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佳人。

清歌です。

退坑太久,不再更新刀剑相关同人,特此致歉。

一般不吃腐。

主长篇同人(晋江)
偶尔跑跑E站企划
擅长BG梦小说【。

微博@清歌_房石陽明圈外女友 http://weibo.com/ssuigetu

晋江:http://1136682.jjwxc.net

脑洞爆炸、手速坍缩。

谢谢每一个读者,你们都是我的至宝。

一无所长,故唯以故事与真心相赠。

【如龙/真岛吾朗】狭路相逢(一)

※真岛吾朗x原创女主

※时间线为如龙2之后如龙3之前,2008年秋

※后:(二)晋江备份

※不是日更(。人老了,没精力日更(。

※OOC注意,我流真岛注意

※修改于20180213




狭路相逢(一)




上原律很无奈。

至于为什么——她举着双手思考了一下,试图让抵在她太阳穴上的枪口稍稍偏移一些,至少不要贴得如此紧密。然而事与愿违,身后的黑西装尽管注意力不在她身上,持枪的那只手却偏偏执拗地挨上来。

 

上原律认为自己首先要澄清一件事。

她是无辜的。

三年内两度被“爆破”过的千禧塔此刻正以无法撼动的高度坐落在她身后。自它身上洒落下的闪烁光芒,在不甚安稳的夜色中犹如人工制造的萤火虫,“锲而不舍地”追随着眼前男人那异于常人的速度。

她是无辜的。上原律觉得自己必须得强调这一点。

大名鼎鼎的神室町从不缺黑社会之间的争斗或火拼。这里是黑社会们聚集、盘踞和向往的地方,因而现在正在她面前上演的这一场“以一敌百”的战斗,可谓是神室町的“家常便饭”——而被这场毫无预兆的争斗波及,甚至脑袋也被枪口瞄准的上原律,实际上只是个碰巧刚从“赛之河原”出来的,不折不扣的倒霉鬼罢了。

上原律并没有闲心去观战。

这场战斗也没什么可看的。单看这实力上的碾压,是个人都知道结局如何。

最关键的是,这个该死的“结局”眼下涉及到她的人身安全了。

她握紧拳,尽量咽下烦躁的咂嘴声。

 

金黄衣衫静止了。

这是何等夺目的色彩,在昏昏黑夜下犹如新生于尸山之上的恶鬼。

金色的恶鬼。她笑了。

好吧,这么笑着实不厚道了。毕竟他脚下那堆黑乎乎的“尸山”里没有出现任何伤亡,他们只是晕过去了而已。

金黄衣服的男人——唯一立于眼前的男人转过身来。制住上原律的人惊醒似的,重新摆好架势,还作势推了推她,在她耳边慌张大吼道:

“别,别过来!再过来我开枪了!!”

上原律踉跄两步,紧接着听觉又受摧残。她不得不闭了闭眼,见他没反应,便颇为严肃地清了清嗓子,也跟着喊起来:

“大哥,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

“别他妈喊了!再喊我崩了你!”黑西装被她吓了一跳。

“那我是人质我不喊,难不成你替我喊?你真搞笑。”她熟练地翻了个白眼。

“……这娘们!”

黑西装轻易被激怒。他一把提起她后衣领,一脚蹬在她膝弯处,再向地上狠狠一扔,于是上原律闷哼一声,顺势摔倒在地。他还不解气,把枪口对准她背上。子弹上膛时清脆一响。上原律一惊,正准备发力踹出去,却听得上方低低掠过一个男声。

“——别动。”

上原律停住了。

首先入眼的是男人的眼罩,接着一声惨嚎入耳。她从震惊中回神时,黑西装已然倒地不起了。倒也不知是嚎叫声更快,还是他倒地更快。上原律坐起身来,确认他真的晕过去了,这才站起来,拍拍衣裤上的尘土,看向面前作势要走的男人。

“呃……谢——谢谢您!”

千禧塔上,一束彩光轻吻他抬起晃了两晃的手。黑色手套泛着皮质的光。

男人再没回头,径自消失在夜里。

 

人活二十五,摸爬滚打久了,有些事总会通透的。

上原律挠挠头,趁黑西装没醒,本想照脸给他两巴掌,但理智阻止了她报复式的“暴行”。她打开手机调亮屏幕,摸索到了来时路,便旋开了坐落在这块烈烈风响的偌大空地上,偏僻角落里的一扇铁门。

坐便器上的男人茫然抬头望向她。

“啊,抱歉,您继续。”

上原律打了个手势,然后迅速闪身出隔间,关好门。

踏入神室町的主街道,她才长舒了一口气。脑际浮出男人接近时,那件纹样花俏的金黄外套下,某些不该被她发现的东西。

——就算只是一瞥,也足够繁复精致。

“……惹不起啊。”

她喃喃念着,走入了灯红酒绿的夜色中。

 

不过俗话说得好,天不遂人愿。

老天爷若是早遂了她的愿,上原律也不会在翌日辗转神室町里大大小小的融资借贷店铺,不会敲开“SKY金融”的大门,更不会接受店长秋山骏布置的任务——如此一来,她也就不会在制伏第二个小偷后,抬头望见熟悉的脸庞。

纯黑西装妥帖修衬出男人的身材。若非那只黑色眼罩和稍显奇特的发型,她或许还不一定能认出他。

但她认出来了。并且看男人挑眉的表情,想必也认出她来了。

上原律迅速思考起了脱身之计——顺带忘记了自己正反剪着超市小偷的双手,下意识一松,便被小偷趁机撞倒在地。

“……可恶!”

她低啐一口,正准备起身再追时,本来立于原地的男人却忽然动身,一个飞踢踹得小偷面朝黄土,摔了个嘴啃泥。上原律心下一惊,摸不清他的心思,又听他说:

“愣着干嘛?不抓吗?”

依然是熟悉的大阪话。

“啊……要要要!多谢了!”

上原律赶忙上前制住痛呼不止的小偷,再瞥了一眼兴致不高地理着手套的男人,抿抿唇,决定先把事办完再说。

 

第二次见面,他换了身更正式的行头,因而她无法得见他身前那些图案——纹身。但她心里总觉得有些奇怪。

 

攥着从超市老板那里得来的谢礼,上原律转过身来,一眼便望见了背对超市玻璃窗的男人。从她这个角度恰巧能瞧见他侧脸。而男人并未注意到她的视线,只是微微仰着头,朝向她这边的眼睛恰好戴有眼罩,看不清他表情如何。

他们之间隔着一层玻璃,还隔着一段不远也不近的距离。

她不由回想起了昨晚发生的一切,想起了那个在众多敌手面前兴奋笑嚷、身手敏捷的男人。同那时比起来,现在的他沉静太多。

正因如此,她才会感到奇怪。

上原律捏了捏手里薄薄的几张纸钞,大步走出超市,在他面前站定。男人抬起头来,额前碎发微掩剑眉。她笑意粲然。

“请问您现在有时间吗?”

“……啊?问这个干嘛?”

“我请您吃个饭吧,就算两次的答谢了。”

男人轻叹:“不需要。而且昨晚你明显是被我牵扯进去的吧?”

“话是这么说,可您还是帮了我。那时要不是您反应快,我可能就被打成蜂窝啦。”

“谁让你激他的。”

他指摘,审视的目光落在她脸上,她没打算退步,便不服输地瞪了回去。奇怪的对视持续了片刻,男人收回视线,落在过往的行人身上。

“章鱼烧。”

“……嗯?”上原律以为自己没听清。

“……我说,章鱼烧。”

“啊?呃,您确定?”她始料未及,“就章鱼烧吗?”

男人不耐烦地皱了眉:“章鱼烧怎么了?你这女人真啰嗦,要么请要么就算了!”

“别别别请请请!!”上原律连忙点头如啄米,又挠挠头,为难地干笑,“可我不清楚这附近哪一家好吃哎……”

“麻烦死了!”他轻“啧”一声,转身走出几步,扬声说:“走吧,我带你去。”

“哦……好。”

上原律只能乖乖跟上去。

 

奇怪?对,奇怪。

那种感觉——像是用坚固的锁链硬生生拴住了狂兽。

 

正当她跟在他身后胡思乱想时,从背后传来的叫声截断了思考。上原律抬起头,眼前刚巧冲过一名抱着包狂奔的男性,紧接着,“抓小偷”的叫喊声令她下意识动身上前。

最后一人!

上原律凭直觉追了上去,完全忘记了男人的存在。她熟练地利用地形缩短与小偷之间的距离,并看准时机纵身向前跃去。幸而小偷体型并不强壮,虽说爆发力强,也禁不住上原律猛地一扑。

“给我老实点!”她制住小偷,先夺过他手中包,再将其双手反剪于背后,见小偷还想反抗,便翻了个白眼威胁道:“不想骨折就不要动。偷东西还想逃,我看你是活腻了。”

这时失主赶来,上原律便将失物逐一奉还,本打算就这样直接扭送警局,她忽然想起了被自己唐突甩在一边的“恩人”。

“……糟糕。”

她嘟哝,赶忙来回张望。所幸没跑多远,还能瞧见男人笔挺的身影。但不幸的是,他此刻正被三四个“黑西服”所包围。上原律眯细眼打量片刻,确定不是来找他茬的,这才放下心来。

无奈她眼下无法太过分神,便只能拜托失主帮忙传个话,并给失主做了很多心理工作,譬如“那群人真的不会伤害你的”“呃,是黑社会啦”“不会的,我拿生命保证,他们不会对普通人动手的”……诸如此类,不一列举。

等等,我为什么要替黑社会说话?她无奈望天。

总算目送失主一步三犹豫地过去,上原律松了口气。遥望着男人做出低头抬手的姿势,她有些好笑地心想:他还真的很好说话。

——这个念头甫一冒出,他便猛地直起身,望了过来。

上原律一惊,不由绷紧背脊。

纵使在这样的距离下,她根本不能确定他是不是在看她,但她能想象出那只锐利的眼眸,像是藏了一把染血的银刃。

 

“对视”不过一瞬。

她由衷庆幸只是一瞬。

 

当她接过写有电话号码的纸条时,男人已然坐上迎接他的黑色轿车,不见影踪。出了警局,上原律踏入萧瑟游荡的风里,不由裹了裹身上风衣,按照纸条送出短信。

【您好,很抱歉今天爽约了,实在是事出突然。您有空的时候请务必联系我,章鱼烧我还是请得起的!啊,对了,我叫上原律。】

确认无误后,她收起手机,一路小跑来到“SKY金融”的门前。正准备敲门,兜里传出了响动,上原律手忙脚乱地掏出手机,摁开了新短信。

只有简短四字。

 

【真岛吾朗】。


评论(4)
热度(8)

© 玲珑佳人。 | Powered by LOFTER