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佳人。

清歌です。

退坑太久,不再更新刀剑相关同人,特此致歉。

一般不吃腐。

主长篇同人(晋江)
偶尔跑跑E站企划
擅长BG梦小说【。

微博@清歌_房石陽明圈外女友 http://weibo.com/ssuigetu

晋江:http://1136682.jjwxc.net

脑洞爆炸、手速坍缩。

谢谢每一个读者,你们都是我的至宝。

一无所长,故唯以故事与真心相赠。

【BLEAHC/日番谷冬狮郎】与你同行(二十)

※我之前写了什么我现在又在写什么……

日番谷冬狮郎x原创女主,日常向,预定HE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十五)(十六)(十七)(十八)(十九),晋江地址点我

※随便看看吧(






与你同行(二十)










20、意外

接到浦原喜助的电话时,日番谷冬狮郎正准备午休。

男人以惯常的语气替天野文歌传了话。少年愣了愣,和他简单交谈几句后,挂了电话。

不收也好。本来那就是他鬼使神差说出口的,现在想起来就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他向来不是一个会关照下属——抑或是学生、后辈——到如此地步的人。

少年微眯双眸。

算了,总之一切顺利就好。

稍作午休后,他便继续埋头于随之而来的日常工作中。不知不觉间钟声越窗而来,入耳悠扬。他也刚好写完了最后一份文件,收笔起身,准备下班。

传令神机正是在这时响起的。

冬狮郎打开神机,却发现信息来源是一串陌生号码。

【队长,对不起,我暴露了。有个小鬼看得见我,还说要当死神。】

……不用猜都知道是谁发来的。

他一时竟不知是该扶额还是该叹气。

 

而天野文歌此时也很想扶额叹气。

她本以为自己中午已经成功甩掉了这块人类牛皮糖,却不想牛皮糖竟以其(不知哪来的)毅力和(多余的)才智又逮住了她。

现在是下午五点半,学校早已放学。少年正得意洋洋地打量着她,再浓重的黑眼圈也挡不住他眼中的奕奕神采。

“你是谁?你能看得见那只怪物?你是怎么杀了它的?只用这把刀砍吗?这是什么刀?你为什么会穿成这样?为什么其他人都看不见怪物也看不见你?为什么只有我——”

少女当时并未听完,而是一个瞬步离开了学校。但相比起中午这通慌乱的追问,此时的他明显更加镇定自若——尽管他才“虚”口逃生,并且还是被她所救。文歌对天翻了个白眼,偷偷安慰自己:不怕,再不济她还有从浦原喜助那儿买来的“记忆替换器”,按一下就搞定。

于是,少女重新看向他。

“你到底想做什么?”

甚至不惜主动去挑战虚,若非她及时赶到,他早已成为虚的肚中餐了。

他究竟把自己的性命当成什么了?文歌十分纳闷。

少年并不知她满腹牢骚,也不回答她,只是盯着她问:

“你是什么?你不是人吧?幽灵?”

“……算是吧。”

“但普通的幽灵敌不过那些怪物。我见过,有只怪物把我家楼下那条街上的幽灵吃掉了。”

那你没死真的是运气很好了。文歌没好气地腹诽。能看见幽灵和虚,说明他本身具有一定的灵力,而虚又正以此为食……她本想搪塞一番,可话至嘴边又踌躇起来,片刻后,她诚实回答:“我是死神。”

她原以为他不会相信,至少一个正常人在听见这种能与黑披风骷髅头联系起来的名称之后都不会有什么好反应——可他只是愣了一愣,尔后轻笑了起来。

少女被他笑得莫名其妙,正想开口,却听他忽然说:

“那我要当死神!”

……她听岔了?

“我说,我要当死神!就像你这样的,死神!”

“……”

她现在觉得她能从眼睛里发射激光。

这小鬼是脑子有坑还是进了水?明明知道她不是人……再说了,活生生的人类怎么能当死神?他以为人人都是黑崎一护吗?哦,不对,他可不知道那位大名鼎鼎的“死神代理”……好吧这不是重点,重点是!

文歌稍稍平复了情绪。尽管不情愿,但下马威总是要给的。于是,她对少年微微一笑。

“那你就去死吧。”

他愣住了。

“你不是想当死神么?跳楼也行,上吊也行,找虚吃了你也行,总之,不先死一次是当不了死神的。”

这次轮到他陷入沉默了。斜阳将他本就无生气的脸映照得愈发惨白。见状,文歌非常满意地继续道:“这下明白了吗?你还是乖乖回——”

“好的。”

“……嗯?”

“死了就能当死神了,是吧?那我这就去死!”

“慢着你压根儿就没听懂我想说什么吧?!”

天野文歌彻底崩溃了。



本想给他个下马威却适得其反,少女只好使出杀手锏——命令恰比制伏少年,然后逼问出他的住处,并将他扭送回家。

其间还收到了冬狮郎的回复,询问眼下状况如何。文歌想象起冬狮郎在那边一脸头疼的模样,忍痛删去刚打下的一大串牢骚,尽量简明扼要地说明了情况,试图让他安心。

可惜传令神机迟迟不出通话功能,不然她就能给他打个电话解释一下……唉,要这么说的话,她其实刚才就不该发那条消息的吧?虽说她的本意并不是想向他求助。

只是习惯了。

她越想越觉得自己纯粹是在犯傻。

“……我家到了。”

少年闷闷的提醒拽回了她的思绪。

恰比俨然押送犯人般,监视他打开家门。文歌则拍了拍恰比的肩,示意TA向后一步。随即,少女举起手来,说:

“喂,小鬼。”

她手中长柱形的物件正对准他的双眼。顶端是个鸭子脑袋。

“你当不了死神的。别想着逞能了。”

说罢,她摁下了开关。

只听得“嘭”的一声,鸭子脑袋弹了出去,一团烟雾在他面前散开,他便登时两眼一翻、晕倒在地。

效果还不错。文歌点点头,收起“记忆替换器”,瞥过双眼紧闭、身形瘦小的黑发少年,关上门,走下楼去。

迎接她的是沉沉压来的乌云,云层翻涌间微裂出两三道隐约的光。

“死了就能当死神,是吧?那我现在就去死!”

忽然想起那时少年狂热的脸庞。

黝黑无神的眼瞳里光芒乍溅。

 

收到回复时,他正走在回队长室的路上,斜阳西沉。

屏幕上是一段解释说明,简明扼要得像她平时写的报告书。他不禁挑眉,再细看一遍后,某个名称他的抓住了目光。“‘记忆替换器’……”冬狮郎念了一遍,总觉得没有类似的印象,只好又发消息问她,不一会儿便收到了回复:

【是浦原商店卖的,可以替换人的记忆。我也是第一次用,看起来效果还不错。】

脑海里浮现出黄发男人的可疑笑脸,少年皱了皱眉,思索再三,仍是忍不住多嘱咐了她两句。

【好,我知道了,昨天真是麻烦您了,谢谢啦!】

这次消息来得很快,句尾还破天荒地用上了感叹号。少女展颜的模样仿佛近在眼前,他失笑,回复时未再犹豫。

【没事。】

一如往常。



少年依旧七点准时醒来。

关掉聒噪的闹钟,一个人起床、洗漱、准备早餐,再一个人吃完,锁好门、走下楼。兴许是因为昨天体育课上摔了一跤,膝盖和手肘仍微微作痛,但这都是小伤,他没有在意。

一个人踏着毫无改变的清晨阳光,走向学校。

 

毫无改变?真的么?

 

疼痛迅速游走。

膝盖与手肘的擦伤既已不能归为“疼痛”范畴内。更多的、更深的疼痛开始扩散。脸颊、手臂、胸口、腹部、小腿……拳脚如急雨倾盆,向他打来,各处痛楚渗入血中,化作剜入血肉的刀锋、堵住喉头的酸苦与涌上眼角的湿热。

四肢百骸俱在痛呼。

同时,尖锐的咒骂和嘲笑刺入耳中。穷鬼、废物、还敢反抗、不要命了……但这些单调的中伤早已无法对他造成任何伤害。

不要命了。他心想,的确是不要命了。

可他昨天根本就没上过什么体育课。膝盖和手肘的擦伤,也并非在课上摔倒所致。

他记得一清二楚,那是那只怪物——那只虚的所作所为。

“你不是想当死神么?跳楼也行,上吊也行,找虚吃了你也行,总之,不先死一次是当不了死神的。”

这可是那死神昨天亲口说的。

少年微微睁眼,透过双臂间的缝隙,看向殴打他的三个人。身体被持续不断的疼痛碾压,他无法再做出其他动作,不过这疼痛也能使他保持片刻清醒。

真可悲,他想,每次只想着勒索金钱,要么就动用暴力。连那个死神都看不见,连这个世界的毫毛都看不清,有够可怜的。

少年闭上眼。渐渐地,咒骂声与疼痛远去了,思维也因麻木而涣散。

就快成功了。

他就快——

 

“你们几个在干什么?!!”

 

凌空一喝冲散了巷内昏暗。



坐在医院走廊上,天野文歌有些后怕。

人类与魂魄不同,不能通过回道治疗,也无法接受技术开发局的改造。“起死回生”的概率对他们来说实在微之甚微。如果她昨晚未曾听进冬狮郎的叮嘱,没有选择今早去找他,说不定少年现在进的就不是检查室,而是ICU了。

眼见打着石膏的少年走出房间,她迎上前去,接过检查单,又把少年连拖带拽地带至医生面前,听医生解释了一番,最后出了房间,才猛地拉住少年袖口,压低声音严肃问道:

“刚才医生都说了什么啊?”

“……你没听吗?”

“听了啊!就是没听懂。”

“……”他的眼神里满是怀疑。

“咳咳,”文歌只好实话实说,“我们那儿治疗又没这么麻烦,只有技术开发局才会事先检查全身呢。”

顺便一提,ICU这个名词也是她现学现卖的。

“哦……总之就是没什么大碍,可以回家了,到时候再来拆石膏。”

“真的?你没骗我?”

“骗你干什么,我又死不了。”

“……”

这句回答着实奇妙,少女不得不反应了片刻,才皱眉望向这个眼圈黑如熊猫、面黄肌瘦的少年。各处淤青将他衬托得愈发弱不禁风。

“你真的想死?”她问。

少年一怔。

他抬眼,黝黑的眼仁儿里无波无澜。“不是你说,死了才能当死神么?”他轻声说。

“……你就这么想当死神?你究竟——”文歌再度压低声音,瞪他道,“你究竟把你自己的命当成什么了?”

九月初的暑气并未尽散,医院里仍是空调大开,予人凉爽。她听见了少年的声音,竟不自觉松开了攥住他袖口的手。

 

“什么也没当。这是我的命,要怎么处置都随我。”

 

这是一个十五岁少年的回答。



及川司原以为那三人今天会来。

少年站在巷口朝里望去,不禁有些失望。

他没有请假,也没有带钱,和前几天一样,都是故意的。

也许是吃了苦头?毕竟那天早上他们被那死神三下五除二就撂翻在地,想必这几天都有所顾忌了吧。真无聊。

那个死神……也没跟来。那天在医院就那样分别了,自此她再未出现过,仿佛只是他大梦一场,纵然幽灵与怪物仍在,但克制怪物的“死神”并不存在——那是他一厢情愿的幻想罢了。

现实中的“死神”从不会是那样一个娇小的黑衣少女,而是身披黑披风、手握大镰刀的骷髅头。

之后,他曾试过站在天台顶楼上,试过用刀抵住手腕,也试过将绳子套在脖子上……反复“尝试”均以失败告终,如是累积中,积极寻死的心情逐渐冷却,如今,他已能平静看待前几天那个狂热的自己,活像是心里分裂出了两个人。

 

一个人说:你还真想死啊?还嫌没疼够?还嫌自己不够怕死?

 

清晨的日光徘徊在他脚边,昏沉巷内漫出了隐隐潮气。蛰伏于此的巨兽吞吐黑暗,继而一声尖啸撕裂天际。

少年转过身去。和“梦中”相差无几的怪物正双手抓着楼房的房檐,犹如手握泥塑般,轻易便将墙瓦捏碎。白齿裸露在外,眨眼又是一声长啸。合上那张奇异的嘴,怪物似乎注意到了什么,低下头去,两只针孔大小的眼珠很快便锁住了他。

并无太多恐惧。他平静地想,自己的“梦”以此开始,也应以此结束。

于是他闭上了眼。

不过,想象中的剧痛并未袭来。反倒是熟悉的喊叫占据了他的脑海。

“及川,你没事吧?!”

少女担忧的面容重新映入眼中。怪物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她收刀入鞘时的清脆一响。

这不是“梦”。这不是梦。

她真的救了他。死神真的存在。

“唉,你怎么遇见‘虚’也不跑啊,傻站在那儿等着被吃吗……哎,你怎么了?被吓着了吗?及川,及——川——”

 

另一个人说:可她救了我。



虽说事出突然,天野文歌从这天起,除了驻守鸣木市之外,又多了一项“任务”。

“你都不好好听讲的么。”

少女坐在大敞的窗台上,打量着擦净黑板的值日生。少年则继续转着笔,反问她:“你的‘身体’呢?”

“嗯?哦,你说恰比?”

“恰比?”

“对,恰比,”她掏出装有义魂丸的盒子,“喏,长这样。”

及川司挑了挑眉:“我总觉得在哪儿见过……”

文歌眨眨眼:“啊,你说这个‘记忆替换器’?”又从另一个兜里掏出了“记忆替换器”。她笑道:“你看,一个鸭子脑袋,一个兔子脑袋,不一样的啦。”

“……你是不是之前用这个鸭子脑袋‘对付’过我?”

“是啊,按一下就能替换记忆,很方便的。”

“怪不得,”他摇摇头,“一点用也没有。”

“……”

足足当机了五秒,文歌才一跃而起。

“慢着,你说什么!没有用?!那你其实根本就没忘?我还以为你是后来被那三个小鬼揍得恢复记忆了呢!”

“怎么可能,”及川司叹了口气,“一开始的确有点模糊,但是仔细一回想就记起来了。而且你那是什么‘记忆替换’啊,太假冒伪劣了吧,我那天根本就没有体育课,一翻课表就能确认。”

“……”

下课后吵闹的教室里,没有人能听见少女那声痛心疾首的“奸商还我血汗钱”。

“请你节哀。”

如是“安慰”她的少年实则眼带笑意。

 

而暂时监视及川司——这就是她的“新任务”。




不好意思本来是想着出国前更这一章的谁想到拖拖拉拉就拖到了月底(……)

虽然日本时间已经10月1日了但国内时间还是30号!所以我没有食言!(?)就是这么倔强且不要脸(

对不起写到最后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说起来我当时好像打算10W完结来着,怎么处处打脸啊脸好痛_(:з」∠)_

总之就是这样,还是尽量周更吧!如果没法周更很可能就是死在各课老师的发表下了,嗯

评论
热度(5)

© 玲珑佳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