的小屁孩,不得不感慨时间过得真快。

勺子伸到一半忽然顿住了,梨花眨了眨眼,狐疑道:“……不对啊,你只是腿骨折了而已,上半身还好好的,为什么要我来喂你?”

然而少年已经眼疾手快地一口咬过勺子,然后舒舒服服地躺了回去,顺带评价道:“不错。”

不错你个铲铲!

唐梨花翻了个巨大的白眼,把粥碗嘭地掷于旁边的矮桌上,居高临下地俯视道:

“来,交代一下,你这次是为什么要下山。”

秋北辰面不改色心不跳:“闯荡江湖。”

“锤子!你不要以为我不晓得你在说谎!”

少年十分平静地看着她:“那你以为我是为了什么才下山的?”

莫名其妙被盯得心虚了起来,唐梨花往后缩了缩:“我,我咋晓得嘛……”

“果然不能期待你这个白痴,”少年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你记不记得你以前跟我说,以后长大了,想和我一起当个雌雄双煞?”

梨花愣了愣:“我……我那是……”

只是说着玩的啊,谁知道他会这么当真!

秋北辰定定地注视着她:

“我不管你是说着玩的还是怎样,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今日我找到你了,就别想再哭着离开我。”

 

少年清澄的双眸里凝着最坚定的光芒。犹如她记忆之中,纯阳雪后初晴的,第一缕阳光。

而她就好似那些藏匿于树枝檐上的雪,只待被渐渐融化,溃不成形。

 

“我,我又不是君子……”

“我是。”

“可……”

“有什么疑问,先打败我再说。”

梨花怒目圆瞪:“那我岂不是一辈子都没机会了!”

秋北辰愣了愣,忽然笑了起来,而梨花怔怔地看着他,唐突红了脸。

一辈子啊,听上去也不赖呢。


一年之后,锦慕体内的蛊毒竟然真的就被诡医花眠治好了。她再也不是当初那个矮子毒,头戴锅子似的银饰,一身标志性的南皇,真成了当初叶逸口中的,苗疆美人大军中的一员。

花眠咋舌地盯着她锁骨之下肋骨以上的某个部位,忽然感觉到了世界的恶意。

而叶逸……似乎不怎么高兴。歪着嘴角还是“小矮子小矮子”地叫。

锦慕十分不满,戳着他的胸口质问道:“我已经长高了!为什么还叫我小矮子!”

叶逸一把揽过锦慕笑得狡黠:“不管你长得有多高,都是我的小矮子。来,小矮子,给小爷埋个胸呗。”

随后正面吃了锦慕愤怒的一拳。

她还停在前半句心跳不已,结果他后半句就开始不正经了,这个男人最近越来越欠揍了。

“叶锦慕!你居然打小爷的脸!知不知道打人不打脸啊!”

叶逸捂着鼻子。

“呸!别乱给我改姓!我还没嫁给你呢!”锦慕翻了个白眼,“打丑点也好,省得你天天靠脸招摇撞骗招蜂引蝶!”

“奶奶个鸡翅膀的你居然说我?!你怎么不说说昨天那几个男人呢?!”

“我都说了多少遍了我只是去买鸡腿而已!我根本就不认识他们!”

“呿!不认识还那么亲昵!你以为小爷这俩窟窿里没装东西么!”叶逸指着自己的眼睛。

“……随你信不信!”锦慕气极,甩头便走。

“哼!果然词穷了吧!……哎!小矮子?!你去哪儿?!”

到最后,叶逸还是不得不追了上去。

锦慕怒火正旺,却收到了盘旋于头顶的信鸽投下的信。疑惑地打开来看,少女睁大了眼。

“小矮子!我错了小矮子!……小矮子?”

好容易赶来的叶逸头也没抬地慌忙道着歉,结果听见了她的笑声。

“喂,大黄,阿步说他被苏卿逼婚了。咱们去明聊吧,我想去看阿步和苏卿!我想他们了!”

明眸皓齿的少女莞尔一笑。

叶逸愣了愣,也跟着笑了起来:“好,去。”

 

只要有你在,我就一定去。

 

男人想了想,伏在她耳边,轻轻说道:

“等回来以后,咱们就成亲吧?”

锦慕眨了眨眼:

“只要你答应,以后绝不抢我鸡腿。”

 

我人都是你的了,还需要抢么。

 

全文完。

————————————————————————————

艾玛终于完了w

其实修改的地方没有太多,这篇算是比较满意的一篇同人,字数总计6W8

自己当初写到藏花和唐毒这两对CP的时候心里闷闷的,然后贴吧里有小妖精就告诉我说看哭了……想想这还是我第一次把别人写哭,有点小激动(不

在LOFTER发的时候粉丝数眼看着就涨起来了吓了一跳(*Φ皿Φ*)(。

_(:з」∠)_清歌的微博是“Rejet大法保平安好好好买买买”,有点丧病,平日里主刷和乙女声优有关的东西,小伙伴们想FO的可以戳进来_(:з」∠)_

以及可能再过不久会开晋江写东西qwq这个暂定qwq

明后天开始更新接下来的明唐文,也是一个系列的_(:з」∠)_

评论(13)
热度(6)

© 玲珑佳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