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佳人。

清歌です。

退坑太久,不再更新刀剑相关同人,特此致歉。

一般不吃腐。

主长篇同人(晋江)
偶尔跑跑E站企划
擅长BG梦小说【。

微博@清歌_房石陽明圈外女友 http://weibo.com/ssuigetu

晋江:http://1136682.jjwxc.net

脑洞爆炸、手速坍缩。

谢谢每一个读者,你们都是我的至宝。

一无所长,故唯以故事与真心相赠。

【剑网三/主藏毒/BG向/逗比文】喂,别抢我的鸡腿(╯‵□′)╯︵┻━┻!(七/上)

今天稍微短一点w

———————————————————————————————

爱而不得,得却不爱,人总是在矛盾,总是被过去束缚了行动,蒙蔽了双眼。

这之间不过是主动与被动的区别罢了。

 

沉默了良久良久,久到苏卿觉得这三个人都变成了石像,她本只是旁观者,看到了最后,终究是和她无关的事,心里空余一声长叹。

她走到紧闭的窗边,用力一推,朽木吱呀作响,紧接着,阳光争先恐后地挤了进来,铺天盖地洒满了整间屋子。

她下意识地转过了头。

明黄色的光幕里,她恍惚间看见了淡淡的光萤在空中聚成了人形,附在了阿步僵直的背上。长长的手臂环住了他的身体,好似一个轻得不能再轻的,拥抱。

再一眨眼,便什么都没有了。

大概是幻觉吧。

只不过是一个……很像唐诀的幻觉罢了。

苏卿小小地耸耸肩,决定把这个秘密放进心里。

 

阿步独自把唐诀简陋地葬在了屋后的竹林里。走到了屋前的溪边,苏卿正蹲在那里,看着清澈水底的鹅卵石,溪流经过时会被分散,然后又会合。

“你在干什么?”

她没有回头,轻轻地说:“我在想啊,万物大概总是殊途同归的。即便不是同路人,或许也会在终点相见,又或许,经过几百上千年之后,我们会成为一个人。”

他静静地看着她蜷起的背:“所以?”

她笑了一笑,猛地站起了身:“哪儿来的这么多因为所以!我只是想到了便说了,这可是你问的。”

阿步皱了皱鼻子:“又怪我?”

“再不怪你,估计以后就怪不成啦。”

苏卿轻快地说着,转过了身。

“……什么?”他不明白她的话中之意。

少女竖起食指摇了一摇:“鉴于你这次表现不错,所以本债主我特地赦你‘无罪’,不用还债啦!你自由咯!”

他的心“咯噔”一跳:“……你要去哪儿?”

“从哪儿来,就回哪儿去呀。这次瞒着师父师兄偷偷来中原,能在最后认识你们,真是太好了。”她嘻嘻笑了,又挑了挑眉,“怎么?不舍得我么~阿~步~步~”

“……怎么可能!”

苏卿撇下眉捂住了心口:“啊……我被阿步步伤了心……”眨眼间又变回了往常的少女,眯着眼笑得红唇白齿,“所以啦,差不多就该说再见了!我回明教去负荆请罪,嗯,这个词大概是这么用的……然后你继续做你想做的事,皆大欢喜,不是么~”

皆大欢喜。

阿步张了张口,却说不出任何话。

真的么?这样真的就是皆大欢喜了?

为什么他没有一点欢喜的情绪?这个叫苏卿的麻烦精走了,他应该觉得轻松不少才对。

这头的苏卿还在扳着手指盘算:“唔,负荆请罪应该要做些什么好呢?果然还是要去给师父他们买点特产?回到明教会不会就坏了呀?”

恰逢锦慕和叶逸过来了,锦慕眼睛有些红,大概是又哭了。苏卿招了招手,蹦哒着跑了过去:“嘿!阿慕慕!我跟你们说,我要——”

她真的要走了!阿步下意识地提高了声音:

“我和苏卿要去明教。”

“噗——”这是惊得作井喷状的苏卿。

“啥?”这是没有听清楚的锦慕。

阿步面无表情地说:“我说,我准备和苏卿一起去明教。”

锦慕眨了眨眼:“好呀,那我也——”

“小矮子你给小爷安分点,不准去。”叶逸适时掐断了锦慕的话。

小家伙“呿”了一声,而后昂起头,亮晶晶的眸子一瞬不瞬地注视着男人。

无奈叶逸还是一脸严肃:“你跟我回巴陵,让花眠治好你的身子,之后你想去哪儿我陪你去哪儿。”

“花眠姐姐……能医好我?”

叶逸扬唇一笑:“她可是名扬天下的诡医,别小瞧她。”

 

在锦慕叶逸争执的时候,苏卿一把拽过阿步,表示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喂!

“有什么一不一样的,我心血来潮,不行?”阿步简洁明了地翻了个白眼,粗暴得让苏卿“嗷”一声捂住了胸口。

“阿步步……!我知道你还是舍不得我的!”转眼间又摇着尾巴扑了上来。

“你……别贴上来!”阿步用食指戳住她的脑门心,“我可先说好了!并不是舍、舍不得你!是因为其他的原因!听见了吗!”

这件事业已圆满解决,而他尚且还算活着,那么就按照当初心中所想的一样,去一趟明教好了。

“嗯嗯!我知道!我知道!”

这么点头应着的苏卿依旧张牙舞爪地黏过来。

“你根本没听吧?!”阿步横眉竖目,结果还是让苏卿找到了缝隙,嗖的一下蹿了过来,熊抱住了阿步。

他有一瞬间的僵硬。

“啊……阿步步……你身上……”一边喃喃着,苏卿一边嗅来嗅去。阿步本可以直接推开的,可不知为什么身体就是不听使唤,任由苏卿上下其手,直到她小小的脑袋自他胸前抬起。

少女眨着一双明眸,弯出了一弧凝满阳光的笑:

“有阳光的味道~喵!”

阿步竟然看得呆了。

“……吵、吵死了!快离开我!”

“哎~阿步步好凶~”

少年把苏卿拖离了自己,故作凶恶地吹胡子瞪眼。而少女却全然不在意,“嗯嗯”地应着,看着他颊边隐约的红,顿觉心情舒畅。

真是一个好天气啊。她在心里想道。

评论(4)
热度(5)

© 玲珑佳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