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佳人。

清歌です。

退坑太久,不再更新刀剑相关同人,特此致歉。

一般不吃腐。

主长篇同人(晋江)
偶尔跑跑E站企划
擅长BG梦小说【。

微博@清歌_房石陽明圈外女友 http://weibo.com/ssuigetu

晋江:http://1136682.jjwxc.net

脑洞爆炸、手速坍缩。

谢谢每一个读者,你们都是我的至宝。

一无所长,故唯以故事与真心相赠。

【BLEACH/日番谷冬狮郎】与你同行(五)

※有原创角色登场,打斗剧情图个开心请不要深究(

日番谷冬狮郎x原创女主,日常向,预定HE

(一)(二)(三)(四),晋江地址点我

※下次更新应该会在这周末(flag






与你同行(五)










5、席位


不知不觉,一星期安稳地过去了。

这一周里,文歌终于能够在清晨大大方方地走入锻炼场,找个角落自己锻炼,再也不用偷摸拿钥匙、翻窗户——她一直坚持是这种类似做贼的心理锻炼出了自己的厚脸皮——偶尔她还能和同一小队的成员们进行比试,本着“不始解”的友好原则,她在小队里尚未遇到敌手。

“天野!你丫的太过分了啊!居然用鬼道!!”

文歌坐在地板上,拍掉少年愤恨指她的手。

“谁让你自己没想着用的?说好了啊,最取你输了可得帮我去买清乃屋的大福!”

刺猬头、吊眼梢的少年——最取飒真从地上站起,恶狠狠地瞪着她,不爽地咂咂嘴:“我知道,啰啰嗦嗦的烦死了!别以为你这次赢了下次也会赢,给我等着!”

“嗬,拭目以待啰。”

文歌笑眯眯地回敬。

“最取……别,别吵架啦。”另一名身形较瘦弱的黑发少年上前来,想要息事宁人。

“……哼,要你管我!”

最取一甩袖,大步出了锻炼场。文歌则乐呵呵地挥手送别那不甘的背影,又瞧了瞧被吼得瑟瑟缩缩的黑发少年,不禁歪歪头,总有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

——说起来是挺像花太郎的。

文歌失笑,向他摆摆手:“安啦安啦,安木,别管最取了,他虽然刺儿头,分寸还是有的。”

安木怯怯地回以一笑:“天野小姐真是好厉害,居然能打败最取。去年入队的新人里,还没有人能打败他的呢。”

再怎么说还是你们的前辈。虽说曾是四番队的,但揍人的经验总归是有的。文歌并没有实话实说,站起身来拍拍土,又轻拍了拍安木秋良的肩。

“记得要是被最取欺负了就来找我,我罩你。”

瞪大了被平刘海掩去小半的眼睛,安木慌慌张张地摇头,似乎想辩驳什么,在文歌茫然的注视下红了脸,最后弱弱一笑。

“谢、谢谢您,我没事的,最取不会欺负我的。”

真是令人羡艳的队友情啊。文歌不由感叹。



从锻炼场溜出去,天野文歌一路跑回队舍,飞快蹿上楼,敲开了队长办公室的大门。

乱菊立于桌旁,手中拿着一摞资料,似乎正在汇报些什么。冬狮郎抬眼道:“你来了啊。”

文歌抿抿唇,低下头去,声音微颤。

“队长,请让我参加席官比试。”

“嗯,”少年审视的目光扫过她,“那就明天上午吧。我会让松本安排好和你实力相符的席官来进行比试的。”

乱菊笑着比了个“OK”的手势:“文歌加油!赢了的话明晚我们去喝酒庆祝!”

“……谢谢副队长美意。”

老实说,文歌现在一听见“喝酒”,胃就不自觉抽动。

“……松本。”他满含警告地瞪过去,得到的只是松本毫无负罪感的吐舌。不由叹了口气,银发少年缓了缓绷紧的声线:“总之,加油吧。”

少女本还在心里哀叹“要是赢了就要被拉去喝酒的话还不如输了好”之类的丧气话,立时精神抖擞,她飞快地鞠躬道谢,退出房间后,两眼放光地朝接下来的目的地走去。

——这是她第一次收到来自他的鼓励。

明天不管对手是谁,只能赢不能输!

 

同一时间,乱菊在桌旁整理资料,漫不经心地问:“队长觉得文歌会赢吗?”

“我怎么知道。”笔尖未停,他一丝不苟地处理着文书。

“但是那孩子还挺有趣的,在队长面前就好像……”乱菊歪头想了想,灵光一闪,“啊,对,就像小狗一样。”

冬狮郎斜了她一眼。

“有时间观察还不如好好工作,松本你这几天老翘班,文件又堆起来了!”

“是是,遵命遵命。”

乱菊状似悲伤地叹了口气。

“真希望文歌能赢。”

少年再不作任何回应。只是下笔处多了一迹几不可察的墨点。



虽在心里“夸下海口”,可天野文歌并没有十足的把握。因此,小小的“钻空子”还是必要的,小到称不上“作弊”,却足以打对面一个措手不及。

为此她专门翘了班,只跟安木说了声“有事”,便偷偷溜出瀞灵廷。此行无法正大光明,地狱蝶也不能领,不过文歌不着急,轻车熟路地在流魂街上七拐八弯,转进了一条小巷。曲折窄巷的深处忽耸出一角木制屋檐。拉开虚掩的门扉,正中摆放着一台显示器,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她熟练地摁下显示器边沿的按钮,不多时,漆黑一片的屏幕突兀亮起,“噔”的一声,现出了一个戴帽男性的脸。

“哦?这不是天野小姐嘛,好久不见,欢迎光临!”

男人含笑招呼道。白绿相间的渔夫帽和纯白折扇在屏幕那端极为显眼。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们也就两星期没见过吧,浦原先生。”

“像您这样的老主顾我可是巴不得每天都见呢。对了对了,您最爱的宇宙球出了可尔必思口味哦!要来一盒尝尝鲜吗?哦,或者是您最常买的可乐味,今天刚进了新货,完全能够满足您的需要——”

“慢!慢!先别急着推销,我今天来……是想找你买点其他东西。”

文歌艰难地抬手阻止。

“原来如此。”

沉默片刻,浦原唐突开了折扇,“啪”的一声,白色扇面掩过上扬的弧度。

“那么,您今天是打算买什么呢?”

他淡淡笑问。

 

刚返回队舍,少女就得知了明天比试的对手——十番队第七席,竹添幸吉郎。

她虽无意做小动作,还是尽可能地打听了一转,大多是关于其为人,正直不阿有礼貌之类的话已经听腻,松本乱菊添了一句“实力不错”,这令文歌心下一沉。倒不是因为过度贬低自身实力,只是她想极力避免在众人面前——特别是在冬狮郎面前始解。

而按规定,上位席官在廷内一律不得长时间佩刀或完全解放其斩魄刀。特殊情况除外:一,是战时特令;二,就是席官比试。

“真头疼……”

此刻,她站在修炼场后方的空地上,不得不低下头去干咳了几声。

按理说来这并非奇事,有人事调动就必然会有席官比试,因此今日也没什么人来围观,完全能够大展身手而不必顾及旁人。

可文歌仍旧察觉到了一道紧紧跟随她的目光,尖锐得像针扎在她后脑勺上。

她当然知道这道视线属于谁。

“……天野?你在听吗?”

“在!”

文歌赶忙抬头。

冬狮郎瞥她一眼:“嗯,多余的话就不说了,总之,本次比试允许始解……”

唉,罢了罢了,看那样子不像是来捣乱的,不管了。

少女将注意力转回银发少年身上,正巧听见他扬声宣布:

对决开始。

 

男人留寸头,颧骨稍高,吊眉梢,身形较高壮,乍看无出奇之处,但挥刀时每一下都是实打实的力量。她仅扛下三四刀便有些吃力,只好闪身躲过,并辅以瞬步拉开距离。男人自然紧追不舍,尽管步法赶不上,从他掌中喷薄的赤红灵压却足以阻碍她前进。

“破道之三十一,赤火炮!”

无数赤火炮以不同角度冲出。霎时间尘土漫天。少女依旧以逃为主,绝不主动进攻,却也不放弃回击。“噔”的一声,自她双手张开的透明圆罩——“圆闸扇”恰好挡住了其中一道攻击,于是扬尘中,竹添的身影就这么消失在她眼前。

“……不好!”

文歌惊慌喊道。但她已无法躲避。

他显然毫不留情,当灵压出现在她身后时,刀光亦随之一道劈下——

过近距离下,“被砍伤”已是既定事实。

竹添没有犹豫,事实上这也算不得残忍,因为他只砍中了少女的左肩。刀刃径直破开皮肤,伤及血肉,直至骨——

这时,银刃堪堪停住了。刀尖满是犹疑。

他理应感到迷茫,这也没有错。纵然少女表情惊恐,他刃下却无半点血光。何止不见血,就连本应裸露在外的皮肉与骨骼都没有,从衣服的裂缝间,他什么也没看见。

与此同时,耳后传来淡淡的女声。

“……雷鸣的马车,纺车的缝隙。”

不妙!竹添抽刀向她砍去。至少得断了这咏唱!

她迎面接下攻击,声音微颤,咏唱却平稳。一刹那刀刃相搏,判若两人的少女眼中,似有虹光迸溅。

“以光群集,一分为六。”

这样不行,那就同用缚道困住她——

“缚道之……”

“缚道之六十一,六杖光牢!”

太晚了。

文歌跳开,看六道薄而坚硬的光片将男人死死困在原地。他脸色颓败,眼神呆滞,徒劳地握着刀,看向这个矮小的死神,嘴唇张张合合,像是有话想说。

天野文歌想了想,走近他,轻声说:

“我不想伤你,就这样吧?”

“……你用了什么?”

“啊?”

“我说你……刚才,用的是什么招数?”

她愣了愣:“哦,你指刚才你砍我的时候?那是——那是这个啦,差点忘记‘回收’了。”说罢,她绕去竹添另一侧,拾起地上的一个黑色圆球。她捏了捏这个约比网球小一些的漆黑球体,然后递给他看。

“‘便携式义骸2.0’,虽然浦原先生改造过,但还是很难用。差点就没掌握好时机,不然我保准得回‘老家’躺个几天了。”

她语气轻快,顿了顿,继续问他:

“还比吗?我可以接着奉陪。”

竹添摇头:“……是我输了。”

“嗯,谢谢。”她笑。

身后灵压逐渐靠近。文歌转过去,见冬狮郎和乱菊向她走来,不由站直。随即几声脆响后,竹添幸吉郎身上的光束应声而碎。银发少年看了看他,又瞧了瞧文歌,说:

“天野胜。”

少女由衷松了一口气。

“那是浦原的?”少年忽然问。

“嗯,浦原先生卖给我的……这不算‘犯规’吧?”她警觉。

他了然,叹道:“不算。”

“太好了……”

“算‘钻空子’。”他及时补充。

“……”

根本无法反驳。

接着,乱菊一把抓住文歌,轻易勾过她肩膀,笑容比升席位的本人更粲然。

“我就知道你会赢的!走走走,今晚一定要庆祝一下!不醉不归啰!”

“……松本!!”少年队长的神经立时化为导火线滋滋燃烧。

“这个,那个,不是,副队长,等一等,我——对了!我还有点话想跟……呃,人呢……”

正找借口开脱,环视一转的文歌却并未寻见比试前那道目光的主人。还来不及迷茫,耳畔就落入少年的命令声:

“愣着干什么?走吧,第七席的工作我还没跟你交代过。”

“哦,好……”

文歌挠挠脸,大步跟上前去。

天有些阴。她想那并不是错觉。







※注1:竹添幸吉郎确有其人,在漫画和动画里出现过一次,跑龙套角色,所以就不安排什么始解了(。其他两个角色为原创。浦原商店那段也是即兴发挥,总之开心就好(。

※注2:原著中只有“便携式义骸1.0”


※其实有点迷茫该不该现在继续写下去,如果能接受一周一更的话请、请告诉我!(鞠躬

评论(5)
热度(13)

© 玲珑佳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